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三章:撒个小谎
    苏家又发生了怪事。

    苏万贯心知苏构一向顽劣,他又从来不是严父。

    是以苏构做过不少荒唐事。

    像昨晚这般被春惜楼的姑娘们抬回来,苏万贯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还有点不可外传的意味。

    苏构不是醉倒在春惜楼,而是晕在了春惜楼。

    他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嘴中时不时说些骇人听闻的句子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别吃我。

    接连还有些断断续续的字眼:血蝎子、三个护卫、再也不敢了,以及……我不好吃。

    苏万贯并没有告诉苏小半和苏宴细节。

    但自己儿子前往南都时他安排了三个护卫,这件事他印象很深。

    因为亲自去了遭遇贼匪的村落,见到了三名护卫的尸骨,所以他本能的以为,这三名护卫是忠心护主,与血蝎岭的贼匪们厮杀。

    而这些事情,他只对苏小半简单提及过。

    苏小半与苏构从来不和。

    所以没理由,三名护卫,血蝎岭贼匪的事情苏构会知道。

    苏万贯听着苏构说的这些似乎是梦话的话,神情越发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日下午的时候,苏构醒了。

    他醒了,却比睡着时看着更骇人。

    这位整日过着酒肉生活的二公子,竟然瘦了不止一圈,肤色惨白,眼神也有些空洞。

    似是经历了酷刑一般。

    苏万贯自然忍不住心疼的请来大夫。大夫们竟皆摇头,不曾见过这类疑难杂症,只说二公子如今极度虚弱,仿佛被人吸食了气血一般,开了些补气养元的药物。

    而苏构的那些断断续续的梦语,已经让苏万贯有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苏万贯这一日清晨前去看了苏渊。

    苏渊正在院子里与林小虞散步。

    “父亲,难得在这个时间见到您。”

    苏渊心里一点不惊讶,然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昨夜你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曾出门过?”

    “不曾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苏万贯不意外这个回答。他看了看林小虞。

    林小虞便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昨夜相公确实一直与我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苏万贯笑了笑,说道: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就是问问,你们继续逛。”

    苏渊点点头,神情如常,继续带着林小虞散步。

    苏万贯随后又去问了苏宴和苏小半。

    苏小半的回答,苏万贯认为和林小虞一般,无法保证真实。

    但苏宴从不撒谎。

    苏宴的回答让苏万贯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兄长的确不曾出去,我一直在前院儿练剑到深夜,莫说有人出门,便是起夜我也会察觉。”

    苏宴的话语不似作假。

    苏万贯不解了。

    苏构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,显然是被人以某种手段惩治过。

    苏构的作为,他猜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想来苏渊在从南都归来的路上,一切看似偶然的灾难,其实与苏构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苏万贯自然是愤怒的。

    但苏渊失忆了这件事他也一直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本事,做老子的岂会不知道?

    可大难归来后,他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儿子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真的是他猜的那般,血蝎岭的贼匪被买通,自己雇的三名护卫高手也被买通,那苏渊……到底是如何活下来的?

    早些时候,这一切苏万贯本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他当然认为苏渊是洪福齐天,吉人天相。

    可如今,当他发现这一切可能是苏构在暗中捣鬼后,就变了味道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情,理应只有苏渊和苏构知道。

    如今苏构这幅模样,苏万贯很难不怀疑自己的大儿子……并没有失忆。

    而苏构,被苏渊施以了某种酷刑,惩治过。

    他当然会用极重的家规来处罚苏构,谋害自己大哥这种事情,他不会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但他也想知道,究竟是谁害了他的二儿子。

    不是苏渊,还能有谁呢?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。于是又问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苏家的下人里,但凡离苏渊寝屋比较近的,苏万贯都问了。

    结果只证明了一件事,至少在深夜时分,大公子都不曾出门过。

    寝屋里也一直有大公子与大少奶奶的欢笑声。

    青楼那边抬回苏构则时半晚时分。

    苏万贯思来想去,终究是不明不白,于是他也不查了,主动问了苏渊。

    第二日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苏渊又来到了书房,这次是面对苏万贯。

    “儿啊,这世间自打人们懂得修行之后,很多事情就变了。爹不懂这些,爹只想经营好咱们苏家,将来让你和你的弟弟妹妹们有安生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烛火微摇,苏万贯的神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苏渊没有说话,只是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“自打你归来后,爹很高兴,这老林家,呵,一直跟咱们较着劲,这次能让他林家吃这么大一个亏,还娶了个漂亮的林家女儿,爹是真的高兴,高兴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了三次高兴,但苏万贯看起来并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但这一切都不像是你的作风。我虽然不修行,但多少我知道一些,小虞这丫头,是个可怜孩子,若真是天才,岂能容忍林家人欺负她这么久?又为什么要隐忍?”

    “她嫁给你之前,和嫁给你之后,判若两人。这一切我不可能视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苏渊心道,有时候视而不见才是聪明人。

    “你失忆了,可是真的?”苏万贯问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苏小半问过,苏万贯也问过。

    但这二人在苏渊眼里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苏小半对修魔感兴趣,那么自己为了省麻烦,适当展露一些实力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但苏万贯不是,这个人只想做个好父亲,做个好家主,是个正儿八经的俗人,志不在武道魔道。

    略微沉默了下,苏渊说道:

    “父亲,我的确是失忆了。不瞒您说,关于过往的记忆,全是小半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大魔王认为强者无需骗人,其实就算摆明了身份,他也有办法利用恐惧和痛苦,让人类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但说来奇怪,自打来了苏家,除开苏构,苏府上下每一个人他都不曾想过用魔的手段来统治他们。

    “昨晚二弟发生的事情,我不知情。至于我的变化,我大难不死,因为有个高人相助,他传授了我一些本事,这些本事也不算多厉害,不过恰好懂得识人相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一旦开始撒谎,就必须不停的撒谎。

    但苏渊看着苏万贯神情渐渐释然,也明白了说谎有时候很必要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就不要强行契合。

    随后二人交谈甚久,在苏渊的解释下,苏万贯最终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不曾出现的高人,看起来是为苏渊出了头。

    苏万贯一向讲究恩怨分明。

    这人救苏渊是恩,但让苏构遭受此等痛苦,则是怨。

    如今无法找出此人是谁,但料想终究是恩大于怨,此事便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而往后,让苏万贯欣喜的是,苏构似乎终于懂事了。

    至少……再也不去青楼了。

    (晚些还有一更,补昨日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