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4章(下)
    林佳慧换好了衣服,从车里出来,迈步向铁匠铺走去。

    姚阿大店里出售的铁器,都是他自己制造的。铁锹、铁叉、铁锤、菜刀、斧头、剪子、铁链子,包括一些日常的铁制器具。

    铁匠炉在店铺最里面,两个十五六岁的学徒正在叮叮当当锻造着铁器。

    姚阿大是一名三十多岁的汉子,黑红色的脸膛,身材虽然不高,却显得精壮结实。他坐在柜台后面抽着烟,跟顾客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林佳慧在店里四处逛了一圈,蹲下身子拿起一把剪子,问道:“这个多少钱?”

    姚阿大看了一眼,说道:“一千块。”

    林佳慧指着一把锅铲:“那个呢?”

    姚阿大眼睛望着门外,有些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他昨晚本来是去面馆等待指令,护送丁帆离开上海,可是迟迟没见到接头人,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,吃完面之后,不敢再耽搁,立刻回到铁匠铺。

    林佳慧:“问你话呢?”

    姚阿大:“啊?哦,锅铲、锅铲八百块。”

    一名顾客买了几件铁器,走到柜台前:“姚掌柜,结账。”

    姚阿大算了算,说道:“八千一百块,零头给您抹了,给八千块就可行。”

    顾客:“谢谢了,姚掌柜。”

    姚阿大:“您用什么再来。”

    林佳慧拿着剪刀和锅铲走过来,往柜台上一放,说道:“结账。”

    姚阿大:“一千八百块。”

    林佳慧从钱包里掏出两张钞票递过去,姚阿大接过钱愣了一下,抬头看了她一眼,从柜台里拿出两百块,说道:“小姐,找你的零钱。”

    等到林佳慧走出铁匠铺,姚阿大展开她给的钞票,其中一张钞票上面,用口红写了一个‘逃’字!

    姚阿大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路数,但是将昨晚的事一联想,他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头。

    林佳慧回到车里,丁凯文问道: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林佳慧:“科长,铺子里没几个顾客,我如果待的时间太长,反而让他怀疑,所以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点点头:“嗯,你做的很对,这里没你什么事了,你先回站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佳慧:“是。”

    等到她下了车走远,另一名扮成顾客的特务拉开车门坐进来。

    丁凯文把手里的烟头扔出车窗外,问道:“林佳慧跟姚阿大都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买了两件铁器,交钱就走了,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点点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姚阿大从铁匠铺里走出来,在门口站了一会,然后沿着马路向前走。

    一直在附近监视的黄光骏快走到车窗旁,说道:“科长,姚阿大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:“这次我亲自跟着他,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鬼花样!”

    姚阿大在街边烟摊买了一包烟,慢悠悠四处闲逛着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街边传来阵阵喝彩声,五六十人围成一个圈子,里面有两个打把势卖艺的人正在当街表演,一支红缨枪,一把朴刀,舞的虎虎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生风,你来我往,看上去十分热闹。

    姚阿大也挤了过去,揣着手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,不时的跟着人群喝一声彩:“好!”

    丁凯文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观察着四周的情况,他绝不相信这个时候,姚阿大还有心情跑来瞧热闹!

    一套对打下来,两个卖艺的汉子收了招式,其中一个抱拳拱手,大声说道:“各位先生太太小姐,我兄弟二人初到贵宝地,寻亲不着访友不到,如今一时落魄,只能靠着手上这点功夫,向大家讨些彩头!”

    讨彩头的意思就是要收钱了,两个人一人端着一个托盘,挨个鞠躬致谢:“谢谢先生,谢谢太太,谢谢,谢谢。”

    走到了姚阿大面前,卖艺人说道:“这位先生,您有钱捧个钱场,没钱也谢谢您捧我们这个人场!”

    姚阿大一瞪眼,说道:“我刚看了一会,你们就要钱?哪有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卖艺人赔着笑脸,说道:“那您一会就接着看,给不给钱都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他没当回事,每天都能碰见这种人,明明的不想给钱,还要在嘴上占一个理。

    姚阿大却是不依不饶,说道:“你什么意思?以为我是穷光蛋?我告诉你,老子有都是钱!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叠钞票,用力往空中一扔,说道:“赏你们的!”

    花花绿绿的钞票在半空中纷纷洒落,围观的人群顿时乱了起来,人们争先恐后去捡地上的钞票。

    姚阿大一扔钱,丁凯文就知道他想干什么,他是想制造混乱甩掉跟踪!他要逃跑!

    “拦住他!”丁凯文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让‘猎物’再一次从自己手中逃脱,既然抓不到其他的共党,那就先抓了姚阿大再说,带回去审讯总能有所收获。

    黄光骏站在人群另一边,他听到丁凯文的喊声,立刻推开挡在身前纷乱的人群,跌跌跌撞撞的上前拦截姚阿大。

    姚阿大眼睛的余光看到有人向自己冲过来,他猛然停住脚步,飞起一脚侧踢,黄光骏匆忙中躲避不及,被踹出两米多远,“扑通”一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姚阿大趁机一猫腰钻进街边的巷子,仗着熟悉这一带的地形,他七拐八拐左冲右突,一口气跑出五六百米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远,姚阿大一屁股坐在地上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刚要站起身。丁凯文从墙上飞身跳下来,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,喝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等到黄光骏他们追到的时候,姚阿大已经戴上了手铐,蹲在墙根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丁凯文一挥手:“带他回铁匠铺!”

    铁匠铺里的两名学徒看见师父被人戴着手铐押回来,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丁凯文在铺子里转了一圈,说道:“来人,搜查姚阿大住处!”

    除了姚阿大住的房间,其他地方也真是没什么好搜查。这是开放式的铁匠铺,地上摆放着一堆堆各式各样的铁器,再就是烈火熊熊的铁匠炉,藏不了任何秘密。

    丁凯文翻着柜台里的东西,最后把装钱的木盒子拿出来,里面十几张钞票都是今天卖的货款。其中一张千元面额的钞票上面有一片模糊的红色。

    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需要重新刷新页面,才能获取最新更新!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书客居手机版阅址: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