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3章 关于夏菊(二)
    a ,最快更新暗枪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金处长,萧处长请您出去一下,他有事找您。”一名特务进来禀报。

    行刑手拎着皮鞭走过来:“金处长,犯人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金占霖:“用水浇醒!然后让她试试老虎凳的滋味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金占霖起身来到审讯室门外,萧万廷搓着手在走廊里来回的走着,他身边还站着一个惶惶不安的萧宁宁。

    “老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金处长,是这么回事。你也知道宁宁和夏菊的关系很好,宁宁不忍心看着她受罪,想要进去劝劝她,你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金占霖犹豫着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金处长,你要是觉得为难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侧耳听着审讯里的动静:“金叔叔,里面……怎么没声音了?”

    金占霖:“哦,她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急的直跺脚:“金叔叔,求求您,让我去劝劝她,您相信我,她会听我劝的。”

    金占霖沉思着,心想或许这也是一个突破口,让萧宁宁试试也好,万一夏菊肯听她的劝解开**代,自己也会省下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想到这,金占霖说道:“好吧,那你就进去劝劝她吧。不过,我最多只能给你一刻钟的时间!如果夏菊依然冥顽不灵,那我就只好继续用刑具跟她说话!”

    萧万廷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金处长,宁宁这么做,会不会惹上什么嫌疑?”

    金占霖不解:“惹嫌疑?什么嫌疑?”

    萧万廷:“会不会有人会因此怀疑宁宁也是……军统的间谍。”

    金占霖闻言先是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着拍了拍萧万廷肩膀,说道:“老萧,你多虑了。不管是什么时候,我这个当叔叔的都敢打包票,特工总部任何人是间谍,宁宁也不可能是!”

    萧万廷拱拱手:“金处长,我在这先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萧,咱们这关系,一个谢字可就太见外了!你们先等一下。”金占霖转身回到审讯室内。

    审讯室内,特务们正在给夏菊上老虎凳,这种刑具通过不断增加脚下的高度,能让人感觉五脏六腑都要断裂一样的疼痛。

    夏菊浑身颤栗着,痛苦的呻吟着。

    金占霖:“先停一下,十分钟之后再审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听审的李东哲很惊讶:“为什么停?才审了一会就要休息?让她缓过这口气,接下来的审讯会更加困难!”

    “萧宁宁要劝她自首,我觉得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在浪费时间!严刑拷打都不管用,就凭着一个小姑娘三言两语就能说服她?这不是天方夜谭吗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决定了,给她一刻钟时间,事情再怎么紧急,也不差这一刻钟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萧宁宁和她是同党,两个人借这个机会互通消息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萧宁宁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娇小姐,她会是间谍?你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“金处长,我们是特工部门,什么都要考虑的万一!万一她就是呢?当初谁能想到夏菊会是间谍?”

    金占霖:“你要是不放心,审讯室有监听设备,我们可以进行全程监听!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!所有人都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特务们陆陆续续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>

    李东哲没办法,只好跟着众人走出审讯室,他终归只是一个副处长,不可能否决上司的决定。

    金占霖最后一个走出来,对等在门外的萧宁宁说道:“进去吧。好好劝劝她,一个女孩子大好的青春年华,何必为这种事受罪,只要她说出同党的名字,我会立刻释放她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金叔叔,那我进去了。”萧宁宁迫不及待的推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审讯室里灯光昏暗,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,加上罗列四周的各式刑具,让整间屋子里充满着一种阴森可怖的气氛。

    夏菊躺在地上,浑身已经被冷水淋透,身上遍布的鞭伤,看着触目惊心。有些行刑手下手特别重的地方,连皮肉都被鞭子带起来,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血槽。

    萧宁宁紧走几步,来到夏菊身边,蹲下身子,看着眼前的惨状,鼻子一酸,眼泪掉下来:“夏菊,夏菊,你醒醒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听到耳边熟悉的声音,夏菊慢慢睁开眼睛,眼前的人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:“宁宁,你怎么来了?这种地方……你不该来,会做噩梦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宁瞬时泪崩,抱着夏菊大哭着: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关心我做不做噩梦。他们,他们怎么能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,这些该下地狱的魔鬼!……”

    监听室里的萧万廷微微皱了皱眉,偷眼看着身边的李东哲和金占霖,这二位倒是沉得住气,对这样的谩骂没有任何反应,凝神倾听着。

    夏菊嘴角露出一丝微笑:“宁宁,别哭。哭花了妆,就不好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宁哽咽着:“你这样子,让我怎么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夏菊刚要说话,心口阵阵的难受,忍不住剧烈的咳着,“噗!”的一声,咳出一口鲜血。吓得萧宁宁连哭泣都停止:“夏菊,你吐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菊轻轻摇摇头:“不碍事,吐出来了就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……军统间谍?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认为我是,我就是想否认,也没人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夏菊,你听我一句劝,你如果真的是间谍,就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他们吧!干嘛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,受这样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,他们会把你打死的……”萧宁宁低声啜泣着。

    夏菊目视着萧宁宁:“宁宁,如果我死了,你能帮我做一件事吗?”

    萧宁宁用力的点点头,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一直都找不到妈妈,不知道她是生是死,人到底在哪里,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和爸爸,为什么不和我相见……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问她,真的,好多话。可是,可是我现在这种情况,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我帮你继续找你妈妈?”

    “对。等你找到她的时候,我或许已经死了,那你就告诉她,我每天每夜……都在想念她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宁拼命的点头,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:“我会的,我会的……你不会死的,不会的,我去求求金叔叔放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监听室里的萧万廷:“这孩子真是口无遮拦!”

    李东哲冷笑道:“全部对话只劝了一句!然后就是一出生离死别姐妹情深的感人场面!白白耽误一刻钟!”

    金占霖对站在身边的黄钢说道:“让萧宁宁出来,你继续审!”

    黄钢:“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