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9章 折磨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张金强忽然失踪,立刻成了重要嫌疑人,徐正勇亲自带人搜查了他的住处,那些‘证据’自然是被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厉先杰懒洋洋的靠在座椅上,嘴上叼着香烟,叹道:“都说家贼难防,家贼难防,真是一点都不假,谁能想到张金强竟然也是共党,我还能相信谁!”

    高非目视前方,专注的开着车,说道:“做特务工作,最好是谁也别信!”

    厉先杰把烟头顺着车窗扔出去,说道:“要是谁也不信,那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高非:“先杰,张金强是一科的人,这件事追究起来,你也有责任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坐直了身体,说道:“是啊,昨天我就主动向站长请求处分。”

    “站长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网开一面,说是共党狡猾防不胜防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说徐处长对这件事还有不同的看法?”

    “那些话是他在情报处会议上说的,他认为张金强这件案子,还有很多疑点,比如说,张金强为什么不烧毁那些电文?”

    高非:“我也觉得很奇怪,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,他完全可以销毁证据,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留下呢?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这还不好理解吗?我当时去抓冯渊的时候,一样搜出了不少**,甚至还搜出一把手枪,你告诉我,他为什么不把这些东西带走?”

    “冯渊知道有危险,来不及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同样的道理,张金强也是听到消息,所以才仓皇逃走!我在会上把这番话说完,徐处长当场哑口无言!”

    厉先杰得意的笑着。

    等信号灯的时候,高非说道:“你那辆车怎么三天两头出毛病?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我也想知道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就申请换一辆车……你去什么地方来着?”

    “霞飞路,霞飞路!高非,我发现你怎么心不在焉?上车就告诉了你一遍,还问!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有点走神儿……去霞飞路干嘛?”

    “湘儿在那等我,说是请我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不嫌远,到处都是咖啡馆,干嘛非去霞飞路?”

    “湘儿家在那有生意,她刚好今天过去对账,这也是赶巧了……哦,对了,还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!”

    “先杰,你是情报处副处长,遇事要冷静,别一惊一乍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婚姻大事,我冷静不了!你准备一下,结婚当天充当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充当你的家人?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怎么办,我孤身老哥一个,哪来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,我就受累当你一回家人!”

    厉先杰沉默了一会,缓缓说道:“其实,这么多年来,我早就把你当成了我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高非笑道:“先杰,我求你了,心里那么想可以,就是别说出来,弄了我一身鸡皮疙瘩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嘴上开着玩笑,心里却是一种说不出的伤感,他现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和厉先杰拔枪相向!

    轿车驶入霞飞路,按照上官湘儿提供的地址,很快就看到了“和丰号”三个大字,旁边还竖立着一块招牌,上面是一个斗大的‘米’字!

    听见汽车停在门口的声音,上官湘儿从米行里走出来,她今天穿了一身水蓝色套装,站在门口显得身材婀娜多姿,格外的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高非:“上官小姐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感觉比以前胖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高非,我提醒你,再过半个月,她就是我的太太,也就是你的嫂子!俗话说老嫂比母,所以请你庄重一点,不要对嫂夫人品头论足!”

    高非笑着虚打了他一拳,说道:“滚蛋吧你!我哪有品头论足!跟谁学来一句成语,还用的挺是地方!”

    厉先杰看了车外上官湘儿一眼,说道:“近朱者赤懂吗?当然是跟湘儿学的!近朱者赤——又是一句成语!”

    高非点点头,说道:“行啊,娶一个太太还外加一个教书先生,这次算是让你赚到了!”

    厉先杰一脸的得意笑容,说道:“感谢高处长专程送我一趟,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咖啡?”

    高非:“别假模假式的,再说了,我是那种看不出眉眼高低的人吗?快下去吧,别让上官小姐等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!”厉先杰推门下了车。

    高非按了一下车喇叭,轿车向街尾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行驶到一个公用电话亭,高非把车停在路边,下了车快步走进去,拿起电话拨通了夏菊的号码,他现在最担心夏菊不在家。

    “喂?哪位?”电话另一端传来夏菊的声音。

    高非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是我。待在家里,尽量不要出门,尤其是和丰号米行附近……哦,还有英伦咖啡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厉先杰在霞飞路,我担心你们会撞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平时我都很少出门,最多就是去一趟菜市场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冯先生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他身份暴露了,已经转移。你怎么知道他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昨天‘老海’使用明码呼叫‘青锋剑’一整天,我猜冯先生是出了什么事,要不然不会呼叫这么多次。”

    “冯先生暴露的事,其他条线的同志还不知情,估计这一两天都能通知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嗳,高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,挂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盲音,高非拿着电话呆立了一会,最后怅然的把电话挂上,转身走出了的电话亭。

    高非心里很清楚,最近一个月没有情报向上面传递,就是说他和夏菊已经一个月没见面,她想自己了。

    两个相爱的人,如果是隔着千山万水无法相见也就罢了,像这样在同一座城市里,却偏偏无法相见,也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高非开着车没有回家,而是开往警备大队,他要去拜访一下那位戚大队长,帮成国寿讨要那批被扣下的货物。

    警备大队和缉私处同属警备司令部,都是军队执法部门,但是职能却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缉私处是查出一切跟走私有关案件,警备大队则是主要针对军需物资案件,另外就是负责司令部安全任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