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特派员的到来
    宝丰茶楼二楼一号桌,高非喝着茶,在他面前的桌子上,平摊着一份《申报》。【】

    一个四十岁左右,戴着金丝眼镜,很有儒雅风度的中年人迈步走上楼。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多岁浓眉大眼的青年,手上拎着一只皮箱。

    中年人看了看茶楼的四周环境,然后走到高非桌位前,说道:“先生,这是今天的《申报》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是昨天的,而且是增刊。”

    “方便借我看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增刊只有时事评论版和诗歌版,你要看哪一版?”

    “我要看一下汇市版梁子余先生写的评述。”

    高非抽出两张报纸推过去:“先生,请坐下慢慢看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坐下,低声说道:“高队长,你好。我叫左枫,是上面委派的特派员,前来协助你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你好,左特派员。你以前就认识我?”

    左枫:“临来的时候,我在总部看过你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跟着左枫一起来的青年,站在左枫身后,警惕的巡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高非皱了皱眉,说道:“你身后的这位是?……”

    左枫:“他叫周明,是我的警卫人员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你让他坐下,放松一些。他这样太惹人注意。”

    左枫回身低声对周明说道:“周明,坐下!路上怎么跟你说的?这是上海,不是重庆!要注意掩饰自己的身份!”

    周明默默的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高非:“左特派员,我以为你上个月就能到上海,住处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左枫:“是啊,本来预计是上个月就能到,但计划没有变化快,家里的事情太多,耽搁了一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你再看一会报纸,我先走。我的车就停在街对面,黑色别克,牌照0583。我送你们去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左枫看着报纸,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高非结了账,走出宝丰茶楼,回到车里等候着。几分钟后,左枫和周明拎着皮箱走出来,打开后车门坐进去。

    轿车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轿车停在一处院门前。这是高非给左枫租的房子,两间卧室加上一间客厅。如果从后门出去,这里距离高非的住处只隔着一条街,这样的好处是,出现什么紧急情况,高非十几分钟内就能赶到。

    走进客厅,左枫说道:“高队长,这次上面派我来,除了协助你开展锄奸工作,还有就是要把军统上海站逐渐建立起来!”

    高非:“这么大的上海,只有我们这十几个人的锄奸队,确实是远远不够。左特派员,上面对于重建上海站,有什么具体计划没有?”

    左枫:“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,并非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。不过,戴局长已经下了命令,今年总部的人员和资金支持,优先考虑我们!”

    周明在房间各处都看了一遍,回到客厅说道:“特派员,房子还可以,但是没有单独的浴室……”

    左枫摆摆手,制止他的话头,说道:“浴室的事以后再说,先有一个落脚的地方才是最主要的!”

    周明低声嘟囔着:“上海天气这么热,没有浴室洗澡,您怎么受得了?”

    高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非歉然说道:“左特派员,浴室的问题,是我考虑不周。我主要是看这房子的地理位置很好,光是出口就有五处,遇到危险情况,可以有更多的逃生机会。”

    左枫笑道:“高队长,你不用理他。周明以前做过我的马弁,他习惯了照顾我的起居生活,所以才会注意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高非略有些惊讶:“周明不是军统的人?”

    左枫:“不是。但是带他来上海,是经过上面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高非心里多少有些不安,一个非军统人员长期和特派员住在一起,这不是一件让人放心的事情。而且周明没有经过专门的特工训练,一旦遇到突发事件,很容易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左枫看出了高非的疑虑,说道:“高队长,对于周明,你不必担心。有关任何机密,我不会对他吐露半个字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对于这样不太靠谱的承诺,高非只能选择相信他能够严格遵循保密纪律。

    左枫:“高队长,锄奸队最近有什么行动没有?”

    左枫是特派员,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瞒谁不能对他有隐瞒。高非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左枫转脸对正在收拾床铺的周明说道:“周明,你把卧室门关上,我要和高队长谈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周明答应着走过来把卧室门关上。

    高非起身把客厅的门也关上,确保就算周明贴着卧室门板,也不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声音。

    左枫:“高队长的防范意识很令人称道。不过,周明终归是自己人,他跟着我五六年,我对他还是很信任的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左特派员,这次行动事关重大,我不得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左枫:“哦?是什么行动?”

    高非:“我们在最近会有一次刺杀李士群的行动!”

    左枫:“刺杀李士群是大事,向上面汇报了没有?”

    高非:“这次行动有些特殊,并不是由锄奸队来主导,我们只是做配合接应工作。”

    左枫:“不是锄奸队来主导?那是什么人?中统?据我所知,中统上海站刚刚被76号端掉,他们会有什么行动?”

    高非:“不是中统。也是我们军统的人。”

    左枫惊讶的说道:“那会是什么人?为什么我这个特派员竟然毫不知情?”

    高非:“左特派员,我只能这么跟你说,这是上面的密派任务,跟锄奸队是两回事。”

    左枫轻拍了一下茶几,说道:“我不管什么密派任务,只要是有锄奸队参与,就应该向上面汇报!更何况是刺杀李士群这样的魁首人物,锄奸队没权利擅自行动!”

    左枫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高非沉思了一会,说道:“要不然这样吧,我带你去联络点,通过紧急电码呼叫总部,戴局长应该会给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左枫:“联络点的地址我知道。你让我再考虑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八月初三。

    帝国饭店酒吧已经被布置的焕然一新,芬芳的鲜花布满酒吧的各个角落,舞台上用玫瑰花堆出一座‘花山’,花山中间是一个金灿灿的‘寿’字。

    再过半个小时,李士群夫妇就会站在‘花山’前,向宾客致辞答谢,而某一束玫瑰花中藏着那颗定时炸弹,厉先杰已经把爆炸启动装置调校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