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章:三弟也是个极品
    路无笛这些天没少打喷嚏。

    作为天音宗为数不多的男人,又是天音宗的第一宗司,他的武道生涯很难低调。

    天下五宗里,天音宗以笛为武器,所习功法为御音锻魂诀。修练至高阶,甚至能操控音波。

    路无笛很年轻,御音锻魂诀已经练至大音希声境界。本身修为也已经到了明心境巅峰期,一只脚已经踏入浩瀚境界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没个六七十年不可能办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那位活了两百多年,据说还参加过人魔大战的前前前代老宗主很欣慰,对路无笛寄予厚望,并将他的名字从路漫漫改为了路无笛。

    路无笛是喜欢出点小风头,但无笛二字的谐音实在是太高调。

    以至于江湖上的人都以为路无笛很狂。

    路无笛很冤枉。

    他只是一个喜欢在天音宗调戏调戏师姐师妹,吹吹笛子弄弄音律的人。

    总是被人误会的感觉很不好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又发生了些倒霉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他之上,还有几位师尊师伯小师叔,都是一群顽固的老太婆。

    偏偏这些老太婆还喜欢音律。不久之前路过祁南,莫名瞧上了林家的女儿。

    说此女音律资质颇佳,虽然不能修行功法,却可以为天音宗作曲。

    便要路无笛将其收为徒弟,传一些强身健体的本事之余,再与之完成几首曲谱。

    这御音锻魂前几层老是那些百多年前的曲子,听着过时,时下的年轻人们喜欢流行乐。

    而这些笛曲,委实是像从前朝穿越来的。

    路无笛原以为这是好差事,毕竟他喜欢音律。

    可谁曾想这一收徒,就惹出了一个小乱子。

    天音宗靠近祁南,祁南城那点事儿自然也很容易传入天音宗。

    路无笛明白了两件事。

    谣言可畏,小人可憎。

    原本林芊芊并不具备修行天赋,只是被天音宗收来谱曲。

    可到了祁南城的市井,就成了林家大女儿是个修行天才。

    还成了路真人的入室弟子。五年不让出关的说法都来了。

    对传谣者丰富无比堪比江湖写手的想象力,路无笛唯有拜服。

    然后原本交好……至少表面交好的苏林两家,居然要比武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林有财前来提亲了。

    路无笛内心无语简直想让他改名为路无语。

    路无笛自然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但林有财的厚脸皮,实在是让他很头疼,对于一个普通人,他打不得骂不得。

    林芊芊跟林有财也不愧是父女,甚至不惜施展美人计。

    但偏偏路无笛还就不吃美人计。

    从小在满是美女的天音宗长大,还能被女人给骗了?

    这件事已经让路无笛打定主意将这个特邀谱曲人给辞退。

    不过念在相识一场,路无笛最终还是满足了林有财的要求。

    跟苏家人比一场。

    倒不是路无笛要欺负人,只是苏家有个正儿八经的修行天才……

    三公子苏宴。

    天音宗很少收男弟子,除非资质过人者。

    原本天音宗邀请过苏宴。

    但早年时,因为天音宗拒绝了大公子苏渊,苏宴一直对天音宗不感冒。

    路无笛其实有些惋惜,苏宴的资质很不错。自己在苏宴那个年纪,虽然比苏宴厉害,但那是因为打小就在天音宗,一堆老怪物教着。

    苏家能够出来挑战天音宗的,除了苏宴他也想不到别人。

    如果通过某个普通弟子,战胜了苏宴,想来会让心高气傲的苏宴明白,自修和宗门修行的区别。

    想到此,路无笛便准备挑个境界不低的弟子。

    在答应了天音宗会出手后,路无笛再次见识到了谣言的凶猛。

    他只是答应安排人跟苏家人比。

    但市井传言,却变成了路真人亲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府。

    苏宴给人的印象是木讷。

    但苏渊这些天观察下来,苏宴其实并非木讷。只是一种典型的人狠话不多。

    苏宴很少来找苏渊,在苏宴看来,该说的,小半都会说。

    但这次,他罕见的前来与兄长唠叨唠叨。

    苏府的书房大多时候都是空着的,管家老徐算账也是用的别处。

    苏渊很少来这里。

    苏宴更是很少来这里。

    能练剑,就绝不看书,这位三公子对自家生意的不屑一顾可谓非常出名。

    所以苏渊大概知晓,苏宴其实是不好意思去自己的屋里。

    毕竟如今那屋里,有了个大嫂。

    距离与路无笛的对决还有两天。

    而林家人已经热心的张罗好了擂台。

    “我原先以为兄长有高人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人再高能高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苏渊已经明白了苏宴的来意。

    苏宴听着这话,有些傲,但他很喜欢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兄长都过于谦逊。以前便被老二排挤,但自打失忆后,兄长身上便有着一股难言的从容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高人相助,我会去对付路无笛。”

    苏宴从来都是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苏渊知道自己的弟弟担心自己一时想不开,被林家挑衅,以凡人血肉之躯对付天音宗高手。

    哪怕路无笛有意放水,稍不注意,轻轻一碰,兄长的身子骨也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对付路无笛的不会是我。也不会是你。我手中没有高人,因为他们高不过我们苏家人。”

    苏渊此刻才发现书房里有很多他不曾看过的书籍,抽出一本《天下第一掌柜》,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苏宴愣了楞。

    “我实在想不出苏家还有哪位高手。”

    苏渊觉着书很有意思,开口道:

    “小宴啊,有空多看看书。剑法虽然是动手的本事,但总结前人的智慧,能少走很多弯路。”

    苏宴点点头,这话放别人说,他不以为然,但从苏渊口里说出来,他便会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挥剑一万次,或许力道会更大,但你会发现,换把更好的剑,会锦上添花。”

    苏宴还是很担心后天的比试。

    可苏渊的从容让他有种自己的担心很多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小半说你很想拜入某个宗门?”

