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章:佛系魔祖
    随着夕阳缓缓沉入山谷,天边余晖越发殷红。

    南国的黄昏总是带着几分妖气。此为逢魔之刻。

    野鸦呼朋引伴,啃噬着遍地的血肉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贫瘠的村落。

    除开这些食腐生物和茅屋里的读书人,已然没有任何活物。

    茅屋外的惨烈并未影响读书人。他正在看书。

    《人族史》很枯燥,鲜有人看。

    他看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许是书页上的血迹遮住了一些字,他时而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原来两百年前,我的族人们就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听起来很值得悲痛,他的神情里却只有疑惑。

    就跟许多史学家一样,他们始终认为人类能够消灭魔族,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两百多年的历史写成书自然很厚。

    读书人未曾看完,只了解到了魔气复苏,人族开始掌控魔气以强化自身。略微惊讶,又隐隐释然。

    他缓缓合上书,走出茅屋。

    茅屋外尸横遍野,空气中弥漫着血腥与恶臭。

    原本他路过这个村落的时候,还有些许活人。

    这个村落的名字他不知晓,一路行来,这般贫瘠的村落很多。

    南都通往祁南的路上,匪类亦不少。

    之中最恶劣者,便是有“南国十害”之名的血蝎众。

    读书人恰好看到了血蝎众屠村。

    于是凶悍如南国十害,也都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他算是替村民们报了仇。

    读书人走到某具尸体旁,缓缓扶起这具尸体,将那本《人族史》放回尸体背后的书袋里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书。”他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是苏渊。

    本是前往南都赶考的书生。家境殷实,随身也带着几名护卫,却不想遇到了从不留活口的血蝎众。没待他喊出我爹是祁南城苏万贯,便被一刀砍去半个脖子。

    如果苏渊还活着,会乐得结交书友并慷慨的送出一堆书。

    但死人不能开口。

    读书人从南方的魔族遗址万魔山脉而来,一路行走了许多天,如今终于明白了为何没有见到一个族人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可能是整个世间仅存的一只魔,他倒也没有感到悲哀,只是觉得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从那本《人族史》里他了解到,想要在这个世间行走,必须得以人类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然自己这般的存在,说不定能够让已经开战了一百多年的南北两国,再次摒弃前嫌,同仇敌忾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这样不好,最主要是麻烦。

    得有一个人类的身份。他这么寻思着。

    他此前的身份很多。

    魔族的生物还存在于世间时,无论是哪个身份,都会惊骇的跪拜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但无论哪个身份哪种称呼,都不太适合用作名字以行走人间。

    他看着满地尸体若有所思。然后又扶起了苏渊的尸体。

    从苏渊的书袋里,拿出了其他的书籍。

    最终,他找到了一本诗集,在这本诗集上他看到了苏渊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个名字,越发满意起来。

    用人类的话来说,这便是缘分。

    因为他最早的名字里,也有一个渊字。

    笼罩在这个人身上的黑色雾气让人无法看清他的面目。

    此刻黑色雾气慢慢消散。渐渐现出了真面目。

    如果血蝎众看到这一幕,恐怕也不会做出愚蠢的举动,而是有多远逃多远。

    他的皮肤如火山岩一般漆黑。皮肤上映着金色的纹路。他的额头上有两个角。银色的头发,金色的眼眸也与任何一个国家的人种特征不符。

    抛开那些非人类的特征,他其实很英俊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刻,英俊的脸慢慢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角缓缓收缩,金色的纹路也慢慢暗淡,黑色的皮肤也慢慢变白,金色的眼眸变成了棕褐色,银色的长发也变黑变短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变成了一个人,变成了某个不幸被砍掉半个脖子的倒霉鬼。

    不过是赤身**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寻思着一路走来没有人是赤着身子,所以人类应该都会穿衣服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看了一眼苏渊。

    如果苏渊还活着,一定会知道一件事:

    死并不是最可怕的,可怕的是死了以后还要被人扒光衣服。

    “苏渊”活了。

    此苏渊非彼苏渊,但这件事情,只有天知地知魔知。

    “你死了,我替你报了仇,打今日起,我再替你活着,说不定将来还来能恩泽你的家人,想来你是乐意的。如果哪天你不乐意了,你就给我托个梦,你不说话的话,我就当你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光着身子的尸体没有发出任何异议。

    苏渊大魔王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相中了苏渊,除却苏渊的名字,还因为苏渊是个书生。

    他也喜欢读书,这在魔之中很另类。

    对于人类,无论是他们的武道,科技,文化,他都很好奇,奈何两族关系一直不太好。

    当年便是不想与人族为敌,找了个借口沉睡,一睡便是数千年过去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后,世界的变化之大,让他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但苏渊的思维向来没有魔族的戾气。用人类的话语来说,便是佛系。

    魔族被灭,他有些自责,却并不打算降怒于人类。难不成要把人族灭回去?

    那这浩瀚世间,便太冷清了些。

    佛系的魔王如此想着,便再没有半点悲愤。

    甚至他相信自己已经是一个安分守己知法懂法的好人类。

    至于过往在魔族里的那些身份,虽然听着唬人,但世间无魔,孤家寡人又从来无趣,就从今天起与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他不再多停留,捡起行囊背起书袋,往北方走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