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0章 放弃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因为光华书店是为高非专门设立的联络点,没有和其地下党情报员发生横向联系,所以丁凯文虽然连续监视了一周时间,但是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。

    每天书店都是正常营业,丁凯文偷偷跟踪过几次他认为可疑的顾客,包括晚上回去住处的伙计阿文,并没有发现任何疑点。

    那位马掌柜更不用说,几乎很少走出书店。有顾客就接待,没有顾客就捧着一本书,靠在柜台里一本接一本的读。

    今天傍晚,丁凯文决定亲自到书店内确定一下,这家店到底是不是共党的交通站!

    按照任新达所说,替黄莺订做衣服的是一个‘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’,毫无疑问,阿文更符合那个身份,虽然他不一定是主要人物,但是一定是整件事关键的执行者!

    因为丁凯文担心会惊动共党,他要做的是万无一失,所以只有在确实无法判断的情况下,他才会去把任新达夫妻找来当面认人!

    “先生,您是买书还是买其他的用具?”阿文见有顾客上门,连忙热情的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哦,我买几本书。”丁凯文四处打量着书店的环境。

    “您要买哪一类的书?如果有什么需要,我可以帮您挑选。”阿文虽然年龄不大,但是也经过特科的培训,对于陌生人还是很警惕。

    丁凯文:“谢谢,我自己挑几本。”

    阿文:“好的,您随意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在书架内浏览一圈,按照分门别类标签,挑选出了一套《开明国语课本》和一本《世界各国成功人传》,为了不引起怀疑,顺手拿了另外一本小说。

    “伙计,结账。”丁凯文将一摞子书放在柜台上。

    阿文拿过核算了一下:“先生,一共是三千五百块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从钱夹里掏出一张五千元面额钞票递过去,趁着阿文回身找零钱的时候,他拿过柜台上的便笺看了一眼,无论是样式还是纸张质地,基本和他手里那张相同。唯一缺少最上面一行打印的字:上海光华书店。

    如果阿文的书写的笔迹和印痕相同,就可以确定这家书店是共党交通站!

    “您等一下,我给你开一张收据。”阿文将零钱找给丁凯文。

    他拿起钢笔,拧开笔帽,刚刚在便签上写了一个‘开’字。冯一凡从里间走出来,他看见丁凯文站在柜台前,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丁凯文不认识冯一凡,冯一凡可认识他。而且不仅仅是认识,因为他派人跟踪过林佳慧,所以连丁凯文住在哪儿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丁凯文的住处附近最少有两三家书店,他有什么必要跑到吴淞路来买书?

    看到丁凯文紧盯着阿文写字的手,冯一凡心里一动,他快步走过来,不着痕迹的拿过便签,对阿文说道:“阿文,你去把仓库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阿文放下笔转身进了里间,仓库里书堆放的整整齐齐,根本不用收拾。

    冯一凡写好了收据,回身拿过一个纸袋,把那几本书装起来,递给丁凯文,客气的说道:“先生,您慢走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点点头,拿着纸袋走出书店。

    高非跟了丁凯文一段路,确信他暂时不会回来,立刻调转车头返回书店。

    阿文:“高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马掌柜在吗?”

    阿文:“在里间。”

    高非推开里间门走进去,冯一凡正坐在床上纳闷,不知道丁凯文今天怎么会忽然来到书店。

    见高非走进来,他连忙站起身说道:“丁凯文刚才来店里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打断他的话,说道:“我看见了。冯先生,你们在某些环节上露出了马脚,我相信丁凯文如果一直找不到证据,就会直接动手抓人!”

    冯一凡很吃惊:“露出了马脚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高非:“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,丁凯文已经监视你们一周时间。”

    冯一凡:“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高非随手从桌上拿起两本书,说道:“不管他察觉到什么,这个交通站已经不再安全,必须放弃。”

    冯一凡:“我这就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很清楚,既然被监视了一周,那就说明自己一定是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高非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文件,说道:“书店里尽量弄得凌乱一点,把这些文件烧毁,不要烧的太彻底,最好让人能够查到源头。”

    冯一凡接过文件翻了翻,说道:“这是什么文件?”

    高非:“都是和三青团有关的文件,可以转移敌人的注意力,他们看到这些东西,就不敢再继续追查下去!”

    冯一凡叹了口气,说道:“高非,做为你的上级,这几个月以来,我三番两次出纰漏,真是愧对组织的信任!”

    高非:“冯先生,现在时间紧迫,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明天上午我就会带人来查抄书店,你们今晚就要撤离上海!”

    冯一凡点点头,说道:“好!我撤离后,你要记得每周六晚上九点钟,收听短波对你的明码呼叫,组织会给你指派新的联络人。”

    高非看了一眼手表,说道:“我明白。我得走了,我担心丁凯文再杀一个回马枪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站长室内。

    听完高非的汇报,王芳雄气得一拍桌子,怒骂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!我是一心忍让,没想到他们不知好歹,给脸不要脸,竟然敢派人监视我!”

    高非:“站长,我刚开始得到这个消息,我也很生气,所以就擅自做主,去查抄了春和茶馆。”

    王芳雄一挥手,说道:“抄的好!只要拿到口供,我就敢去委座面前去评评理,还有没有王法了!”

    “站长,我劝您消消气。我现在仔细一分析,觉得咱们不能太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,上面也不能太偏袒三青团的人!”

    “站长,您见过哪个亲爹把儿子往死里打的?还不是大棒高高举起,轻轻落下,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依你的意思呢?”王芳雄恨恨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依我的意思,咱们把三青团的人逐出上海地界,算是给太子帮一点警告,您再密电上报戴局长说明此事原委。大事化小小事化无,这就么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王芳雄余怒难消,大声说道:“我要是真拿着那个崔什么福的口供去重庆,也够他喝一壶的!”

    高非提醒着说道:“站长,您还看不出来态势吗?名义上是党团合并,实际上三青团的一半由太子帮控制。再看看最近的人事任免名单,少壮派正在向高层渗透,这说明什么?说明委座早晚都是要把大权移交!您要是闹的太僵,将来可就举步维艰处处荆棘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