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3.头多力量大
    “我在陵墓的入口处等着你,记着不许带任何人过来,”冷肃的声音桀桀一笑。

    她没有听过这个声音。

    伏晓的脸色微微一变,随机后颈间的冰凉消失不见,俞晓薇一脸担忧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猛然间回神,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浓重,又怕脸上的表情太明显,抬手拍了拍,“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俞晓薇就觉得她神色不太对,脸色似乎比刚刚苍白了许多,不过转念一想,她的身体里有那么多怪东西,脸色不好看也算是正常,也就没有过多的在意,回到,“九点了。”

    跟封九约好的是晚上,却没说具体几点。

    伏晓思忖了几秒钟,轻声说,“晓薇,我们去医院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让她坐在家中等着,她还真有点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尽管刚刚背后的声音让她自己去。

    俞晓薇点头,她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立即起身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伏岩跟褚恒平两人围着椅子下棋,两都很沉默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看到俞晓薇站起来,皆是神经一紧,伏岩放下手中的棋子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伏晓笑了笑,手不动声色的扭动了两下,所有的疼痛跟酸软都已经消失不见,这让她倒是很欣喜,“爷爷,我跟晓薇出去转转,总这么等着也不是回事。”

    伏岩沉默着,倒是褚恒平,紧跟着起来,手掌张开伸到伏晓面前,“这只纸鹤你带着,你们俩若是遇到危险,我们能在第一时间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着突然活灵活现的纸鹤,伏晓惊得睁大眼睛,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褚恒平轻笑,“雕虫小技而已,你们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被视作雕虫小技的纸鹤扑闪着翅膀飞到伏晓的肩膀,渐渐的变得透明,直至看不到。

    伏岩对着两人摆手,“赶紧去吧,别让人家等得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伏晓跟俞晓薇从家里出来,还没有从那只纸鹤回过神来,俞晓薇吞了吞口水,“这东西可比电话这种通讯设备要好用的多了。”

    即使你不想承认,但依旧不得不承认。

    伏晓歪头又看了一眼肩膀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两人走的不慢,虽然才晚上九点多,可这条路却静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,”走着走着,俞晓薇突然拽住伏晓的手,低声说道,“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伏晓也感觉到了,反握住俞晓薇的手,“若是要动手,早就动手了,何必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她们已经到了医院门口。

    西楼被人炸了,可这里还是一片死寂,只有那标记上写着,前面危险,闲人勿进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“我们去西楼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俞晓薇胆子素来很大,此时却也是有些担心,“你真的不等封九了吗?”

    多一个人多一份保障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漆黑的四周,两人谁都没有回头,谁知道后面跟着的是什么鬼,伏晓很镇定的说道,“他既然说了要来,就一定会来,我们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封九为什么还没有出现,但伏晓就是很笃定,他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直奔目标而去,只是身后却是无数双眼睛猩红。

    就算是已经听说西楼被炸,可真的看到,两人还是不由吃了一惊,往日耸立的高楼此时已经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怎么进去?”俞晓薇抽搐着嘴角,头疼的问道,现在好了,想进去都进不去了。

    伏晓手指动了动,猛地一回头,正好撞上了一道冰冷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看,这不是有人来带路了吗?”伏晓嘲弄一笑。

    夜色中,封亦楚不紧不慢的走过来,视线几乎黏在了伏晓的脸上,“不是告诉你,让你自己来吗?”

    看着走过来,想要把她跟俞晓薇隔开的封亦楚,伏晓心中了然,刚刚那个声音,竟然是封亦楚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她开口,俞晓薇冷笑着开口,“哎哟这不是人见人怕,鬼见鬼愁的封先生吗?”

    封先生,对于一个在封家当家的男人来说,是绝对的侮辱。

    封亦楚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就变得极其难看,却怒极反笑,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俞晓薇,带着无法掩去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把这里清理出来。”封亦楚对着身后冷冷的吩咐道,似乎是想找回一点点的,所谓的尊严。

    伏晓跟俞晓薇两人就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些诡异的人头忽上忽下。

    一股恶寒从脚底板直直的升到头顶。

    本以为会等很长时间,谁知只有不到一个小时,被炸平为平地的狼藉,已经清理出一条容单人通过的小路。

    伏晓抽了抽嘴角,果然是人多力量大,哦不,是头多力量大。

    封亦楚偏头看向伏晓,“若是我没记错,封九也回来吧。他呢?”

    似讥似诮,仿佛封九是个胆小鬼,临阵脱逃。

    伏晓淡淡一笑,“你该问的难道不应该是封九吗?”

    封亦楚只觉得胸腔一哽,那张妖言惑众的小脸,几乎每次见到都会气到他吐血,可偏偏越是这样的伏晓,勾得他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没有人在说话,目光却是不约而同的看向那条延伸向下的小路。

    伏晓吞了吞口水,还没做出反应,封亦楚已经先一步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跟上。”封亦楚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就变得很冷,跟刚刚完全就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伏晓用力的握了握俞晓薇的手,无声的告诉她,这个男人是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俞晓薇是个非常通透的姑娘,环视了一眼漫天飞舞的人头,惊悚之余还是没有忘记把几张塔罗牌留下来,这上面残留的信息,可以告诉外来的人,他们已经进去了。

    跟纸鹤算是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饶是有那些诡异的人头开路,几人依旧走得很慢。

    “你们身上带着什么东西?”走着走着,封亦楚突然回头看着两人,不想他的身后跟着的竟然是俞晓薇,他的脸色又变了变。

    他看俞晓薇不顺眼,俞晓薇看他更碍眼,阴阳怪气的回了句,“怎么,难不成你还想搜身?”

    封亦楚只觉得气血一阵翻涌,越发的讨厌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俞晓薇冷哼,十分的看不上走在前面的这个男人,给人一种很虚伪的感觉,跟封九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类型。

    走在身后的伏晓抽了抽嘴角,心说这个活宝,这一路下去,恐怕欢乐少不了,只不过封亦楚可就要被挤兑的少不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就听到前面传来十几声不同的碎裂的声音,几人的脚步皆是一顿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