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1章 大搜捕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傍晚,四马路一处民宅外。

    二科科长季烈云坐在轿车里,手指间夹着香烟,眼睛观察着四周围。一名特务走近车窗旁,低声说道:“科长,李越山好像是有察觉了,抓不抓?”

    季烈云:“里面有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共党吗?”

    “都是,我们跟了几天了,不会弄错。”

    季烈云:“行动处的人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不过,应该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季烈云推开车门下了车,把烟头扔在地上,说道:“不等他们了,抓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名特务来到门前,伸手敲门“笃笃,笃笃!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屋子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收水费的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半分钟过去了,依然毫无动静,季烈云感觉到不对,喝道:“冲进去,他们要跑!”

    一名特务抬脚对着木板门猛踹过去,‘嘭!’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,不像是木板那种空空的声音。

    季烈云大声说道:“快,多上几个人,把门撞开!他们一定是把里面顶住了!”

    三名特务退后几步,合力向木门撞过去,‘咔嚓!’门板被撞成两半,里面果然是用横放的柜子顶住了。

    特务顺着撞开的门板,踩着柜子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过后,一个穿着对粗布襟短褂子的男人从后窗跳了出去,窗外有两个特务正等在这,看见有人冲出来,举枪喝道:“不许……”

    ‘动’字还没说完,男子手里的两块板砖劈面砸了过去。“哎呦!”两声惨呼,一个被砸中面门,另一个被砸中胸口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间隙,男子已经扑到近前,一拳扪在一名特务的脸上。紧接着屋子里又跳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他一跃而下,直接撞翻爬起来的特务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一名特务,胡乱的开了一枪,子弹从对襟褂子头顶飞过。那两个人不敢再停留,转身向巷子里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被打了一拳的特务鼻血长流,那位被板砖命中的更惨,脑袋都开了瓢,哼哼呀呀的捂着伤口,鲜血顺着手指缝流淌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个穿着灰布长衫的男人伏在血泊之中,他的后脑被子弹击中,已经绝气身亡。

    季烈云从后窗跳出来,看着躺在地上的两名手下,怒骂道:“废物!两把枪让两个没枪的人跑了!”

    捂着头的特务忍着疼痛说道:“科长,我负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季烈云没再理他,吩咐道:“快追!”

    剩下的三名特务发足狂奔,顺着巷子紧追下去,季烈云临走时,踢了一脚那个擦拭鼻血的手下,喝道:“你们在这等行动处的人,让他们去前面堵截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拎着手枪也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跑在最前面那个短褂子青年,一边跑一边问道:“老王,沈大哥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老王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死了!”

    短褂子青年沉默半晌,骂了一句:“这帮王八蛋!”

    老王回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越山,特务的人数不多,咱们分头跑有机会逃走!”

    李越山点点头,说道:“好!要是逃出去,明天一早在城隍庙东门汇合!”

    老王:“好!”

    在前面的岔路口,两个人一东一西,各自沿着弯弯曲曲的巷子跑去。

    老王眼看着就要跑出巷子口,如果进入主街,可选择逃走的路线就多了好几条,逃亡的几率就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至,车胎摩擦着柏油路面,发出刺耳的刹车声音。

    四个车门同时打开,张茂森带着人从车里冲下来,四五把手枪对着老王,大喝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老王停下了脚步,喘息了一会,忽然伸手摸向腰里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枪声大作。

    张茂森急忙大喊道:“别开枪……”

    枪响过后,老王捂着胸口倒在地上,鲜血瞬时染透了他的前胸。

    张茂森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,他的经验丰富,一看就明白,这个共党是求死,他如果有枪早就掏出来了,何必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两名二科的特务也呼哧带喘的追到近前,张茂森走过去蹲下身检视了一下老王的脉搏,抬头说道:“季科长呢?”

    “季科长去追另外一个共党。”

    “朝哪面追去了?”

    一名特务回身一指,说道:“那面。”

    巡街的警察听到枪声也赶了过来,张茂森吩咐道:“保护好现场,先不要动这个人,等我们保密局的人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警察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都跟我来!”张茂森带着人,朝李越山逃走的巷子出口前去堵截。

    李越山听到相反方向传来枪声,他知道老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,他回头想看看身后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枪响。

    一颗子弹射在他身侧的墙上,青砖碎屑四处迸溅,幸好巷子有弯度,再加上追赶的人在奔跑中,瞄准难免会有偏差。

    整条巷子里的住户听到枪声,家家户户关门关窗,生怕被流弹击中,成了冤死的鬼。

    李越山把身体靠在一家门上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他必须要歇一歇,恢复一下体力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这一靠,门里的人拿下了门闩,想偷偷瞧一眼外面是怎么了,李越山一下子跌进门里,身体踉跄着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门里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看年纪怎么也有三十五六岁,惊恐的瞪着李越山。

    李越山反应也足够快,立刻将门闩插上,反手一把掐住女人的脖子,低声说道:“别出声!”

    李越山胁迫着她走进屋子里,四处看了一下,屋子里陈设很简单,卧室里布置的花花绿绿,墙上还贴着几张**女人的画报。他立刻就明白这女人是干什么的了,她是一个没有执照的暗娼。

    李越山从厨房里找出一把菜刀,女人吓得浑身栗抖,颤声说道:“你不要杀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越山问道:“你不乱叫,我就不会杀你!”

    女人连连点头,说道:“我不叫,保证不叫。”

    李越山:“有后窗吗?”

    女人:“有倒是有……”

    李越山心里一喜,说道:“带我过去!”

    女人来到厕所门前,说道:“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里面是一个小窗户,挂着布帘子,虽然不太大,也能够勉强爬过去一个人。

    李越山高兴的走过去,哗的一声拉开了布帘子,然后就傻了眼。窗户外面被铁栏杆封死,四角用粗螺丝固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