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86.又是两具凤棺
    伏晓被封亦楚丢出去之后,整个人都被抛之半空中,那条平坦的青石路上竟然倏地冒出很多尖尖头,就像是初春到,万物复苏一般的露出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,”俞晓薇目赤欲裂的看着就要落在地上的伏晓,几乎疯狂,奈何被封洲义用力的拽着,根本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封洲义拽着她的手几乎要把她的胳膊掰断,他比俞晓薇还想把人给救回来。

    那些粗细不一的草因为沾染了人气,一个呼吸间就已经长出地面几厘米,甚至是以同样的速度疯长。

    “救她啊,”俞晓薇低头咬住封洲义的手腕,可她越用力,封洲义的手劲就越大,越发的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不要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她竟是喊都喊不出来了,只能看着伏晓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坠落。

    阴阳草的涨势疯狂,转瞬间就已经把人高,伏晓被甩出来之后,除了最先的懵逼,现在除去害怕,想的最多的就是要如何避开。

    然而,脑子转了几个弯,都没有能让自己逃出生天的方法,于是,她不甘心的闭上眼睛,没想到,竟然被封亦楚那个王八蛋算计。

    倘若能重来一次,她一定要把这个王八蛋给扔进这阴阳草中千百万方能解气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阴阳草要将伏晓席卷的一刹那,只见原本往下坠的伏晓突然被什么东西提着往上提了提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几人还没来得及转变表情,就看到阴阳草上空一道虚幻的人影缓缓地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把原本要被吞噬的伏晓抱在怀中,踏着那疯长的阴阳草缓步而来,俞晓薇傻愣愣的看着,忘记了该有的反应,眼中满是欣喜。

    是他,是封九。

    胡乱的抹了把脸上的泪水,她以为伏晓会死。

    封洲义也是一喜,狠狠地松了口气,唯有站在最后面的封亦楚脸色一瞬间就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甚至,有了夺路而逃的冲动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的伏晓紧紧地抓着封九的胳膊,此时的她,很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,可偏偏她的唇齿还在发着抖,证明刚刚濒临死亡一瞬间,她已经害怕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怕死。

    封九抱着伏晓踏着阴阳草走过来,目光阴戾的扫向封亦楚,只见他白皙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层薄冰,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竟然是干枯的草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从封亦楚的口中传来一声惨叫,紧接着他就滚在了地上,看上去痛苦极了。

    封九把伏晓放在地上,仔细的将她打量了一遍,确定没有受伤,才缓缓地开口道,“这里并不是入口,这一路走下去,有死无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入口?”伏晓站稳,听到封九说这里不是入口,一下就郁闷了,“那哪里是入口?”

    封洲义也愣住了,疑惑的看着他,很明显,跟伏晓有一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中心医院的太平间吗?”封九音色略显冷淡,目光却扫向了身后那些已经一人高的阴阳草,眉心微微一簇。

    伏晓点头,迟疑了一下接话道,“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们,入口其实是在那里?”

    封九点头,伸手就把人搂进怀中,“这里不安全,尽快离开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反对,伏晓没有挣扎任他抱着,俞晓薇跟封洲义两人紧紧地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行至封亦楚身边,封九后身的音色更冷了,“再敢对她动手,我就撕了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封亦楚脸上的薄冰瞬间消退,他也停止了挣扎,只是那张脸,青得吓人。

    他的眼底闪过一抹恨意,是对已经走到前面的封九的恨意。

    因为有封九,出来的时候一点危险都没有,那些陶罐子上面冻成了一层冰,他们走在上面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外面的夜色似乎褪去了不少,月亮也已经悄悄的露出了头。

    这对于伏晓等人来说,却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这一次进入的非常顺林,几人很快就到了太平间,但,“这里是不是已经有人进去过了?”

    封洲义走上前去看了一下,凝眉说道。

    封九反倒是对这些完全不在意,而是看向伏晓,“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伏晓点头,“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封洲义跟俞晓薇两人分别在两人的身边,显然也已经准备好了,没有人问封亦楚准备好了没有。

    封亦楚也没有自找没趣,他这次进去,只是要去找点东西而已,既然有人带路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一路通畅。

    伏晓抽了抽嘴角,“这里面难道是有什么非常宝贵的东西,所以才会另设一个假的入口,以此来保护里面的东西?”

    俞晓薇紧跟在她右手边,“难道是为了保护里面的人?”

    不都说,龙凤双棺出现的地方,就一定是主人陵墓不远的地方吗?

    说不定中心医院地下这座陵墓,就是凤棺主人的陵墓。

    莫名的就让人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封九都是一言不发的走在最前面,只是时刻注意着伏晓的状况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走到一个相对来说非常封闭的墓室,墓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两具金棺。

    “晓晓,是金棺。”俞晓薇一把拽住伏晓的胳膊,音色中难掩激动。

    就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,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伏晓跟着点头,她就跟在封九的身后,青石铺成的墓道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就点着长明灯,里面算不上暗,所以一转进来,她就看到了两具相对而放的金棺。

    封亦楚在他们进入这墓室的时候,就跟他们分道扬镳了,封洲义走在最后面,谁也不知道这里面都有什么危险的东西,防备着一点也没有不好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伏晓一把拽住往里走的封九,心中略微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封九垂眸看了看拽着自己的手,低声说道,“不是想知道龙凤双棺的主人吗?就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音色很是低沉,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。

    莫名的,伏晓就想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谁都没有再耽搁,封洲义快速的走道两具金棺旁,啧啧两声,“这还真是让人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远看这两具金棺是一对,可近看才发现,“这是两具一模一样的凤棺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伏晓跟俞晓薇两人就已经到了他跟前,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两具金棺,脸色都是一变,“凤凰的脚,跟庙山凤棺上凤凰的脚一样。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