    苏宴摇头。

    苏渊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整个祁南城都夸你武道资质好,你才十六岁,小半说,太乙教,天音宗,业玄剑宗都邀请过你。可为何不愿去?若是愿意前往宗门,林有财又哪里会如此放肆?”

    苏宴说道:

    “如今的第一高手,云无业,在二十岁以前也不曾求师于宗门,但二十岁后却被业玄剑宗请去做了宗司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欺负他,他二十岁前不入宗门,我便也不入。”

    这话若让修行界的人听了,即便苏宴资质过人,也会嘲笑苏宴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如果说当世武者中,最耀眼的天才是谁,那必然是业玄剑宗的宗司云无业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便击败了剑道第一人的柯万古,虽然柯万古没有动用真武境之上的境界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功力压到了同境界,天下也不该有人能在剑道上战胜柯万古。

    可云无业做到了。

    苏宴的目标从来不是路无笛,而是最强的那个剑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远大的目标,但好在苏宴有一个很高很高的兄长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目标,苏渊实在感觉不到它的不真实性。

    他只是说道:

    “好好努力。”

    苏宴是一个很听兄长话的人,没有说话,只是理所当然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,那个什么云无业虽然没有拜入宗门,但说不定会有哪些强者指点过。如果有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指点你,小宴,你会接受吗?”

    苏宴的回答很干脆:

    “不会,若没有云无业之上的资质,哪里有资格指点我。”

    苏渊僵住,感觉到对话进行不下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苏宴又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这天下的修行者,境界高者比比皆是,但天资卓绝者凤毛麟角。其余人不过便是仗着活得久,多吸了些元气魔气罢了,这样的人哪里配教我。”

    苏宴的狂妄,苏渊倒是很欣赏。

    只是该怎么指点苏宴,倒成了难题。

    好在下一句话,让苏渊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天下无人可教我,除了兄长你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苏宴是个实打实的武痴加男人,这话怕是让人听了都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苏渊苦笑。

    想来那个死掉的倒霉书生,在童年时,对苏宴非常好。

    苏宴说道:

    “兄长,虽然你不能感应元气,但以魔气入剑道也是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苏渊笑而不答,苏宴对他说的,也是他想对苏宴说的。不过此刻他的兴趣在别处。

    “时常听你们说起某某境界,总是不明所以,小晏啊,给我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苏宴点头。这些大陆的常识,本不该无人知道。但兄长到底是失忆过。

    “无论练武练魔,其本质都是引气入体。所以境界也都是一致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感应元气魔气,随意修行,也足以进入练气境,再往后,便是御气境界。一般步入这个境界,便足以在武道界有些名声。”

    苏宴其实对御气境界很不以为然。尽管他现在便是御气境界巅峰。

    “御气境界若能突破,便能感应到天地间元气魔气的流动,对气的运用更加得心应手。甚至花鸟虫鱼,一草一木间的动静也都能感应到。这便是明心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这个境界的,一般都在天下五宗和三大修魔的宗门里做了宗司。不过大多都是些七老八十的废物。像路无笛和云无业这种,都是少数。”

    “明心境界之上,便是浩瀚境界。这个境界的神通,我也不知晓,祁南城不曾有过这样的境界,至少路无笛还差几年修为,而那些天音宗的老怪物们,也不曾显露过。”

    “浩瀚之上,便是传说中的天武三境,真武境界,极武境界,神武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近百年来,已经没有人能够突破极武境界。即便是剑圣柯万古,也只有真武境界。传闻倒是有那么几个极武境界的人还在这个世间飘荡着,都是各大宗门里那些最老的老怪物。至于神武境界,该是在人魔大战之后,便与魔族一道消亡。”

    苏渊大概知晓了人族武者年轻一辈的实力。

    大魔王有些寂寞。

    因为苏宴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神武境界的人,或许够资格成为他的对手,但看起来,这些人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人魔大战的那个时代,人族强者天才倍出,是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,也是那个时代,人类才能够战胜魔族。

    魔族已经灭干净了。

    至少史书上这样写着。

    但浓郁的魔气,总让苏渊觉得有些不踏实。

    当了几天人类,大魔王乐不思蜀,再也不想做回魔王。

    可他有种难以道明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的人族面对两百年前的魔族,恐怕一成胜算也没有。

    苏渊摇了摇头,不想这些了。

    他发现苏宴也是个极品。

    “听父亲说,你很不爱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无趣无聊。”

    苏宴的回答还是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但我这里有一笔生意,稳赚不赔,我想让你帮我跑个腿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兄长吩咐,但说无妨,我一定办到。”

    苏渊笑了笑,取出了一万两银票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咱们苏家不做亏本的生意,这三十万两白银不能白给林家。而如今,整个祁南城,乃至邻近的城市都开了一个赌局,几乎全城的人都参与了,其间林家更是下了血本。这有的赚,自然要赚。”

    苏宴不做生意,但有些事情还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他说道:

    “原来兄长是有意要输掉?从赌局中获利?”

    苏渊心道苏宴倒是不笨,就是对自家人委实少了点信心。

    “那才能赚多少……全城人都押我苏家输,如果故意输给天音宗,赔率太低赚不到钱。我也只有一万两,现在的赔率是一赔三百。”

    苏宴微微惊讶。

    苏渊笑道:

    “买我苏家赢。赔了算我的,赚了便算你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