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5章 大对调
    厉先杰:“咱们早就应该派兵过去!苏联人赖着不走,明显是在给共军进驻东北提供缓冲时间!”

    周云龙:“是啊,苏俄一向狼子野心,把蒙古从我国剥离出去不算,现在又想让东北彻底赤化。不过,我听说国府正在加紧和他们谈判,争取要回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宁把酒杯一顿,冷着脸说道:“你们把这里当成国防部会议室了吗!”

    高非:“萧宁宁,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萧宁宁不服气,气呼呼的说道:“我说的哪里不对?你们操心这些事有用吗?”

    高非:“跟有用没用无关!萧宁宁,你应该学着尊重别人,懂吗!”

    周云龙连忙站起身:“抱歉,是我的错,越说话题越远。我那边还有事,就不打扰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高非也站起身:“周营长,该说抱歉的人是我。要不这样吧,在你离开上海之前,由我做东,咱们再约一次,好好叙叙旧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周云龙:“那当然好。在二月中旬之前,我都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好!到时候我派人去527团请你!”

    周云龙: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等到周云龙回到自己的桌位,萧宁宁‘哼’了一声:“扫兴的人总算走了!”

    高非看了她一眼,无奈的摇摇头,不知道这位大小姐什么时候才能学会‘礼貌’二字!

    萧宁宁性格开朗外向,刚刚被高非斥责,坐在那委屈的似乎要掉眼泪,转眼间就像没事人一样,一边张罗着倒酒,一边对服务生催菜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三人走出餐厅,萧宁宁先上了车,高非对厉先杰说道:“傻站着干嘛?上车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笑道:“算了吧,我才不当讨厌鬼。你不用管我,我自己坐黄包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你喜欢喝西北风,随你吧!”

    轿车驶入马路,萧宁宁说道:“先别送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哪都可以,等一会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嗳呀,笨死了,醒醒酒再回去,省得家里唠叨我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就不能不少喝一点!”

    萧宁宁嘟着嘴:“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喝酒了,今天是第一次,你也来说我!”

    高非没再说话,开车驶入吴淞路。这么冷的天气,他不可能拉着萧宁宁满街跑,只能先把她带回自己家里,待上一两个小时,再送她回去。以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,倒是不必再顾忌名声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里,高非沏了一杯茶,放在茶几上,说道:“你喝些茶水,解酒能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铃!”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萧宁宁提醒着高非:“来电话了,接呀?”

    高非慢吞吞走过去,作势伸手要去拿电话,电话却突然停了。没过一分钟,再次响了两下,再停止。

    萧宁宁一脸的莫名其妙:“打电话的人有毛病吗?”

    高非解释着:“可能是谁家的小孩子乱拨电话,凑巧打到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:“真是没有家教!”

    其实高非心里很清楚,这是冯一凡有急事和自己联络的暗号,因为担心会被窃听,所以不能让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他坐到萧宁宁身旁,说道:“你在这休息一下,我出去买点宵夜,一会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捧着茶杯,惊讶的说道:“刚吃过饭,这么快你就饿了?”

    高非从厨房拎出一个食盒:“回来路上闻到街边馄饨的香味,感觉特别有食欲,你要不要来一碗?”

    萧宁宁连连摇手:“不要,你自己吃吧……你快点回来,我一个人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说话间,高非已经走出门。

    他准备去远香茶楼接头,轿车刚驶出街口,车灯一晃,冯一凡从路边电话亭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高非连忙踩住刹车,冯一凡迅速坐到副驾驶座位,轿车在附近转了两圈,最后停在一处僻静的小路上。

    “冯先生,你怎么到这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等你,看见你家里灯亮了,这才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急?”

    冯一凡面色凝重:“今天下午得到的消息,浙江军统站这两天突然采取统一行动,在全省各地抓捕了我们十几名同志!”

    高非很奇怪,说道:“浙江发生的事,我们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提出把上海地下党全部更换新人,但是上级很难一下子抽调那么多合格情报员补充进来,所以就安排了一次异地大对调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浙江和上海地下党对调?”

    “没错!这主要是考虑到两地之间距离不算太远,人员比较容易调动。没想到的是,就像你所说的,藏在我们中间的军统间谍‘少爷’依然混在其中,我估计敌人就是根据他提供的情报秘密抓人!”

    高非:“国共两党代表刚刚签署停战协定,他们就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抓人?”

    冯一凡:“抓捕行动是在暗中进行,即使上级出面交涉,他们也可以矢口否认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利用你在军统的职权,看看能不能把‘少爷’找出来!这个人的危害太大,必须尽快铲除!”

    高非思索了一会,说道:“我想知道,那些被捕同志在上海的时候,具体是负责哪片区域?”

    冯一凡想了想:“铁帽子街、元宝街、菠萝街,大部分是虹口一带。”

    “虹口?就是李大虎他们负责的区域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既然‘少爷’明显是在浙江活动,远在冀中的李大虎那些人基本可以排除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把这个情况通知了特科的同志,对李大虎他们的甄别工作已经停止。”

    高非点点头,缓缓说道:“想要找出‘少爷’,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就以危险已经解除、将两地情报员换回各自熟悉的工作环境为由,再来一次人员大对调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短短一个月时间里,再次进行大对调,上级首长也会询问原因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首先是我不可能去浙江进行调查,其次是根据被捕同志的情况分析,我判断‘少爷’就潜伏在虹口这些情报员中间!这样的话,我们的调查范围大大缩小,但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不能单独召回这部分人,只能再来一次全体大对调!”

    冯一凡沉思良久,说道:“这件事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只能试一试,所以……只有五成把握!”

    “五成把握?”

    高非:“像‘少爷’这么重要的间谍,他不会和太多人进行接触。上海站情报处长左枫最近忽然消失,我猜他应该是去了浙江。这五成把握,我只能押注在他的身上!”

    冯一凡略一思索:“好!对调的事情,我今晚就向上级请求批准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我这还有一个情报,大概在二月中下旬,71军会以调防的名义奔赴东北!”

    冯一凡:“难怪他们坚持把东北地区排除在停战协定之外!原来是早有预谋,背地里调兵遣将积极备战!”

    高非:“这是一个营长透露出来的消息,是否属实还需要进一步查证。”

    冯一凡点点头:“不管真假,起码让我们早做准备!对了,石门‘小李广’被炸弹炸死,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诛杀叛徒,没有任何问题,我猜测下手的人就是你,但是首长让我向你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高非犹豫了一会,说道:“冯先生,我事后打听过,抱犊寨这群土匪在当地声名狼藉,他们打家劫舍欺压百姓几乎是无恶不作!我有些不太明白,为什么像‘小李广’这种人都要收编?”

    冯一凡:“大家都是为了扩充兵源,就像汪伪政府遗留下的伪军部队一样,我们不去收编,**也会派人收编。这种事情多了,难念泥沙俱下良莠不齐。”

    高非默然良久,说道:“今天就这样吧!以后你尽量不要到家里来找我,军统内部监控很严,很难说我周围就没有特务监视。”

    冯一凡:“我明白。另外,我听说……你同意了萧家的婚事?”

    高非看了他一眼:“我有其他选择吗?”

    冯一凡:“高非同志,你和夏菊都是党的优秀儿女!相信我,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们为了革命事业做出的巨大牺牲!”

    高非目光看着前方,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冯一凡在心里叹了口气,推开车门快步消失在夜色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