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2章 疯狂的审讯
    张茂森突然张嘴,一口带着血的痰吐在沈俊辰的脸上:“狗杂种,有本事就给你祖宗一枪!”

    沈俊辰把脸上的痰迹擦掉,抬起一脚,连人带椅子把张茂森踹翻在地上,张茂森摔在地上还在狂骂不休。

    沈俊辰脸色铁青,吩咐着:“上刑!”

    夏菊站起身对沈俊辰说:“没有口供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俊思忖着,看了看夏菊面无表情的脸,说道:“还是等等吧,万一他招供了,没人记录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夏菊:“那我在门外等,有事你开门喊我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夏菊不等沈俊辰再说什么,放下记录本和笔,推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夏菊站在审讯室门外,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蹦出来,她第一次看到76号的恶行,而这样的恶行是从前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带给自己的直观感受,这种人性的巨大转变让夏菊既惶恐又不安。

    审讯室内,沈俊辰看着装在水桶里的辣椒水,笑着说道:“张先生是哪里人?吃不吃得惯辣椒?”

    张茂森躺在地上喘息着,骂道:“你祖宗是东北人,专吃鬼子汉奸的心肝肺!”

    沈俊辰啧啧着:“东北人?东北是苦寒之地,多吃些辣椒可以御寒,要不要尝尝?”

    张茂森:“好啊,给你祖宗来什么,你祖宗就接着什么!来吧!”

    沈俊辰舀了一勺子辣椒水,嘿嘿冷笑着:“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,我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他走到张茂森身前,把一勺子辣椒水缓缓倒在张茂森的创口上,辣椒水灌进创口中,灼烧着皮肉和神经,这样的痛楚让张茂森无法控制的大声的惨叫着,声音凄厉让闻者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跟着沈俊辰一同在审讯室的特务们,都对这个年轻长官的残忍手段感到惊惧。他们也使用过辣椒水逼供,但是都是灌进嘴里,这样折磨人的法子真是从没见过。

    沈俊辰目光中燃烧着疯狂的火焰,从他本意上来说,他甚至愿意张茂森死不招供,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肆意的发泄着仇恨。

    他在享受着对张茂森的折磨过程所带来的快感,这是他早就期待已久的复仇计划。他们杀了自己的父亲,自己怎么对他们都不过分,沈俊辰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沈俊辰厉声喝道:“说不说!”

    张茂森疼的大汗淋漓,咬着牙说出四个字:“去你妈的!”

    沈俊辰:“有种!我佩服硬骨头的好汉!来人,准备铁烙!替这位好汉把伤口烙上。”

    火盆早已经准备好,铁烙在火盆中很快被烧的通红,特务拿出铁烙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沈俊辰拿过来铁烙,看着铁烙上升腾的丝丝烟烟:“张先生,最后一次警告,再继续表现你的宁死不屈,这东西就会印在你的身上,你要不要选择一个部位,嘴?鼻子?眼睛?”

    夏菊在门外忍无可忍推门冲进来:“住手!”

    沈俊辰一愣:“啊?”

    夏菊正为自己的冲动而不知所措的时候,胡秘书探身进来:“沈组长,处长让你先停手。”

    沈俊辰看了看夏菊,又看了看胡秘书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胡秘书:“这个你自己去问处长。”

    沈俊辰悻悻的把铁烙放回火盆。

    胡秘书:“处长让把他的枪伤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俊辰不明所以然,但是金占霖既然吩咐了,自己必须要照办:“找救护室的人来给他看一下!”

    沈俊辰想要去处长办公室问问怎么回事,临出去审讯室时问夏菊:“夏菊,你刚刚让我住手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夏菊:“我看见胡秘书过来,一定是处长有事找你……另外,你太残忍,我听不下去!”

    沈俊辰对夏菊前半句的解释半信半疑,对夏菊的后一句解释倒是很释然,他冷笑着:“当天他们把我爸爸打死的时候,你觉不觉得残忍?”

    说完,不再看夏菊,出来审讯室去见金占霖。

    情报处处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沈俊辰:“处长,为什么让我停下来?再有一会儿,他就差不多招供了!”

    金占霖斜睨着沈俊辰:“他招不招供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再有一会儿,他就要被你折磨死了!”

    沈俊辰:“处长,我只是想让他早一点吐出口供。”

    金占霖坐直身体:“沈俊辰,我要警告你一次,这里是特工总部,不要把你的私人仇怨和公事混为一谈!做任何事,都要把特工总部,把情报处的利益放在第一位!懂吗!”

    沈俊辰低下头:“是。处长。”

    金占霖语气缓和一些:“再者说,你要是把他折磨死了,还不是等于竹篮打水空欢喜一场!”

    “处长,这家伙态度死硬,属于顽固分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俊辰啊,要说你还是经验不足,只知道一味的用强。这世上从来都不缺硬骨头,但是只要是人,他就有软肋!”

    “处长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查查他家里还有什么人,他不是东北人吗?东北现在是咱们的天下,还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明白,处长!我这就去查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特务抓捕张茂森的时候开了枪,所以高非很快就知道张茂森被捕的消息。

    尹平在屋子里急躁的走来走去:“这个老张,怎么这么不小心,居然去自投罗网!”

    高非:“这件事是我的错,夏菊提醒过我,不要让咱们的人误入书店,可是我当时就是没想起来老张这件事!”

    尹平:“队长,你也别自责,这也不完全怪你,老张太久没和咱们在一起,一时疏忽也是难免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沈俊辰对我们三个人是恨之入骨,老张落在他手上,恐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“唉,老张那小身子骨,也不知道能不能捱过76号的酷刑!你说他一个东北人长得瘦小枯干,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东北人!”尹平嘟囔着,在他心里觉得,健壮的怎么也比瘦弱的能多承受住拷打。

    高非坐在床上沉思着,他在考虑着如何应对这件事,以他对张茂森的了解,他认为张茂森不至于会轻易变节投敌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张茂森真的扛不住酷刑招供,其实也没什么可招供的,因为上海军统锄奸队就他们几个人,自己和尹平的新住处张茂森并不知道,新来的联络员王凤山他更是连面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有危险的是夏菊,如果张茂森真的变节投敌,他唯一能出卖的就是夏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