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5.阴阳草
    黑夜里冷风咧咧,吹在人的脸上格外的凉。

    封亦楚嘴角隐隐的勾起,“不过也不是绝对,封洲义应该有方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封洲义三个字,伏晓的眼睛亮了亮,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一变,“你还好意思说?封洲义不是被人绑架了吗?你让我去哪里找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声,把这个人完全忘记到脑后了。

    俞晓薇的脸色也不是很好,看着封亦楚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敌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肯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封亦楚顿了顿,“他并没有被绑架,封家前段时间有点特殊情况,他去解决了而已,再有几分钟,他应该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伏晓抿唇不语,并不相信封亦楚的说辞。

    果然不到二十分钟,夜色中又走来一人,步伐有些踉跄,伏晓从地上站起来,其实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俞晓薇也看向来人,心道一声不好,那人似乎受了伤。

    反倒是封亦楚,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对于这情况应该是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终于,那人从黑暗中露出脸来,那人的脸上都是血污,尤其是左边的眉毛上一点,有一道非常显眼的血口子。

    是封洲义。

    伏晓往前迎了几步,“封洲义?”

    封洲义对她点了点头,目光越过她看向封亦楚,“你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一扔,一团白色的东西就丢了出去,封亦楚这才站起来接住,看都没看直接揣进口袋里,“就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封洲义冷冷一哼,这才趁着夜色看向伏晓,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的言下之意是,封亦楚有没有对你怎么样?

    伏晓本就是个通透之人,尤其是眼前这情况,于是笑了笑,“我倒是没什么事情,就是想着进去看看,里面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封洲义松了口气,越过她的时候,随手给她手里塞了个东西,伏晓下意识的握住,这时候,俞晓薇也走过来,“那我们现在是要进去了吗?”

    役鬼法本就凶险万分,即使封洲义在,伏晓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是,”封洲义对着俞晓薇点点头,“这里的情况已经摸清楚了,往里走吧。”

    只是等封洲义到来的光景,那些人头竟然已经把那条走道扩充了一倍宽,伏晓走过来的时候,嘴角微微一抽,“封亦楚,养这些东西是不是很费钱?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封亦楚抽了抽嘴角,莫名的看了一眼伏晓。

    封洲义走在最前面,伏晓跟在后面,俞晓薇跟她并排走,封亦楚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封洲义每一步都走得非常小心,很快就来到刚刚他们走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手中的细钢丝直接甩了出去,然而糟糕的是,钢丝的那一端没有勾住,咚的一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几人心中都跟着一个咯噔,那些猩红的眼睛把这条走道照得昏黄,却又很清楚的看清楚,钢丝的另一头砸在了最里面的陶罐子上。

    封洲义脸色一变,封亦楚冷喝一声,“封洲义,你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封洲义没时间反驳他的话,他手中的符纸无火自燃,火苗竟是顺着那钢丝噗呲一声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伏晓没有往后退,“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?”

    封洲义看她一眼,语速非常快,“你拿着钢丝的这头,有点重。”

    伏晓没有理解他口中的有点重是什么意思,然而在她接过来之后,才知道,封洲义在那一瞬间竟然翻身而上,脚尖踩在钢丝上疾驰般往里走。

    俞晓薇见她的手抖了抖,赶紧握住她的手,伏晓转头看她一眼,两人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封洲义的动作快且迅速,每一次脚尖就要触碰到陶罐子的时候,钢丝抖起来的纹路又把人给弹起来一点,看看避过。

    他那边走的惊险,这边看的惊心。

    很快,封洲义就到了另一边,那边相对来说很宽敞,容得下十来个人排排站,见他安稳落地,伏晓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伏晓看了一眼手中的细钢丝,莫名的抖了抖。

    封洲义先是查看了一下,刚刚那条路上,露在外面的陶罐子只有几十个,但是被埋在土里的密密麻麻,只要稍微触碰一下,陶罐子里面的厉鬼就会破土而出,别管是谁,都会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钢丝已经绑好了,你们只要从上面过来就行了,”封洲义擦了一下流到眼角的血,声音不大的说到。

    擦。

    伏晓抹了把脸,从这上面上去?

    这要怎么上去?

    封亦楚走上前来,打量了一下钢丝距离陶罐子的距离,笑道,“拿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把几个铁环扣进钢丝上,率先就爬上去,双腿勾着钢丝,手抓着铁环往下滑去。

    伏晓跟俞晓薇两人也都不是矫情的人,虽然速度上有些慢,但好歹也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封洲义接了一把伏晓,扶着她站好,目光中不由得有些担忧,她的胳膊上都是血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很长的长廊,四周都是用青砖堆砌的墙,这条路很暗,阴影处似乎有什么在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过了那降头,接下来的路就已经很通畅了,封亦楚似乎很着急,从最后面走到了最前面,俞晓薇拽住伏晓,“我总觉得封亦楚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伏晓也有同感,封洲义却是不紧不慢,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疑惑的时候,封亦楚突然停下了脚步,紧接着就是一个转身,拽住伏晓就把人往外扔。

    卧槽。

    伏晓毫无防备,直接就被他给拽出去了,就连站在她身边的俞晓薇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封亦楚的力气很大,把伏晓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伏晓尖叫出声,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前面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阴阳降头草,粗为阴细为阳,并生在一起,碰到人体之后快速在人体内悄悄滋长,直到某个数量之后,便会以惊人的速度衍生

    绝降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死定了。

    伏晓绝望的闭上眼睛,她已经能想象到自己接下来的下场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伏晓。”

    俞晓薇目赤欲裂,抬腿就要跑过去拽伏晓,却被封洲义拽住,“别冲动,你看?”

    还在挣扎的俞晓薇怔了一下,猛地转头看去,骇人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