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6章 新证据
    ..,

    第二天,军统上海站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别克轿车缓缓停在楼门口,后车门打开,一脸疲惫神色的王芳雄走下车,陈秘书拎着一只皮箱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得到消息的左枫匆匆出来迎接,在楼梯口和王芳雄遇见。

    “站长,您一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……站里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呃,有一件事我正准备向您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藏在上海站的共党潜伏人员,被我抓到了!”

    王芳雄略感有些意外,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病,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解决了。他心里很高兴,说道:“看来我不在的日子里,左处长主持站里工作,还是很卓有成效的嘛。”

    左枫谦虚的说道:“您过誉了,都是站长领导有方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来到站长室门口,陈秘书拿出钥匙打开房门,三人鱼贯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王芳雄脱掉外衣,示意陈秘书把从窗户都打开,他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,问道:“那个内奸是谁?”

    左枫:“是丁凯文。”

    王芳雄停住了点烟的动作,说道:“丁凯文?他会是共党内奸?”

    “站长,连您都没想到,可见他隐藏之深啊!您看看这个。”左枫将那份笔录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王芳雄拿起来看了两遍,沉思了半晌,说道:“共党去和平饭店接头,恰巧丁凯文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出现,据此你认为他就是共党电文里提到的‘斧头’?”

    左枫:“您难道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?况且他刚开始并未说实话,在我拿出电文后,他又说是七宝斋的人替共党传话约他见面,所以才去的和平饭店。等到赵明诚来了之后,他再次反口,又说自己上了当,声称有人冒充赵明诚!”

    王芳雄沉吟着,说道:“他开始不说实话也可以理解,毕竟担着通共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自己费心费力破获的大案,被王芳雄轻描淡写的淡化,这让左枫有些发急,说道:“站长,证据确实,您还是护着他?”

    王芳雄脸色一沉,说道:“左处长,注意你的言词!于公于私,我不会偏袒任何人!我是就事论事。你仔细想一想,丁凯文如果要说谎,为什么要用这么容易就能被戳穿的谎言?”

    “站长,我认为他当时已经黔驴技穷!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,给他的同党留时间去毁灭证据!”

    “拖延时间?”

    “他跟我们胡搅蛮缠了一个小时,我派人带来赵明诚,又用去一个多小时,这不是拖延时间,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派人搜查了他的住处,找到什么证据没有?”

    “在他的衣柜里,搜出一把来历不明的勃朗宁手枪。其他的到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黑枪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枪号还在,物证科正在进行比对,应该可以查到来源。”

    “一名特工的家里多几把手枪,也是很正常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铃铃铃!”桌上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陈秘书走过去,拿起电话:“喂?好的,你们等一会,我这就转告。”

    他挂断电话,说道:“左处长,物证科有重要情况汇报,正在情报处等你。”

    左枫:“站长,那我先回去一趟。丁凯文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王芳雄微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,双手轻柔着太阳穴,说道:“下午我亲自审一审,我们既不能放过内奸,也不能冤枉了好人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左枫有些沮丧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从王芳雄的态度来看,仅凭着和平饭店的那些巧合,很难让他相信丁凯文是共党间谍。

    陈秘书:“站长,要不要让安医生上来给您按一按?”

    王芳雄仰靠在椅子上,轻叹了一声,说道:“不用了,你先出去吧,我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秘书打开门正要准备出去,左枫风风火火的又折返回来,他身后还跟着物证科的人。

    陈秘书拦住左枫,说道:“左处长,站长舟车劳顿几个小时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左枫:“不行!事情很紧急,我必须马上向站长汇报!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王芳雄说道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左枫带着物证科的人走进来,说道:“站长,有重大发现!”

    王芳雄点燃一支香烟,深深吸了一口,说道;“说。”

    左枫将手里的一个纸袋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王芳雄看了一眼,并没有打开,说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从丁凯文家里搜出来的手枪!小胡,你把情况说一下。”后一句话,他是对物证科的人说的。

    小胡上前一步,说道:“站长,通过对这把勃朗宁m1910手枪枪号的查验,我们最终确认,这是张凯持有过的那把手枪!”

    王芳雄愣了一瞬,说道:“谁?”

    左枫解释着:“张凯,也就是打入共党内部的情报员‘少爷’!”

    王芳雄立刻倦意全无,站起身从纸袋里倒出那把勃朗宁m1910手枪,拿在手里反复检视了一遍,问道:“确定吗?”

    小胡:“确定,我们再三比对过,枪号完全一致!”

    左枫摆摆手,示意小胡出去。

    王芳雄慢慢坐下,看着桌上的这把手枪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这么说,所谓的雪地脚印,根本就是假现场?是丁凯文杜撰出来?他才是杀死‘少爷’的凶手?”

    左枫笃定的说道:“基本可以这么认定。我怀疑杀死张安荥的人也是他!”

    王芳雄沉思片刻,说道:“把丁凯文带来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被戴上手铐的丁凯文在两名特务的押解下,走进站长室。

    “站长,我是冤枉的!”丁凯文从今早被戴上手铐开始就预感到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王芳雄:“昨天发生的事情,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丁凯文:“站长,您不要中了共党的离间计!这是有针对性的设局陷害!”

    王芳雄指着桌上的手枪,说道:“那这把枪又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丁凯文:“这是谁的枪?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左枫冷笑道:“丁凯文,你不光是在维吉尼亚军校学习过,我看你在电影学校也受过培训吧?”

    丁凯文;“左处长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左枫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我提醒你一下,这把枪是从你的衣柜里搜出来的!它本来是属于‘少爷’张凯的手枪,这下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丁凯文看了看王芳雄,又看了看这把枪,说道:“站长,这是彻头彻尾的栽赃!我从没见过这把枪!”

    左枫打着哈哈,说道:“丁凯文,我现在真的很佩服你,无论我们出示任何证据,你都能以一句栽赃陷害来解释!”

    丁凯文:“左处长,我请问一句,如果你是杀死少爷的凶手,会不会把死者的的东西留在家里,等着被人搜查出来?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