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8章 家宴
    远香茶楼二楼雅间,高非站在窗前,看着街上的熙熙攘攘

    几百名衣衫褴褛,扶老携幼的人群,在十几名警察的监督下,步履蹒跚的从楼下经过。

    一名警长举着铁皮卷成的喇叭大声宣传着:“苏北来的乡亲们,我再说一遍,请大家有秩序的前往灾民救济处登记身份!不要大声喧哗,不要随意破坏卫生环境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扛着行李的男人大声说道:“我们去登记身份,给吃的吗?”

    警察:“只要情况属实,经过身份核实,都有白面馒头吃!另外,广慈医院的医生还会免费给大家诊病……”

    雅间门一响,肖文虎从外面走进来,说道:“高先生,久等了吧?”

    高非回身坐下,说道:“还好,我也是刚到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肖文虎坐下,低声说道:“现在苏北正在闹饥荒,部队的口粮也出现了困难,上级让我们想想办法,看看能不能在上海筹集一些粮食。”

    高非没有直接回答他,问道:“我听说苏北的地主富农遭到了灾民哄抢,有这种事吗?”

    肖文虎:“有!”

    高非:“那咱们的部队为什么不阻拦?”

    肖文虎很诧异,说道:“为什么要阻拦?”

    高非:“如果富裕阶层感受到了威胁,这部分人就会想办法逃离苏北。通俗一点来讲,有钱人都跑光了,剩下的都是穷人,对解决饥荒不会起到正面作用!”

    肖文虎正色说道:“高非同志,我觉得你的思想有一些偏差!”

    高非愕然:“啊?”

    肖文虎:“老百姓敢于对剥削阶级进行反抗,这说明是我们的思想教育工作,取得了巨大成果!对这种群众自发性的革命行为,我们要做的不是阻拦打压,而是鼓励和支持!”

    高非:“……你说的对,是我考虑问题太片面。”

    肖文虎:“这也不怪你,毕竟你一直在敌后,对解放区的情况不是很了解!咱们先不说这个,还是说说粮食的事。”

    高非沉吟着说道:“就算是能筹到粮食,运输也是一个难题。淞沪警备司令部早有明文规定,超过一千斤以上的数量,需要到警察局备案,军统上海站核准才能放行。”

    肖文虎皱着眉,思索了一会,忽然灵机一动,说道:“如果我们将粮食化整为零,分批运出上海,是不是就可以避过敌人的耳目?……”

    “化整为零不仅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,而且一路上关卡检查站非常多,想要都顺利通过,不是那么容易。万一露出马脚,连人带车都会被扣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办法。先不说能不能运出去,筹集粮食也需要时间和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有件事咱们必须要统一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发现你我私下有接触,因此产生了疑心,调查起这件事,你就说是为了赚点外快。”

    “赚外快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现在很多人都有双重身份,你就说自己是军统的秘密线人!这样的说法,对于我们之间有来往比较合理。但是有一点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不用跟任何人解释,包括你们的处长郑重!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。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肖文虎起身走出雅间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高非也离开了茶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宁宁怀孕这件事,对于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的萧万廷夫妻来说,无异于是一件天大喜事。

    周日下午,萧万廷特意将高非和萧宁宁叫回来,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家宴,算是全家为庆祝一下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,我们回来了!”萧宁宁蹦跳着走进来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,萧太太是一脸的宠溺,说道:“宁宁,再过十个月,你也是当妈妈的人了,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搂着妈妈的胳膊,撒着娇说道:“我在您面前永远都是小孩子呀。”

    萧万廷心情极佳,张罗着说道:“梁妈,小姐姑爷都回来了,可以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萧太太连忙说道:“等一下,还有一个人没到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表哥?”

    萧太太:“是啊,你表哥现在心情不太好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大家一起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萧万廷哼了一声,说道:“心情不好?脚上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!大好的前程,这就么说没就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——!”院门外传来门铃声。

    萧宁宁嬉笑道: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!”

    萧太太吩咐道:“梁妈,表少爷来了,快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梁妈手上端着菜刚从厨房走出来,高非站起身说道:“梁妈,你忙吧,我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萧太太嘱咐着萧万廷,说道:“老萧,一会你给凯文留点面子,别什么话都说,事情已经发生了,还埋怨他有什么用?……”

    萧万廷:“你的外甥说不得吗?枉费了我一番心血!这次为了捞他,咱们可是没少花钱!”

    萧太太嗔恼道:“什么我的外甥?凯文也是你的外甥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走到门口,打开院门。外面站着的果然是丁凯文,他手上拎着一个纸袋,里面装着两瓶威士忌。

    高非:“凯文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:“恭喜了,高处长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在家里,就别称呼职务,还是叫我的名字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:“我这是习惯了,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两个人一先一后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萧太太对这个外甥还是非常喜爱,说道:“凯文,你怎么又乱花钱?家里的酒都喝不完,还买酒做什么?洋酒很贵的吧?”

    丁凯文微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高处长能喝一点洋酒,所以特意买了两瓶,准备借着这件喜事,我们来一次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萧太太:“都是自家人,什么科长处长的,叫他高非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丁凯文:“我在军统站的时候,是高处长下属,一直这么称呼。姨妈,你还是让我按自己习惯来吧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撇着嘴:“阴阳怪气。”

    萧太太轻打了她一下,说道:“没有礼貌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宁宁她本来就是一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丁凯文有意无意看了高非一眼。

    “人齐了,大家都入席吧!”萧太太满面春风的说道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