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2章 新鲜热乎的豆腐花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情报处二科。

    丁凯文的办公桌上,摊着那封冯一凡转给林佳慧的信。

    信的内容很简单:蜂刺,组织将设法营救姚阿大,如有可能,可在暗中协助。具体计划,等待进一步指令。阅后即焚。青锋剑。

    丁凯文皱着眉,说道:“营救姚阿大?上海地下党难道还要武装抢人?”

    林佳慧:“可是,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,告诉他们姚阿大叛变了,如果他们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,我一定会受到怀疑!”

    ‘姚阿大叛变’只是丁凯文随口杜撰出来的一份所谓情报,就是为了拖住‘青锋剑’,给行动处的人冲进去抓捕赢得时间。

    但是丁凯文没想到,今天来的不是正主儿。这样一来,反而弄巧成拙,这边说姚阿大已经叛变,而共党那边要进行营救,这肯定是两拧的事。

    姚阿大叛变的消息,是从林佳慧口中传给共党,他们的营救计划自然就会取消。

    但是反过来说,既然姚阿大已经‘叛变’,那就不应该继续在军统内羁押,他应该以一种恢复自由身的状态,出现在共党的视线里才对。

    丁凯文沉思良久,喃喃着说道:“看起来,只好放了姚阿大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铃铃!”桌上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丁凯文拿起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科长,他住在四马路的青年旅店9号房间,登记的名字叫秦少宏。”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,是负责监视那名西装男的特务。

    丁凯文:“秦少宏?他跟什么人接触过吗?

    “他打过一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打给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号码我们查过了,是一个公用电话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了,我知道了。继续监视秦少宏,但是千万不要让他发现有人在跟踪他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科长,我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这个秦少宏,似乎没有什么反跟踪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蒙蔽,他也许是故意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丁凯文放下电话,把整件事仔细想了一遍,觉得没有什么疏漏之处,这才起身来到站长室。

    刚要伸手敲门,房门打开,高非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高处长,站长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门内传来王芳雄的声音:“是丁科长吗?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微笑着对高非额首致意,迈步走进站长室,回手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王芳雄的心情很好,一根足金足两的金条,此刻正躺在他的抽屉里。这是高非感谢他撮合自己和萧宁宁的婚事,以谢媒的名义,送给他的酬金。

    现如今印在钞票上的数字越来越大,能够买到的东西,却是越来越少。很多人都明白,这个年头,什么都是靠不住,只有真金白银才是硬通货!

    丁凯文躬身说道:“站长,我是来向您汇报,今天抓捕冯一凡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芳雄:“哦?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冯一凡没有出现,但是他派来一个人,交给林佳慧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“信呢?”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丁凯文把那封信递过去。

    王芳雄接过来看了一遍,问道:“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站长,我打算把姚阿大放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了?你开什么玩笑?我们好不容易抓到一名共党,还没有来得及正式审讯,就把人放了?”

    “站长,您听我说完。姚阿大充其量就是一个普通的情报员,就算他开口招供,能够交待有价值的情报,必然是非常有限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白白的就把人放了,毫发无损的还给共党!”

    “他毫发无损的从军统站走出去,更加坐实了他变节的证据!也只有这样,才能证明林佳慧向共党提供的情报,都是真实可信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么做的目的,是为了让林佳慧免受共党的怀疑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我们所做的一切,不都是为了抓到‘青锋剑’这条大鱼吗?而且,姚阿大即使释放,他依然在咱们的监视之下!”

    王芳雄缓缓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吧,这件事就按照你的计划去做。不过,凡事要谨慎,不能出现一点纰漏,共党专门喜欢在细微处寻找破绽!”

    “是,站长。那我这就去释放姚阿大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行动处处长办公室内,高非背着手站在窗前,目送姚阿大走出军统站大门。他还不知道馨雅咖啡馆发生的情况,所以一时间也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那份指令的内容是他拟定的,本意是想转移敌人的视线,让他们以为共党会组织武装抢人。那样一来,军统或许有可能会出于安全考虑,将姚阿大转押到小沙渡监狱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送到监狱,在高非看来,营救的机会和把握,要远比在军统站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姚阿大回到铁匠铺,更是一头的雾水,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获得了自由,索性干脆不去想,正常开门做生意,等待上级联系自己。

    两天后。

    一辆手推车在铁匠铺门前经过,推车的是一个肤色黢黑,身材精瘦的汉子,嘴里吆喝着:“豆腐花,新鲜热乎的豆腐花,五十块一碗,快来买吧!”

    姚阿大放下手里的铁锤,喊道:“给我来一碗豆腐花。”

    “铁匠掌柜,要葱花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,多放辣子。”

    一碗豆腐花刚刚盛好,立刻有两名特务凑过来,说道:“这么香的豆腐花,看着就馋,给我们也来两碗。”

    这样近距离下,想要传递消息,或者像林佳慧那样在钞票上做手脚,根本不可能办得到。

    姚阿大掏出一张五十面额的法币,用手指在钞票上弹了几下,说道:“一年前,五十块钱能买半只烧鸡,现在只能买一碗豆腐花,唉……”

    卖豆腐花的嘿嘿笑着:“咱们老百姓吃饱穿暖就行了,管那些闲事。”

    一名特务唏哩呼噜吃着豆腐花,说道:“都像你这么想,天下早就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卖豆腐花的汉子扯着脖子喊着:“豆腐花,新鲜热乎的豆腐花,五十块一碗,快来买吧。”

    姚阿大捧着碗坐在椅子上,汤勺在碗底一捞,一张字条露出来,上面有一行字:到青年旅馆找秦少宏。

    姚阿大不动声色的把字条放进嘴里,就着几口豆腐花,囫囵吞枣咽到肚子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