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8章 嫁祸(三)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周后,情报处一科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芳雄给情报处一个月的期限,查出藏在站里的共党内奸,这道命令在秦少宏事件之后,立刻被摆上议事日程。

    厉先杰的办公桌上,堆放着刚从档案室拿回来的个人资料,从源头查起,这是最起码的查案方法。

    高非推门走进来,厉先杰坐在高高一摞文件袋后面,看不到进来的人是谁,一边翻阅着资料,一边说道:“谁呀?进来连门都不敲!”

    高非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,说道:“我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把阻碍视线的文件袋拿下去一半,说道:“我一猜准是你!娶了萧大小姐,连习惯都被她传染了!”

    高非随手拿起一本文件袋,说道:“我刚才去档案室,听说你们情报处都要把档案室搬空了,这又是查什么案子?”

    厉先杰放下手里的文件袋,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点燃,说道:“还能是什么案子,当然是查内奸!”

    高非调侃着说道:“还查什么,内奸不就是我吗?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高非,你还真别说,不光是周之煜,当时我都有点怀疑你!”

    “连你也怀疑我?就因为秦少宏是死在刀下?可是你的飞刀也不差,怎么不怀疑自己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抬杠吗?在上海站,谁有你的飞刀准!”

    “没有吗?你们一科就有一个!另外,潜伏组那个大个子的飞刀也不差!”

    “一科……对啊!我怎么把他给忘了!”

    厉先杰迅速翻找了一会,在众多文件袋里,抽出姜玉坤的档案资料。

    高非看了一眼手表,说道:“12点了,你不吃饭了?”

    厉先杰没理他,专注翻阅着姜玉坤的档案。

    高非站起身,说道:“厉副处长,您忙吧,我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嗳嗳,吃饭着什么急,帮我看看姜玉坤的档案有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高非接过资料,说道:“你看不出来,我就能看出来?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姜玉坤跟你一样,喜欢随身携带一把匕首,当时就应该检查一下他的匕首还在不在身上!”

    高非翻着档案资料,说道:“马后炮!那你怎么不查他?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你跟周之煜一副要火拼的样子,我光顾着给你们做和事佬,把他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明明是自己做事欠考虑,还怨我了?……国立商学院?国立商学院可是湖南数一数二的学校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高非做回忆状,说道:“……你还记不记得,他刚来的时候,你试他飞刀的事?”

    厉先杰想了一下,说道:“是有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高非放下手里的档案,站起身绕到厉先杰身后,指着墙上挂着的那幅字说道:“他当时一刀命中这个‘东’字!”

    厉先杰一头雾水,说道:“这和他是不是内奸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高非:“这是委座当年东征陈炯明时候写的一首诗,你不知道是谁写的还有情可原,以他的文化程度若说也不知道,可有些说不过去!”

    ——亲率三千子弟兵,鸱鸮未靖此东征。艰难革命成孤愤,挥剑长空涕泪横。

    厉先杰望着这幅字沉思半晌,慢慢明白了高非的意思,姜玉坤既然知道这幅字是委座的诗句,他本该存有敬重之心才对,起码应该问一下,损坏这幅字是否不妥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是共党内奸,就很好理解他的行为了,即使他知道这是谁的字,在潜意识里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敬重之心!

    高非:“我只提供一个参考意见,并不是说因为这件事,就能断定他是共党!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走吧,去餐厅吃饭吧,再不去,饭菜都要凉了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:“我等一会再去,你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高非转身离开一科办公室,厉先杰兀自在冥思苦想中。

    情报处的工作接连失利,左枫已经感觉到了巨大压力,他和陈秘书的关系比较近,王芳雄有意调整上海站各部门职务的风声,他多少听到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是情报处处长,是这个院子里的二号人物,真要调整的话,他的职务只会向下调,不可能向上调。

    所以,左枫要求情报处所有人,哪怕是有一点线索,都要向他报告。按照他的意思就是,这是为了集思广益,大家一起分析,总强过一个人的智慧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是想在期限内,找出那个共党内奸,把自己面临的劣势局面扭转过来!

    厉先杰有了这个线索,立刻打电话向左枫做了汇报。

    左枫在陶子川的事情上,就对姜玉坤产生过怀疑,加上他的飞刀功夫,在秦少宏被杀的事情,又是一个疑点。

    再结合今天厉先杰说的这件事,他几乎是先入为主的认为姜玉坤有重大嫌疑!

    “厉副处长,立刻对姜玉坤进行审讯!”

    “处长,现在并没有直接的证据,证明姜玉坤是共党内奸,是不是应该再调查一段时间?”

    “假如他真的是共党内奸,不可能接二连三的给我们留下破绽!”

    左枫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,好不容易抓到一根稻草,说什么也不会放手,至于这根稻草能不能救命,他也顾不了许多了!

    处长发了话,厉先杰不能违抗,他拿起电话拨了一串号码:“喂,我是厉先杰,把姜玉坤带到审讯室来。”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:“厉副处长,姜玉坤不在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他接了一个电话,然后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想了想,起身出了办公室,来到三楼的电讯处。因为查内奸的事,现在站里所有的电话都被监听,二十四小时都有专人记录。

    两名电讯处的特务负责电话记录,他们一个人戴着耳机监听,另一个人抓紧时间吃饭。工作的特殊性,只能从餐厅把饭菜打上来,轮换着吃饭。

    见厉先杰走进来,两个人连忙站起身:“厉副处长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示意他们继续工作,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记录本,向前翻了一页,就看到了姜玉坤的电话记录。

    “是姜玉坤先生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?我是王鹏啊!”

    “王鹏?你的声音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最近感冒,嗓子有些哑。老同学,我来上海出差,咱们见个面,喝杯茶叙叙旧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三马路的润友茶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厉先杰放下记录本,说道:“每一个进出的电话都要认真记录,如果觉得忙不过来,就申请增加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厉先杰回到办公室,叫来两名特务:“你们立刻去三马路的润友茶馆,把姜玉坤和他一起喝茶的人,都带回来!记住,要下他的武器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