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章:来自天音宗的招募
    天下五宗,也名天下五山。

    五宗宗门都在大山之中。天剑山脉山势浩荡,延绵近百里,乃是业玄剑宗山门所在。

    前往魔域路途遥远,各宗派聚集的地点,便在业玄剑宗的主峰,剑绝峰。

    与别家宗派不同。业玄剑宗的第一宗司并不负责宗内的一些普通事务,但在权势上如同半个掌门。

    第一宗司是一个叫云无业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这些年间,不知晓这个名字的人已然不多。

    宗司负责宗内各种事务,但权力其实要在宗内长老,副掌门,掌门之下,甚至一些客卿都比宗司身份尊贵。

    唯独业玄剑宗不同。

    因为业玄剑宗的宗司叫云无业,因为全大陆的人都知道,云无业将来必然会步入天武三境。

    剑绝峰上有高楼,名为剑阁。

    剑阁之中,云无业静坐于案前,看着横在案前的剑。

    “师弟,归南剑乃是你岳师兄的佩剑,天下剑客中盯着这把剑的人不少。你岳师兄一身浩瀚境界的修为,只要不是遇到各个宗门内那些活了一百多岁的老怪物,断然不可能有敌手。”

    说话者是云无业的师兄,名为赵和。虽与云无业是师兄弟,境界相仿,年岁上却差了四十年。

    云无业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那把剑。

    “前些阵子佛子广邀天下群雄,欲前往魔域一探究竟,你岳师兄也去了。那些个练气御气境界的后生,若是真遇到了魔物,死伤难免。可你岳师兄的实力,不至于着了魔物的道,这魔域之中,恐有大魔。”

    赵河看着云无业不为所动的神情,叹道:

    “师兄希望这次魔域之行,你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云无业抬起头,看着自己师兄,目光平和。

    “这是宗主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活得越久,果然越不中用。”

    赵和一愣,没想到云无业竟然说出这等话。

    “群雄将于剑绝峰聚首,那便是视我业玄剑宗为领袖,既然如此,我作为第一宗司,岂有不去之理?”

    “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只是修行的过于安逸,便会沦为庸才。倘若始终不遇凶险,我如何战胜柯万古?”

    赵和不再说话,只是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若非云无业实在是太过天才,堪为一把绝世之剑,业玄剑宗也不会将其藏于鞘中。

    业玄剑宗从上到下,都对别家宗派的天才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再天才,还能天才过云无业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祁南城东门。

    苏万贯亲自送着自家儿女到了城门口,内心十分不舍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知晓这魔域多凶险,但凡事带个魔字,便总让人不安。

    好在苏渊的镇静和天音宗的路真人让他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出了城门之后苏家人并没有急着离开。天音宗近百余名弟子,几名长老以及宗司们也都等着,并无急躁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嫂子怎么还不回来啊?”苏小半现在对林小虞很是亲切。

    “去了城北。自然有很多话要说。”苏渊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此去魔域,在苏渊看来或许没有太多凶险,但他对苏家兄妹和林小虞另有安排。

    很长时间都不会再回祁南。

    林小虞终归是林家的人,越是深入了解人类,便越是明白亲情的羁绊。

    尽管这世间有些人不值得,但林小虞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林小虞的身影出现。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苏渊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,看着自己妻子孤单的身影,他没有说话,只是签过她的手,揉了揉她的头。

    苏家人到齐,天音宗与苏渊便开始赶路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修行者,但除却浩瀚境界的大修行者能御剑飞行或是御物飞行,便是明心境界,也只能步行。

    大队人马都是乘着马匹前行,要前往百临城外的天剑山脉,需得二十日的路程。

    路无笛骑着黑马,看着苏家人的三辆马车,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修行者手中的资源,照理来说是那些豪门世家无法企及的,随便些许法器丹药,都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马车自然雇得起,但修行二字,总是教人不能过得太安逸。故天音宗上下,除了少数师长是马车前行,其余修行者皆是骑着马匹。

    便是马车,也不如苏家的宽敞。

    路无笛缓缓骑马慢行至苏渊的马车处。

    他已经摸清楚,苏家兄妹乃至那位明心境界的魔修高手,都是听苏渊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,苏公子,旅途无聊,咱们聊聊?”

    马车内,苏渊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他清楚路无笛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路真人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敢在你面前称真人,我就是个俗人。苏公子,你天赋惊人,我这辈子,除了服我那太师祖,便只服云无业,如今再加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得跟你说说,此次魔域之行,须得是有宗门身份才可进入,虽然苏公子你境界高深,我远远不及,但是……你与二公子四小姐都没有入宗门吧?”

    马车内苏渊说道:

    “未入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虽然参与者大多是御气境界,但哪怕是修为最低微者,也依附于宗门,除开我天下五宗,还有诸多小宗门,但肯定容不下苏公子这般大物。若苏公子不嫌弃,不如此次除魔便以我天音宗弟子的身份参加如何?”

    “贵宗之内不曾有魔修吧?”苏渊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叫问题,天下五宗的确少有修魔的,但并非没有,五宗区别主要只在功法,到底是以天地元气入武,还是以魔气入武,都是次要。我记得苏夫人并未学过任何功法,若入我天音宗,习得御音锻魂,将来行走在修行界,绝对让人敬畏。”路无笛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天下五宗和修罗门的人才能前往魔域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,一些小宗门也可以。但小有小的道理,功法稍弱,丹药法器不足,难以出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苏渊知晓路无笛的拉拢招揽之意,也明白自己这般存在,对于一个宗门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路无笛认为苏渊断没有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“抱歉,路真人,此事我还得与我妹妹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路无笛懵了。

    “苏小半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路无笛不解,这苏家人,不都是听苏渊的么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