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6章 嫁祸(一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统一行动,即使想冒险通风报信,这么多双眼睛互相盯着,根本就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楼门前,一溜停着六七辆轿车,行动处的两组人,加上情报处几名骨干分子,纷纷上了车。姜玉坤走到台阶处,停了一下,蹲下身把缚在裤腿内的刀鞘整理一下。

    他耽搁了这十几秒钟,每辆车里都基本坐满,姜玉坤想找一辆人少一点的车,他耽搁了一会,高非摇下车窗,说道:“都坐满了,坐我的车吧。”

    高非经常去一科,跟姜玉坤很熟悉,他也没有客气,拉开车门坐进来。

    第一辆车缓缓开出大门,然后一辆接着一辆,向四马路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“小姜,你在哪学的飞刀?”高非开着车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家传吧,我爹年青的时候跑江湖,打把势卖艺为生,他最拿手的就是飞刀绝技,”

    “哦,难怪你的飞刀这么厉害,练了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“十几岁就开始练,读书的时候中断了两年,后来在石门特训班的时候,教官说这是特殊才能,让我好好练。”

    轿车驶入四马路,停靠在路边。厉先杰走过来,敲了一下车窗,然后向街心公园走去。姜玉坤连忙下了车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高非看了一眼手表,现在是六半钟,距离行动时间还有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“先生,擦鞋吗?”

    “先生,只要十块钱,保证又快又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挎着木制工具箱,手里拎着一只折叠木凳,四处兜售着生意。

    周之煜招招手,喊道:“嗳,擦鞋的,过来!”

    少年立刻快步走过去,手脚麻利的把折叠木凳摆放好,请周之煜坐下,然后打开工具箱,里面是各式各样的鞋油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要是用国产鞋油,只要十块钱,美国鞋油,三十块……”

    周之煜望着街心公园门口,说道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路边,车门打开,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,他向四处看了看,然后迈步走进一家挂着红色灯笼的烟花间。

    这个人姓王,是周公馆的秘书,平时负责整理往来文件,是非常重要的人物。

    周公馆所有人的照片以及背景资料,保密局都有,所以不只是高非,左枫、厉先杰、周之煜都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看见王秘书竟然进去那种地方,高非开始有些吃惊,随即就明白了,王秘书从周公馆出来,知道自己会被跟踪,他忽然进入烟花间,一定是为了摆脱身后的特务。

    如果是正常公事,他不必刻意甩掉跟踪自己的特务,因为没有那个必要。今天这种反常行为,一定是有什么特殊情况!

    特殊情况?高非立刻联想到街心公园的事,难道来接头的人是他?如果自己猜的不错,那么跟王秘书接头的人又会是谁?

    那辆黑色轿车并没有离开,依旧停在路边,车里坐着的是小胡和另外两名警卫。

    今天的计划事先已经安排好,这家烟花间有后门,只要多给一些钱,就可以借路通过。至于为什么有人要花钱借路,这些做皮肉生意的女人也懒得理会,对她们这种人来说,钱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高非下了车,沿着街道慢慢向前走,在上海生活了十几年,他对这里的道路非常熟悉,很快就在另一条巷子口,看到王秘书迈步走出来。

    怎么办?王秘书无论是跟任何人接头,只要涉及传递军事情报,保密局就有权逮捕他!

    高非的身份是绝密,不会有太多人知道,他即使冒险去提醒王秘书,他也不一定会相信自己。况且在这么多双眼睛都在王秘书身上,任何人接近他都会成为重点嫌疑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高非的视线里,是那个戏子秦少宏!他手上拎着一个黑色的公事包,低着头向街心公园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公事包让高非觉得很奇怪,这种东西出现在别人身上很正常,出现在秦少宏身上就有些不伦不类,因为和他的身份职业极其不相匹配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擦了!”周之煜掏出一百块扔给擦鞋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还没找你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!”

    周之煜站起身迎了上去,他和秦少宏擦肩而过,不露痕迹的微微点头。这是在告诉他,一切准备就绪,按计划进行就行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高非全明白了。哪有什么共党接头,这根本就是周之煜设下的圈套!目的自然是为了要抓到周公馆搞间谍活动的证据!

    秦少宏拎着的那个公事包里面,估计应该就是用来栽赃的伪造文件!

    王秘书早先一步去了公园,如果秦少宏和他接上头,把手里的公事包交给他,埋伏在四周的特务就会立刻将二人逮捕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在审讯时候,秦少宏会迫于压力说出真相,他今天一定会被灭口!可以说,只要他走进公园,就注定已经是一个死人!

    七点钟,天色渐渐暗下来。

    秦少宏走到公园门口,心情多少有些紧张。虽然这不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,但是上一次帮冯一凡骗林佳慧,他确实是蒙在鼓里,并不知道事情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周之煜找到他的时候,正是他穷困潦倒之际,房子被黄莺骗走,连续两个多月没有戏拍,只能住廉价的旅店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他也拖欠十几天的房钱,要是再没有经济收入,怕是都要被旅馆赶出来。

    经历过这么多的事,他心里非常清楚,这次绝不是演戏,自己是在帮保密局坑害**!他也打算好了,做完这件事,立刻拿着钱远走高飞,共党再怎么厉害,不至于追着自己这种小人物不放。

    街心公园面积不是很大,有一些出来散步的人,在公园内来来往往。秦少宏沿着青石桥的甬道走进去,他甚至看到了坐在条木长椅上的王秘书,他手里拿着的那份《申报》,就是约定暗号。

    因为怕惊动来接头的人,埋伏在四周的特务们不敢靠的太近,只要不让目标离开自己的视线就行。

    于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奇怪的一幕,秦少宏忽然慢慢坐在地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