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4章 陈年旧账
    傍晚,保密局上海站大门外。

    鲍水根蹲在距离门口几米外的马路牙子上,抽着劣质的香烟,不时的抻着脖子向院子里看一眼,惹得门岗警卫犹豫着要不要盘问他几句。

    每一辆轿车驶出来,他都站起身瞪着眼睛向车里眺望,看看开车的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警卫终于忍不住走过来,问道:“嗳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鲍水根:“我是来找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开着轿车驶出大门口,鲍水根立刻挥舞着双臂,大叫道:“嗳,嗳,停一下,停一下!”

    警卫见他乱喊乱叫的要去追车,立刻拔出手枪,呵斥道:“不许动,你是干什么!”

    鲍水根连忙把手举过头顶,说道:“我不是坏人,我认识高先生。”

    高非的轿车在十几米外缓缓停下,他把头探出车窗,对警卫说道:“让他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鲍水根连跑带颠来到高非车窗旁,说道:“高先生,你还认识我吧?那天在大新百货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:“你叫鲍水根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放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第一次干那种事,没有案底,警察局只关了我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

    “警察带我回去的路上,我听见他们聊天时候说的,所以我就找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高先生,我是特意来谢谢您,要是没有您替救我,我现在怕是要变成一个残废了。”

    高非看了看他,说道:“你娘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挺好,挺好!你还给了那么多钱,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……那些钱,我以后会想办法还给您。”

    “钱你不用还了,以后好好做人,别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了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发誓,今后保证不干了!……那次是实在没办法,我娘病的厉害,我想送她去医院,家里又没有钱,一时心急才做了贼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广慈医院免费替穷人诊治,你为什么没把你娘送那去?”

    “我去问过了,不仅要提供很多手续证明,而且诊治虽然免费,但是吃住是收费的,我家离医院太远,只能住在那,这笔钱我也拿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在心里叹了口气,广慈医院每年免费收治病人五千多例,按说做的已经足够仁至义尽了,但是像鲍水根家里这种情况,一定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看似繁花似锦歌舞升平的大上海,贫困人口数量一定是比政府的统计数据要多!

    鲍水根:“高先生,我今天来找您,还想打听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高非看了一眼手表,说道:“你上车吧,路上说。”

    鲍水根拉开车门钻进车里,轿车向吴淞路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鲍水根:“听我娘说,您告诉她,我三哥死了,军队会给一笔钱?”

    高非:“你娘年岁大了不懂这些,我还能理解,你怎么也不知道有抚恤金的事?”

    鲍水根:“送来证书的人说,我三哥的部队番号已经取消了,所以就没有这笔钱。”

    高非又气又乐,说道:“真是难为他们能编出这么烂的理由!他这么说,你就信?”

    “我也怀疑过,打电话询问过负责发放抚恤金的官长,他告诉我现在都是这样,还说要是闹事的话,都会被抓紧监狱,荣誉证书也会被收回。”

    “你哪来的电话号码?”

    “送证书的人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高非恨恨的一拍方向盘,说道:“克扣烈士抚恤金,刻意欺瞒家属,这些人真是罪不可赦!”

    “高先生,这笔钱我应该去找谁要?”

    “鲍长友是哪一年牺牲?”

    “民国26年,就在上海战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支部队?”

    “67师402团一营二连。”

    “402团?201旅的402团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是201旅,三哥写过家信,提起过一次,说旅长好像是姓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是蔡炳炎将军的部队,他们这么做,怎么对得起蔡将军的在天英灵!这样吧,这件事我替你去办,你回去等信吧!”

    “哎呦,那太谢谢您了,您真是我的贵人!”

    “你回铁帽子街?”

    “不敢劳烦您了,在前面您把我放下就行,我自己坐电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轿车停在路边,鲍水根在千恩万谢中下了车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萧宁宁正在厨房烧菜,梁妈在一旁不停的嘱咐着:“小姐,要翻炒一下,要不然就要糊底了……对,就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在客厅坐了一会,拿起电话拨了一串号码:“老张,明天早晨你不用来站里,带几个人直接去67师,查一下民国26年发放抚恤金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电话另一端的张茂森说道:“民国 26年……那可是一笔陈年旧账了,就是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留底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应该有,发放领取人都要一一核对……”

    萧宁宁拎着锅铲走进来,说道:“我说客厅里怎么会有人说话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高非对着电话说道:“嗯,对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电话,说道:“我在打电话,你就不能等一会在说话?”

    萧宁宁:“说句话怎么了,我又没有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梁妈从厨房探出身子,笑道:“小姐,锅里的菜你不管了?”

    “忘了,忘了。”萧宁宁连忙跑进去。

    萧宁宁烧了两个菜,把厨房弄得跟战场一样,梁妈足足忙活了半个多小时,才算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菜端上来的时候,萧宁宁得意的说道:“高非,你总说我只会做简单的菜,看看这道菜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一盘宫爆鸡丁,里面胡萝卜青椒木耳都放了一些,再撒上香菜叶,看上去五颜六色很有食欲的样子。

    高非拿起筷子尝了一口,说道:“真是你的手艺?”

    萧宁宁:“哼,就知道你不会相信,我有证人!”

    梁妈站在一旁说道:“高先生,这都是小姐亲手烧的菜,我只是在旁边提醒几句。”

    萧宁宁嬉笑道:“这下信了吧?”

    高非:“菜都是你切的?”

    萧宁宁张口结舌:“……”

    高非笑了笑,说道:“还不错,已经很有进步了。不过,以后要从头到尾都自己动手,才算做了一道完整的菜!”

    萧宁宁撅着嘴说道:“梁妈,都怪你,下次全都我自己来!”

    梁妈微笑道:“小姐,我是担心你切了手,那可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梁妈,一起留下来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梁妈连连摆手,说道:“不了,不了,你们吃吧,我这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等梁妈走后,萧宁宁也坐下吃饭,说道:“今天湘儿和青桐来了。”

    高非:“青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她说现在和周之煜分房睡,谁也不搭理谁……结婚一个月不到,你说这叫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她是解不开心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结?”

    “心结。就是还在怨恨周之煜当初那么对她。”

    “周之煜真是一个混蛋,我给你学学那天他都青桐说了什么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