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二章:有点想吃人
    路无笛眯着眼睛,看着苏渊。

    天下间能让他自愧不如的,只有百临城那个二十岁才入宗门的云无业。

    他看不穿云无业,也看不穿苏渊。

    明心境界,对一切的感应能力远远超过御气境界。但他无法感知到苏渊的气息。

    苏家大公子,仿佛是个死物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的真话。到了御气境界,在修行界中也算是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人物,即便碰到了大魔,也有自保的实力。而据我所知,太乙教的人早些年给苏公子你望过气脉,你无法感应元气,自然无法有境界。”

    苏宴看着苏渊,苏小半亦如是。

    苏渊叹气。

    即便是被称之为木讷的苏宴,都已经在等着自己说出那句话,看来是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太乙教的人……大概看错了。而且,我对修魔确实有点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尊夫人并非一直在隐忍。”路无笛盯着苏渊。

    “的确不是,我若没有遇着她,她估计还在林家受欺负,也还没有明白,她是一个修魔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苏小半撇着嘴,忽然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苏渊笑道:

    “你也是个天才。我晚些时候,会教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小半瞬间露出笑脸。

    “尊夫人的实力,在我看来,其躯体的强大,已经不弱于明心境界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路无笛其实内心很吃惊。

    “我对这些境界的强弱倒不是很清楚,你说是便是吧。不过她现在其实没有那么强,今日的这一战,于我也有些意外。但很快,她会比现在强。”

    苏宴内心崇拜不已,不愧是兄长,教出的嫂子都已经这么厉害,那么兄长该多厉害?

    但路无笛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他看不穿苏渊,可这不代表苏渊就一定很厉害。

    “那么苏公子,你呢?毕竟有时候学生厉害,和老师的关系并不是非常大。”

    苏宴对路无笛的不满丝毫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苏渊却毫不在意,他笑道:

    “这次魔域之行,我一定会去,即便不与你们天下五宗和修罗门一道,我独自也会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不与你一道了,我随兄长一起。”苏宴当即表示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我也是,哥哥,你不会不带我吧?”

    苏小半想起来之前提到让哥哥修魔,那会儿哥哥只是莫名的笑笑。如今她才明白了这笑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跟嫂子那样,几天就变成高手。”

    苏渊办不到,林小虞看似确实是奇迹一般只用了三天时间变掌握魔化,但究其根本,乃是林小虞一直都是半魔化的状态,十余年维持,才有了今日的厚积薄发。

    “你不一样,小虞的修炼方式不适合你,不过我可以保证,你会成为修魔的高手,很高很高。”

    苏渊望向路无笛。

    他知道路无笛最感兴趣的,还是自己的境界。

    苏渊很想实话实说,告诉路无笛他到底有多强,但问题在于……

    神武境之上,便没有了境界,而所谓的神武境界到底有多强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我们比比?你天音宗派了个假路无笛,我苏家也没有派姓苏的,所以不如就由我与你比一比。”

    苏渊突然提议。

    路无笛来了兴趣,眼中放光: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在哪里比?”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路无笛愣住。

    “看来……不是正常的比试。”

    苏家的会客厅固然不小,但其间贵重器物颇多,哪里是比斗之地。

    苏渊点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的确不能正常比斗,但一定可以让你心服口服。小晏,小半,你们且先出去,关上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大男人在一间屋子里要做什么?不行,我要看!”

    苏小半自然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但苏渊只是耸肩,然后看着苏小半。

    意思很明显,倘若你们不出去,我便不会动手。

    不得已,苏小半和苏宴都走出了大厅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苏家兄妹耳朵贴着门,想听到些动静。

    的确有些动静,但听起来,二人的对决并不怎么激烈。

    而仅仅半柱香的时间过去,路无笛便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他额头上渗出了汗水,而苏渊还是那副微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比完了?”苏小半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苏宴也不知道到底二人怎么比的。

    但路无笛确实没有不服气,他苦笑,说道:

    “苏家真是人才辈出,小小一个祁南城,竟然如此多高手,你们苏家人,都可以开宗立派了。”

    路无笛抬手抱拳。

    “再过三日,我便会安排人来接各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小半小晏,在此恭候。”

    待到路无笛离去后,苏小半便抓着苏渊袖子,试图撒娇,问出二人比试内容和结果。

    “我侥幸赢了,不过比的是什么,我答应了他不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,我就要知道!”

    苏渊心道,魔无戏言。

    “人家好歹是什么第一宗司,给他一点面子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家今日发生的,可谓都是喜事。

    只是当苏渊将一切告诉苏万贯之后,苏万贯却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前阵子都是大难不死,好不容易从这血蝎岭匪类手中活了下来,唉……这魔域之行,听着着实危险,你们三个,就不能不去?”

    苏渊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这头疼的问题,苏渊给苏小半使了个颜色,苏小半则做了个唇语。

    暗示苏渊让天音宗的人来劝说。

    苏渊想了想,认为合理。

    三日后让天音宗路无笛亲自来请,这排场,苏万贯定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而后苏万贯的话,让苏渊想起来一件事。

    一件他本该处理,却在这些天一直没有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要出远门,自然要把祁南城该做的事情都做了。

    苏渊嘴角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这个笑意没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那绝对不是属于大公子的那种谦逊淡然的笑意。

    苏渊笑的很阴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。

    祁南城,春惜楼。

    作为祁南城最大的青楼,春惜楼里的姑娘都可谓天生媚骨。

    苏构最喜欢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几乎每过几天,手里有了闲钱便会来这里挥霍。

    他今天的心情很不好,更是急着要发泄一番。

    人人都说苏二公子是个纨绔,在苏构眼里,既然别人都说了,他不纨绔一番,岂不是平白被人冤枉?

    所以从小到大,他都与自己那个好好先生一般的兄长对着干。

    他与苏小半一般,也有点练武的天赋,都在练气境界。

    不过修行于他唯一的乐趣便在于……欺负他的兄长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勉强能跨过那道门槛,又很难,所以莫说苏宴,便是苏小半他也斗不过。

    但苏构也很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他只给苏渊找麻烦,他需要钱,而这位二公子眼中,只有当了苏家未来的家主,才能有足够的钱。

    只是苏渊回到祁南的这些日子,让他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明明失忆了,却总让苏构觉得……苏渊更难对付了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都没明白这个人是怎么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他想不通,也不敢往深处去想。

    但有些问题,并不是不去想,就能逃避掉。

    当二公子打算先喝点酒,等醉意上涌时,再喊两个漂亮姑娘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厢房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恼,这送酒水食物的,怎么也不敲个门?

    正要发作,看到来人时,却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来的人自然不是送食物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,它更像是来觅食的。

    苏渊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大魔王换了一副面目。

    稍微的……露出了一点獠牙。

    苏构从来没有看过真正的魔,此刻想要呼救,却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动弹。

    不知是内心的恐惧作祟,还是真的有实质性的某种力量禁锢着他。

    苏渊想起了白天路无笛说的话。

    魔族与人族的仇怨,起因在于魔族认为人肉很好吃。

    苏渊只吃过魔肉。

    他此刻……有些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