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五章:时渊
    苏宴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想兄长为何连那些失落已久的魔兵都晓得?

    最有名的魔兵,存放在太乙教的镇魔狱。

    这些魔兵几乎没有可能重现世间,但苏宴对这些兵器却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在霸兵百榜之上不曾出现过的兵器,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,苏宴非常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兄长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容我想想,从哪里开始说……”

    终归是一家人,苏渊想着留给苏构的兵器不能太寒酸太普通。

    “十魔斩?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人族兵器有排名,其实魔族兵器也一样,其中十魔斩便是最强的十把魔兵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好像……很难弄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十魔斩吧,我也记不全了,说几把印象深的,你自己挑?”

    你自己挑,苏宴有一种仿佛在古董市场淘宝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有一把赤红的剑,叫灼离。是当年炎魔一族中最强的战士,炎魔剑圣所用的兵器,能够吞噬和斩断火焰,也能召唤火焰。不过这把剑很烫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烫?”

    操控火焰的剑?苏宴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大概……与岩浆差不多的温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咳咳,算了,与我无缘。”

    苏渊想了想,的确不适合苏宴。这把剑给他很深的印象,是因为他当年吞噬炎魔的时候,被烫伤了嘴,于是赶紧把剑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九世怨如何?”

    “听着好像元气很浓重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是九代魔帝的武器,能够吸食世间的怨气,一剑下去,百鬼横行,甚至能够用怨气制造结界。浓烈的怨气也能影响对手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很不错,就是不太适合我,太哀怨了些。”

    苏渊点点头,毕竟九代魔帝是一只女魔头。尤其是她的丈夫被自己吃掉了。很难不哀怨。

    “血夺?”

    “好像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是很厉害,血魔手中的兵器,能够吸食人的气血精魄,即便只是与对手兵刃交接,没有触碰到对手,都可以让你的敌人渐渐虚弱。”

    “太过阴毒,不用。”

    苏渊顿了顿,发现自己疏忽了,这把兵器如果携带一阵子,估计苏府就没有活人了。回忆起吃掉血魔的时候,这等大魔物周围竟然一个同伴都没有,只有死寂与荒芜,苏渊也否决了这把兵器。

    接连着,苏渊又说了几把兵器。

    虚实刹那。

    罪骨。

    恨海。

    腥红之烬。

    这些的确是强悍的魔兵,也都是人魔大战之中最强魔物们的兵器,但要么太过于巨大,要么有着极为可怕的弊端。

    最终苏渊发现,这些兵器都不适合苏宴。

    苏宴只觉得能够知晓魔族兵器见闻,便已经很值得高兴。

    但看着兄长愁眉不展的样子,苏宴又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这些兵器顶多也就听听,难不成还真能弄来?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苏渊忽然神情古怪的说道:

    “其实还有一把兵器,大小上绝对适合你,也没有什么妨主的弊端。是十魔斩里最强的一把。”

    苏宴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前面的虚实刹那已经让他感觉足以问鼎神兵,只是这把剑的弊端太大,使用者无法被阳光照见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样的兵器?”

    “这把剑叫时渊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倒没有前面几把剑那般魔气浓烈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的,毕竟它此前的主人……是个**型魔物。”

    苏渊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评价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这把兵器呢?”苏宴没有注意到兄长的古怪神情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把能斩断时间的武器,拔出剑的瞬间,在你的领域内,时间会变得缓慢,当然……仅仅是针对你的对手。在使用者眼中,时间并没有变慢。”

    “简而言之,这把剑能够让你更快。”苏渊总结道。

    苏宴愣住。

    传闻神武境界的强者的确有打破虚空的恐怖力量,甚至足以短暂的引发时停。

    这只是传闻。

    两百年前的典籍不曾记载过。

    但数十年前,剑圣柯万古的确一剑斩裂空间。

    这等击碎时空的力量,从来都是最为遥远最为可怕的力量。他无法想象……一把兵器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真有这样的剑?”

    “真有。”

    “剑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他沉睡的时候,就将这把剑传给了当时的魔帝,如果我没记错,应该是三代魔帝吧?应该是吧。”

    太过久远,苏渊有些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魔族与人类不同,人类喜欢将古董收藏起来,很多上古时代的神兵都失去了作战的功能,而变成了收藏品供人赏鉴。但魔族不会,魔族会带着上代魔主的兵器继续战斗,魔兵杀过越多敌人,便会越强。所以这把剑……如果不出意外,该是在人魔大战中出现过。如今唯一可能的去处,便是你说的镇魔狱。”

    去处苏渊倒不是太担心,但这把剑……他当年拔出来费了点功夫。

    想来如果苏宴要拔出这把剑,很难。

    “那等于……还是只能听听。”

    苏宴很想要这把剑。

    他的拔剑和直刺,要战胜强敌,靠的便是一个快字。

    所谓快慢,不过是同样的动作,用的时间长短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短暂的改变小范围的时间,那这一剑……得多快?

    “兄长,为何会知晓这么多魔族兵器,打从兄长你归来后,就好像对魔相关的知识……很有研究。”

    苏渊心道,苏万贯问过了,苏小半问过了,林小虞也问过了,终于轮到苏宴了吗?

    好在苏宴是个自家兄长的迷弟。

    苏渊拍了拍苏宴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道:

    “因为我书读得多。”

    苏宴恍然,心道怎么这么简单的答案自己居然没想到。

    苏宴收回了心思。

    名剑难求,这些拥有强大威能的魔兵更难求,他羡慕,却不奢望。

    苏宴继续练剑。

    苏渊离开后,便回到了自己的寝屋。

    还有一日时间。

    他认为苏宴没有办法使用这把兵器,但想来,终归不过境界二字,若苏宴能够变得强大起来,或许某一天,的确拥有继承自己兵器的资格。

    于是苏渊问了林小虞。

    “瀚云城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相公要去瀚云城?”

    “嗯,取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林小虞不解,但没有多问,随后问下人要了张地图。

    苏渊拿到地图后,林小虞简单的给苏渊讲了讲。

    苏渊才发现原来人族的疆域如此辽阔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会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去瀚云城?”

    “嗯,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林小虞有些懵。

    瀚云城距离祁南城,可得有半个月的路程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路真人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应该能回来,顺利的话,今晚晚些时候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小虞苦笑。

    这瀚云城又不是城北的集市。哪能说去就去说回就回?

    苏渊也没有过多解释。

    随意叮嘱了几句,便离开了苏家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