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百五十二章:逆行者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混乱。整个西餐厅都一片混乱,很多客人都躲在了桌子下边,更多人冲向了电梯与安全通道。赵斌看着窗外的火光伴随着浓浓的黑烟,他看向身旁的曲藤等人道“跟着我,你们不要慌。”“恩。”曲藤点了点头,她虽然内心十分的恐惧,但她相信赵斌一定能带他们脱险。杜文特这个时候一把抓住了身旁悠的手,眼神透着决绝“一会儿有机会,你先走!”“你松开!”悠感受到杜文特抓着她的手腕,内心虽然十分的感动,但想到杜文特的背叛,她还在死撑着最后一点坚持。赵斌也不管这一对冤家的爱恨情仇,他知道现在得赶紧离开,不然等一会火势大了,想跑就更难了。电梯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,毕竟这么大的火,电梯电源如果中断了,那么关在电梯里必死无疑。火灾中除了烧死的,大部分都是被熏死的,火灾中的浓烟会让你呼吸困难,从而中毒昏迷失去知觉。当然最好的逃生方式不是盲目的跑,而是找到通风好的位置,有水源的位置。现在赵斌顾不上那么多,拿起桌上的红酒,把每个人面前的餐巾布都淋湿了,让几个人放在嘴跟鼻子上,这样至少不会被浓烟呛到。赵斌一把当先,冲向了安全通道,好在他们所在的楼层不是很高,但当他到楼下的时候,他发现火势蔓延的很厉害,整个安全通道都弥漫着浓烟。“我们去台,这个地方根本下不去。”悠看向眼前的几位,眼神中带着惊慌失措,毕竟这种场面她从来没有遇到过。“不行,现在是最佳的时机,必须要冲下去!”赵斌一改之前的和颜悦色,不容拒绝的语气,与那双坚定的目光,表达了他的态度。悠不由的一愣,刚才的赵斌十分的亲和,这一刻的赵斌显得很陌生,至少让她对视上对方的目光,内心不由的一颤。“烟往上走,而且这样的酒店台肯定封锁的,我们根本上不去。”曲藤开口解释道,但马上就因为话吸了几口烟大声咳嗽起来,眼泪都被呛了出来。一行人快速的往下走,这一刻的安全通道仿佛就是场炼狱,每个人都没有了谦让的态度,争相恐后的向下跑去。悠正随着赵斌等人往下走,被后边等人撞了一下,整个人一个失去重心,脚直接崴了。“啊!”发出一声惨叫,一旁的杜文特赶紧扶住了悠,下意识就去抓撞了悠的人,但却被悠拦住了。“先出去再,别耽误时间。”听到悠的话,杜文特这才收回手,看向悠道“我背你!”“不用。”“你不能背着她,你要节省体力!”赵斌没有多做解释,如果杜文特背着悠,估计两个人都出不去,负重一个人之后,加重了呼吸,这样会让整个人吸入更多的浓烟。杜文特有些不明白赵斌为何这么做,他很想质问赵斌,但这个时候他知道不能耽误时间。每一步都很艰难,每一步都是多了一丝生还的希望,每一步也代表他们距离危险越来越远。当他们从安全通道冲出来的时候,杜文特正要话,却被身旁的悠搂住了。“我们逃出来了!”悠激动的道,泪水直接夺眶而出。外边围了很多人,每个人脸上都如同花猫一样,大家都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喜悦。赵斌看向身旁的曲藤“还好我们冲出来了。”“是啊,多亏你带着我们,刚才我可看到你好几次被人撞的差点滚下楼梯。”“在逃命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自私的,可以理解,幸好我们出来了。”抬头望去,就在他们就餐楼下两层的位置,火光已经没有了,但浓烟从窗户不断的飘出来。“我女儿,我女儿呢?你们谁看到我女儿了?”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女人疯了似得在人群中寻找,整个人脸上已经被划破了,泪水不断的流出,但她仿佛察觉不到,一直问着身边的人。“你们快看,三楼窗户旁边有个女孩。”“喂,你看看是你女儿吗?”“啊,那女孩要从窗户上跳下来吗?”“该死的消防怎么还不来!”围观的人七嘴八舌,之前寻找女儿的母亲这个时候看向三楼,顿时脚下一软,就要瘫在地上。“妈妈,妈妈,我害怕。”隐约能听到三楼窗户前女孩的哭喊声,这一声哭喊让刚才寻找女儿的母亲疯了一样,朝着眼前的建筑冲了过去。就在对方从赵斌身旁经过的时候,赵斌一把拉住了对方,当对方狰狞的面容看向赵斌的时候,他缓缓的道“我去,你在这里保护好自己。”“恩?”站在赵斌旁边的人都愣住了,反应最快的是曲藤,她可不会让赵斌去冒险,但她还是晚了一步。赵斌整个人仿佛猎豹一样冲入了建筑里,朝着安全通道再次冲进去,这一次赵斌手中拿着一瓶水一块布子,这都是他刚经过大堂的时候找到的。三楼,赵斌很快的就达到了,整个楼层浓烟滚滚,他凭借着之前看到的位置一路冲过去。“妈妈!”听到女孩的哭声了,赵斌寻着声音过去,果然看到了站在窗户前的女孩。“跟叔叔走,叔叔带你出去!”赵斌完之后,直接把女孩抱起来,仿佛百米冲刺一样冲出去。当赵斌冲出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爆发出了掌声,虽然火势没有蔓延到三楼,但让在场的人再次冲进去,大部分人都不会这么做。经历了刚才逃生的恐慌,很多人已经怕了,让他们冲进去等于送死。把女孩交换到刚才的女人手里,看着眼前的母女抱在一起痛哭,赵斌欣慰的笑了笑。“真厉害。”“好样的!”“这个人好面熟,好像是赵斌?”“我勒个去,真的是赵斌!”“等等,他要做什么?他怎么又冲进去了!”还有人从大厦里冲出来,但赵斌反而冲了进去,他与所有人都不同,他选择了相反的方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