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0章 少爷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所有关于华东局首长的情报都是冯一凡散布出来,完全没有这回事。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‘少爷’进入休眠状态,他只有不停止活动,才能有机会把他找出来。

    左枫将照相机连同一张纸条,塞进那块砖头里面,做好了暗记,再小心伪装好,检查一遍全无破绽,这才放心的离开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高非走进来。他之所以敢进来查看,也是发现巷子内四通八达,不用担心被人堵在这里,况且即使被人发现,他也有合理的解释,自己是发现可疑情况进来搜查。

    循着暗记标识,高非很快发现了那块做了手脚的砖头,拽出砖头,拿出里面的照相机和纸条。

    纸条内容很简单,只有十几个字:拍下冯的照片。不必强求,自保为主!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情报,接头人随时都会来取,如果高非这时候选择去通知冯一凡,有可能会错过见到‘少爷’真面目的机会。所以,他略一思索,迅速把照相机里面的胶卷拿出来,充分曝光后再装回相机,连同那张纸条都放回去原处。

    高非沿着巷子挨家挨户走过去,其中一户人家木门上挂着锁头,显然是家里还没回来人。他纵身一跃,翻上墙头轻轻跳进院子里。

    他趴着窗户向屋子里看了看,桌子凳子上到处都是蒸屉,这是一家卖馒头的作坊,主人应该是还在外面沿街叫卖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高非躲在院门后面,任何人走进这条巷子,他都能够听得到。

    天空中飘飘洒洒下起了小雪,零零碎碎的雪花在寒风中飞舞,半个小时之后,到处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偶尔有人走进巷子里,高非透过门缝向外窥视,基本都是此地居民,并没有人在那处矮墙前停留,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家里。

    难道‘少爷’今天不来取情报了?高非看了一眼手表,已经是晚上七点钟,他不能再躲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卖馒头的也该收摊回来了,很容易被堵在院子里,况且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,自己冻得手脚都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高非再次翻过院墙,迈步走到街上。他心想着只能用笨办法,让冯一凡明天搜查虹口区域所有地下党情报员的住处,只要在谁的住处找到照相机,谁就是那个内奸‘少爷’!

    今天是跟踪左枫,为了掩人耳目,高非今天并没有开车。他走到街边电车站,站在等车的人群里,准备乘车到小东门去找冯一凡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四十多岁,面皮黢黑的中年男人,佝偻着腰从电车站经过。漫天的飞雪落了他一头一身,头发眉毛全是雪,本来面目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这副打扮在上海街头有很多,苦力、街边的商贩,差不多都是这种形象。他从电车站走过去的时候,高非并未在意,但是看到他腰间别的一支旱烟袋,不由得让心里一动,因为他上一次见过这支旱烟袋还是两年前的铁帽子街!

    ——这个人叫小江西!是铁帽子街的那个修鞋匠!同时也是虹口区地下党的一名联络员!

    这个时间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?高非不动声色,远远的看着他要去哪。

    小江西在附近转了一圈,回头四下看了一眼,然后迈步走进巷子。

    高非随即跟了上去,如果小江西拿走照相机,那他铁定无疑就是内奸‘少爷’!

    高非走进巷子里,四周空无一人,他走到矮墙下,抽出砖头一看,里面的照相机和字条已经被人拿走。还没等他把砖头塞回原位,身后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:“别动!你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小江西——也就是军统安插在上海地下党中的特工‘少爷’,从矮墙后面跳出来,手里举着一支精巧的勃朗宁手枪,这把枪是左枫给他的,平时就藏在他的修鞋摊里。

    他拿到照相机之后,听到巷子口有脚步声,虽然这里四通八达,但是这样的下雪天,短时间内会留下脚印,所以他选择了等待,看看来的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高非举着手:“你不要乱来,我是军统上海站行动处处长!你是谁?”

    小江西:“行动处长?你来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高非:“你就是‘少爷’吧?你刚拿走的照相机里,胶卷是曝光的废品,但是左处长并不知情,站长担心耽误了大事,特意让我来换上一个新的胶卷。”

    高非说出了小江西的代号,也说中了他拿到的东西,提到的人物都跟他有直接关系。这让小江西多少放松了警惕:“新胶卷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在我上衣口袋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慢慢把它掏出来,放在墙上。”

    只要见到新胶卷,小江西基本就会相信这件事是真的,因为不太可能会那么凑巧,高非的身上刚好带着一个微型胶卷。

    高非先掏出自己证件,放在矮墙上:“看到了吧?这是我的证件。”

    小江西走近一点,伸手拿过来一看,果然是军统站行动处处长证件:“你把胶卷给我,你就可以走了。这件事我要向左处长证实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从白雪映照的影子上,看到了他的动作,蓦然抽出那块留在墙外一半的砖头,反手劈过去,“嘭!”正拍在小江西的脸上。

    小江西惨叫一声,手里的枪也响了,只不过身体受到了击打,枪口不可避免的偏离了准星,“砰!”子弹射在矮墙上。

    高非顺势一记勾拳,猛击在对方的头部。小江西踉踉跄跄退了几步,“噗通!”摔倒地上,手上的勃朗宁枪也脱手。

    高非从裤腿内拔出匕首,纵身上前,手起刀落。“哧啦!”一声,小江西捂着脖子,鲜血顺着手指不断喷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情报处六组的人被左枫安排在中央车站。

    丁凯文漫无目的的四处巡视,这一带他很熟悉,两年前他独自一人亲手抓到了胡铁峰。忽然听到巷子里传来一声枪响,他吃了一惊,立刻掏出手枪,向这边跑过来。

    高非把证件装回口袋里,匕首在小江西身上擦拭干净,顺手捡起那把勃朗宁手枪,车站巡警马上就会到,弄不好要是遭遇难免要开枪。

    丁凯文赶到现场时,小江西已经绝气身亡,鲜血流淌在白色的雪地上,看着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他并不认识小江西,但是既然开了枪,这件事就小不了,而且从凶手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段来看,绝不像是普通蟊贼犯下的案子。

    雪地上一串脚印通向巷子深处,丁凯文嘴角泛起一丝微笑,对于在这种迷宫一样的地方抓人,因为受过专业训练,他有着非常强烈的自信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