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2章 癞子刘
    “当啷!”一颗子弹被镊子夹出来扔在托盘中。

    高非在整个手术过程中都是提心吊胆,虽然他知道卡尔是一名水平极高的外科医生,但是也真被他的玩笑话吓到,不知道他这么久没摸过手术刀会不会有生疏一说。

    直到卡尔开始清创缝合伤口,他的心才算落地。

    卡尔缝合完毕,摘下口罩说道:“她很幸运,子弹上没有做手脚。我在维也纳曾经做过一例手术,本以为是很普通的枪伤,没想到弹头上涂抹了毒药,虽然把子弹从体内取出来,那个伤者几天后还是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她要多久能够彻底康复?”

    卡尔:“这个很难说,可能一两个月,也可能更久一点。枪伤是直接因素,她的身体非常虚弱,有很严重的内伤,需要好好调养才行。对了,日常的换药你会吧?”

    高非:“会。我受过这方面的培训。”

    卡尔一边收拾他的东西一边说道:“那最好了,要不然我每隔两天就来给她换药,会让人注意到,毕竟我是一个外国人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卡尔,虹口区肯定已经戒严了,你要不要晚一点再回去?”

    卡尔细心的擦洗着每一件手术器具:“不用担心我,你可能不知道,很多日本人相信‘日犹同祖论’,也许看在一个并不存在的祖先份儿上,他们不会难为一个犹太人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即使是这样,这个皮箱你不能现在就带走,被搜查出这些手术器具,一定会引来怀疑。等到风声平息,在合适的时间,我会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卡尔耸耸肩,无奈的说道:“你说的很有道理。好吧,希望你能像爱护这位小姐一样爱护我的箱子。”

    高非笑道:“你放心吧,我知道这是你的宝贝,我会精心保管。”

    卡尔走到床边看了看夏菊的脸色,说道:“美丽的小姐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夏菊虚弱的微笑着:“感觉很好,谢谢您,卡尔医生。”

    卡尔:“不用谢我,要谢就谢高先生吧。”

    夏菊:“为什么要谢他?”

    卡尔:“为什么?这说起来就话长。两年前,我乘坐着轮船刚到上海,我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,两个恶棍趁我不备,偷走了我和我太太的两只皮箱,里面装的是我全部财产。要不是路过的高先生仗义出手,帮着夺回皮箱,我们一家人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。”

    夏菊轻轻点点头,闭上眼睛,过去的时光在她的脑海里一幕幕浮现,从最初的相识,到风雨同舟的走到今天,就像是一场喜忧参半的梦。好在有一点令她很欣慰,这个叫高非的男人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!

    卡尔把两小瓶药片放到床头,嘱咐着:“磺胺每天都要服用,这是用来消炎的。另一瓶是止痛药,刀口特别疼的时候就吃一片,但是每天不要超过三片。美丽的小姐,愿上帝保佑你。”

    手术做了三个小时,卡尔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六点钟,外面的大雨已经停歇,他站在街边等了一会,拦下一辆黄包车:“去电车站。”

    换乘电车进入虹口,这里确实已经在部分街区实施了戒严令,全副武装的军警特宪,十步一岗五步一哨,对过往行人车辆严加盘查。

    三益街街口,宪兵队和警察局正在设卡联合检查,领头的是一个日军准尉。

    &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nbsp;   卡尔的欧洲人形象非常醒目,那名准尉叫住他:“站住,你是干什么的?哪国人?”

    卡尔掏出证件递过去,对着日军准尉说着他最熟练的一句日语:“我是犹太人,不是美国人,也不是英国人。”

    准尉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证件,挥挥手示意放行。

    卡尔疾步往家里走,一个肩头搭着衣服,光着膀子的家伙和他走了一个碰头:“卡尔,我还以为你出远门,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个人姓刘,外号癞子刘,是三益街一个地地道道的小混混,经常给一些黑道小头目跑跑腿打探打探消息,靠着通风报信混点吃喝,也就是所谓的眼线。

    卡尔:“我没有出远门,就是出去转了一圈。”

    癞子刘疑惑的说道:“中午的时候,我看见你拎着一个皮箱出门……嗳,你的皮箱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皮箱是朋友的……再见,我还有事。”卡尔不打算跟这个流里流气的中国人继续攀谈下去,客气的点点头,从癞子刘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癞子刘悻悻的自言自语着:“妈的,这老家伙,古里古怪!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在叶吉卿的哭嚎声中,在76号特务们心情复杂的哀痛中,大汉奸李士群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,终年38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周以后,四马路。

    龙飞趾高气扬的歪着脖子,手里把玩着两个铁胆,带着一个手下挨家挨户的收保护费。癞子刘蹲在街边一眼看见他,赶忙颠颠跑过来:“龙爷。”

    龙飞斜了他一眼:“癞子刘,你小子这是又输光了,跑来找我骗钱来是吗?”

    癞子刘点头哈腰,连连作揖:“龙爷,看您说的,就是借我一个胆子,我也不敢骗您的钱。”

    龙飞一把拽住一个试图从他身边溜走的烟贩:“小子,还躲?几天没交钱了?”

    烟贩一脸的愁苦:“龙爷,这几天生意不好做,香烟上货价涨,卖货价涨不上去,您说缺德不缺德?您再容我两天,就两天,我保证把欠的钱都补齐……”

    龙飞:“两天?”

    烟贩:“两天。”

    龙飞:“好,你说的两天啊,到时候再交不出钱,别怪龙爷我翻脸不认人!”

    烟贩:“我明白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龙飞伸手从烟盒子里拿出两包三炮台揣进兜里:“这就算是利息了,走吧!”

    烟贩陪着笑脸,嘴上千恩万谢,肚子里问候着龙飞的祖宗十八代,赶忙着快步离开,再晚几分钟,指不定这家伙要拿多少包香烟。

    癞子刘羡慕的直砸吧嘴,伸出大拇指:“龙爷,您这威风,在四马路这一片儿就是头一号!”

    龙飞也不看他,继续着沿街敲诈勒索。癞子刘也不介意,他本就是那种最不起眼的小混混,早就习惯了这种无视。

    癞子刘亦步亦趋的跟着龙飞:“龙爷,前两天,您让我留意的那件事,我有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龙飞:“你他妈的总是弄一些玄玄乎乎的小道消息,来糊弄老子的钱!”

    癞子刘:“不不不,这回真不是!这回是我亲眼发现的一件事,绝对不是传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