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6章 暗潮涌动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高非下班回到家,萧宁宁和她的两个朋友正坐在沙发上说着话。

    一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姑娘名叫上官湘儿,她家没有官方背景,就是做生意的普通人,在虹口经营着几家米店。

    另一个短发圆脸的姑娘名叫庞青桐,性格外向活泼好动,她是上海教育局副局长庞百川的三女儿。

    她们俩都是萧宁宁的闺中密友。

    “高先生回来了。”上官湘儿站起身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高非把公事包放在一边,说道:“你们好,两位小姐今天怎么有时间到家里来做客?”

    庞青桐抿大声说道:“我们又没嫁人,每天都有时间,只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的新婚蜜月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:“就属你牙尖嘴利,将来娶你做太太的人,一定是时间奇男子!”

    庞青桐眉毛一挑,说道:“哼,这你算是说对了,本小姐非奇男子不嫁!”

    萧宁宁低声嘀咕了几句,然后抱住庞青桐大笑着,上官湘儿在一旁也掩嘴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宁宁,嫁人没几天,就学坏哦!”庞青桐边笑边去呵萧宁宁的痒,两个人在沙发上闹成一团。

    高非说道:“我打电话叫饭店送几个菜,两位小姐留下吃一顿便饭吧。”

    上官湘儿连忙阻止,说道:“高先生,不必麻烦了,我们这就要走。”

    庞青桐也坐起来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本来呢,我们刚刚就是要走了,但是湘儿说,她想求高先生帮着介绍男朋友,所以就多坐了一会,特意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上官湘儿脸色绯红,说道:“青桐,你竟瞎说!我哪有那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庞青桐鼓掌笑道:“脸都红了,就算没说,心里也是那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湘儿的脸更红了,转身拎起自己的挎包,匆忙忙说了一句:“不理你了,我走了!”

    对高非微微额首致意,快步走出客厅。

    萧宁宁喊道:“湘儿,你别生气,青桐逗你呢。”

    庞青桐站起身,说道:“我也走了,高先生,再见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送她到门口,说道:“明天几点钟去新新百货?”

    庞青桐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我一会问问湘儿,你在家等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回到客厅,说道:“饭菜都好了,你现在吃饭吗?”

    高非拿起一份《中央日报》随意浏览着,说道:“稍等一会,我现在不饿……上官湘儿不会真的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萧宁宁:“没关系,她俩经常这样,一会就好。嗳,对了,你觉得湘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以一个男人的眼光,感觉湘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,我每次见到她,都想起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哪四个字?”

    “贤良淑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她和我表哥怎么样?”

    高非放下报纸吗,打量着萧宁宁,说道:“你才结婚几天?就学着七姑八姨给人保媒拉纤?”

    萧宁宁挤到高非身边,抱着他的胳膊,说道:“是我妈妈看上湘儿,觉得她跟我表哥挺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互相见过面了?”

    “那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要看缘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像我们一样,是吧?”萧宁宁靠着高非身上,一脸的幸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高非含糊的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我妈说,等哪天都有时间,安排我表哥和湘儿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上官湘儿,不是庞青桐?”

    萧宁宁很警觉,坐直了身子,说道:“你喜欢庞青桐那样的女子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口一问。”高非已经感觉一股醋坛子打翻的味道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妈说,我表哥不会喜欢青桐那样的性格,他喜欢文静一点的淑女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……吃饭吧,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端菜。”萧宁宁到厨房去端菜盛饭,经过几个月的适应,她现在对一些基本的家居事务,还是能够应付。

    两个人吃过了晚饭,萧宁宁去浴室洗澡。

    今晚九点钟,按照事先约定,高非要准时收听广播,听听有没有对自己的明码呼叫。

    现在是七点半,萧宁宁洗澡用时一般两个小时左右,为了预防万一她提前洗完,高非走到浴室门口说道:“宁宁,让你给蒋美玉送钱,你送去没有?”

    “去了,没见到人,她已经搬家了。”萧宁宁在浴室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搬哪去?”

    “邻居说,侯涛一直没回来,美玉生完孩子后,就被她父母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,是需要有人照顾……我去书房写一份报告,你洗完澡也别来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在浴室里娇嗔着说道:“我才懒得打扰你!”

    高非:“你说话算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哪次我说话不算了……那也是应该的,谁让你把工作带回家里来!”萧宁宁想要反驳,想到自己确实是没有一次说话算话,立刻加上了一句。

    高非走进书房,把房门关上。拿出一本文件放在桌子上,以防萧宁宁忽然闯入。

    九点钟,他打开广播,通过短波接接收明码呼叫。

    “……031 呼叫哨兵,031呼叫哨兵,请做好记录,313,845,412,……”

    “风车呼叫斧头,风车呼叫斧头,请做好记录……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高非伸手关了广播,今天没有对他的呼叫。

    他靠在椅子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鼻子里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水味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,别躲着了。”高非眼睛都没睁,就知道是萧宁宁躲在门外。

    萧宁宁穿着睡衣推门走进来,撅着嘴说道:“我才没躲,我是刚好路过。”

    “书房是最后一间屋子,你路过要去哪里?”高非揶揄着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路过……”萧宁宁被说破心思,笑闹着依偎在高非怀里,赖着不起来。

    高非伸手探进她的睡衣里,抚摸着凹凸有致的光滑肌肤,这更加刺激了彼此的**。

    萧宁宁意乱情迷的喘息着:“别在这呀,回卧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抹这么多香水?”

    “不好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苦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少抹一点,嗳……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铃铃铃铃铃!”外面传来电话铃声。

    “真讨厌,这么晚了还打电话!你不要去接!”萧宁宁满面酡红,紧紧的搂着高非,她的眼中春意正浓。

    高非轻轻推开她,说道:“必须得接,越晚的电话越重要。”

    他回到卧室拿起电话: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是高非吗?我是王芳雄。”

    “站长,您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我是在南京给你打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您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我在南京还要待上一段日子,但是不太放心站里。”

    “站里有左处长主持工作,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左枫这个人呢,聪明有余,谨慎不足!所以我特别嘱咐你一下,你们一定要搞好团结,上海站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出事!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一定会全力配合左处长,绝不敢有半点私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站长,戴局长他……”

    王芳雄长叹一声,说道:“戴局长已经确定遇难,目前正在筹办葬礼。”

    高非声音低沉着:“想不到戴局长英年早逝,这太让人难以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天妒英才吧!委座听闻戴局长遇难的消息,一整天水米未进……”

    “站长,您也要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呃,你和丁凯文是不是有什么矛盾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在性格上有些合不来……不过,在工作上我和他是正常交往。”高非心里一动,王芳雄忽然提起这件事,肯定是有原因。

    王芳雄斟酌的字眼,缓缓说道:“丁凯文是一个难得的特工人才,我虽然将他暂时停职,那只是为了堵住众人的嘴,免得有人说我奖惩不公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我也觉得应该再给丁凯文一次机会,不能因为一件事的失误,就彻底否决他以往做出的成绩。”

    高非听出了王芳雄的意思,很可能在他从南京回来以后,就会将丁凯文重新恢复职务。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,我很欣慰。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,内耗永远都是一个团体最忌讳的事情!”

    高非试探着问道:“站长,您怎么忽然提起这个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芳雄沉吟了一会,说道:“跟你说说也没什么,丁凯文刚刚给我打电话,确认一下我是否知道处决马二的事!”

    高非心里很吃惊,不知道丁凯文在什么地方发现了疑点,怎么忽然间问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幸好王芳雄对自己没有疑心,要不然自己完全的蒙在鼓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