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4章 避重就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军统上海站会议室。

    只有王芳雄、高非、左枫和陈秘书四人。

    左枫正在介绍相关情况:“……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,死者之一赵亮,化名李路,一个月前从河北来到上海,是共党特科骨干人员。另一死者张阿彪,无业,是一个劣迹斑斑的惯偷。”

    王芳雄:“共党的人,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贼的家里?”

    高非:“站长,这个张阿彪我也认识,考虑到他在新街口一带很吃的开,我曾经让马超群多留意他,准备考察一段时间,看看能不能把他发展成我们的线人。”

    高非这是在为自己接触过张阿彪做铺垫,若是因为这个查问起来,他也能有一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王芳雄:“马超群有没有向你汇报过这件事的进展?”

    高非摇摇头,说道:“没有。马超群这个人,做事也很沉稳,事情没有落实之前,他一般不会上报。”

    左枫:“站长,我们在丁凯文和赵亮身上,发现了两张昨晚九点钟开往河北的船票。以此推断,丁凯文确系共党分子,这次应该是准备和赵亮一起返回冀中!而张阿彪很可能是共党的线人!”

    王芳雄沉思了一会,说道:“现场不是还有一个我们的人吗?把他叫进来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韩三来到会议室内。

    王芳雄看了看,说道:“说说事情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韩三:“昨天马组长、我、还有阿龙,去监视丁凯文……”

    王芳雄打断他的话,说道:“马超群为什么要监视丁凯文?”

    韩三:“丁凯文表面上离开上海,实际上并没有走,马组长认为这件事很可疑,所以才对他进行监视。”

    左枫在一旁说道:“站长,这的确很可疑。大张旗鼓的走,偷偷摸摸再溜回来,丁凯文如果不是共党,为什么要搞这种把戏?”

    王芳雄默然片刻,对韩三说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韩三:“昨天晚上跟踪到新街口,马组长在偷听了他们谈话时,被丁凯文察觉,所以才发生了交火。”

    左枫叹息着摇摇头,说道:“丁凯文粘上毛比猴还精,马超群太不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双方谁先开的枪?说一说交火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韩三:“……马组长开枪击毙了张阿彪,藏在门后的赵亮用匕首刺死了阿龙,马组长开枪打死赵亮,他自己也被丁凯文打死,我趁机开枪打中了丁凯文。”

    左枫听的直皱眉,说道:“韩三,你这说的像是绕口令一样!”

    韩三低下头,说道:“对不起,左处长,我没什么文化,不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王芳雄并不在意,说道:“不会说话不要紧,能把事情说明白就行。”

    高非挥了挥手,说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韩三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芳雄凝神思索了一会,说道:“陈秘书,记录。”

    陈秘书连忙掏出钢笔,打开随身携带的便笺。

    王芳雄:“我站行动处十组组长马超群,在抓捕共党间谍案中,击毙谍匪两人,不幸以身殉职!其行为符合优厚抚恤之规定,特别提请追授嘉奖!军统上海站王芳雄。”

    高非站起身,敬了一个军礼,说道:“我替马超群的家人向站长表示感谢!”

    王芳雄叹息着说道:“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……另外,马超群是行动处的人,剩余善后的事情,就由你负责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是!”

    等到王芳雄走出会议室,左枫笑道:“高处长,知道站长这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高非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避重就轻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当初站长要是把报告写重一点,哪还有丁凯文的活路?也就不会发生昨晚的事!说起来,这件事他是有责任的!”

    “左处长,这种话,你可不要乱讲。”

    左枫一摊手,说道:“我说什么了?我什么也没说!”

    高非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,迈步走出会议室,对站在门口的韩三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回到行动处处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韩三一时冲动毙了丁凯文,现在想想也很害怕,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错是对。

    高非:“韩三,马超群死了,十组现在缺一个组长,你来当这个组长。”

    韩三吓了一跳,连连摆手说道:“处长,我知道自己半斤八两,跟着您跑跑腿还行,当组长我可没那两下子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当官,你缺少的就是历练和经验。”

    韩三:“可是论起资格,十组的任何人都比我强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我让你当,你就放心大胆的当!通过这次的事情,你已经够资格了!”

    韩三忍不住低声说道:“处长,您……真的是**?”

    高非略一思索,决定还是先不跟他说实话的好,毕竟自己还有一点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想到这,高非叹道:“韩三,你跟了我这么多年,你觉得我会是共党吗?”

    韩三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可是昨晚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:“丁凯文为了重回上海站,联手马超群设局坑我,说我替共党偷运粮食,这是要置人于死地的罪名!你说我能轻饶了他们吗?”

    韩三虽然有些半信半疑,但是也不敢刨根问底的追问,在军统受训这么久,他当然明白有些不该打听的事情最好不要多问。

    打发走了韩三,高非起身来到一楼审讯室。

    行刑手正坐在椅子上抽烟,审讯室再没有其他人,这让高非很吃惊,难道曾润泽招了?

    行刑手看见高非走进来,连忙站起来躬身致意,说道:“高处长。”

    高非点点头,问道:“犯人呢?”

    “送到医务室上药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招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招供怎么就送去治伤?”

    “犯人的伤口有些化脓,厉副处长担心会感染,所以先给他治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厉副处长呢?”

    “刚刚才走。”

    高非转身走出审讯室,上楼来到情报处一科办公室,厉先杰只穿着一件衬衫,半躺在沙发里休息。

    看见高非进来,厉先杰坐起身,说道:“我刚刚听说,你们行动处的马超群死了?”

    高非点点头,说道:“对,还有丁凯文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丁凯文不是去美国了吗?”

    高非:“回头你调阅卷宗,就什么都明白了,说说你的案子吧。”

    提起自己的案子,厉先杰往沙发上一靠,说道:“我现在挺佩服**,真是不缺硬骨头的汉子,以前有一个丁帆,现在又有了一个曾润泽,都是一样的宁死不屈!”

    高非:“那你准备怎么办?关进监狱?”

    厉先杰摇摇头,说道:“我是准备将他送进监狱算了,可是站长说,明天有一种新的刑具运过来,正好拿曾润泽做一次实验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什么新的刑具?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电椅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这几天月票翻倍,书友们有票的话投一下呗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