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百五十七章:排毒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百人火拼在酒吧街上演现实古惑仔。

    血流成河,打黑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势力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砍人。

    赵斌看着手机上的报道,不得不说这群记者的标题起的很吸引眼球,昨天他派过去文特尔等人加起来才八个,算上天魁一帮人也才十五个人。

    把手机收起来,赵斌看了一眼胳膊上缠着纱布的文魁,脸上带着笑容说道“这几天就在这里避避风头,等过段时间我派人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?你让我在这里待几天,不如让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天魁一脸的不爽,平白无故被砍了一刀,还要在这个远离京城的别墅里住一阵子,他感觉人生最悲催的事情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赵斌看向天魁,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他倒不是要跟对方生气,而是他现在需要跟天魁谈论一个严肃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鬼火那边派没派人盯着我们,我把你关在这里,也是在确认鬼火对我们是否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大概几天能离开别墅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媒体不说这件事,什么时候你就可以出去,毕竟你昨晚被记者拍的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天魁看向一旁拿着一只蜘蛛把玩的陈淮,内心不由的哆嗦了一下,他倒不是很怕蜘蛛,但却对陈淮这个人很忌惮。

    昨天很晚才到这个别墅,他都没有看到陈淮,今天早晨醒来之后,当他跟赵斌在餐厅用餐的时候,这才第一次看到陈淮。

    当时对方手中拿着蝎子,黑色发亮的蝎子在他胳膊上爬动,一顿早餐吃的天魁有些反胃。

    一会蝎子一会蜘蛛,这样的人与他生活在一间别墅,这简直就是一种煎熬,他怕一觉醒来床头放着蜘蛛、蝎子等等。

    “他是陈淮,协助我办一些事情的,现在也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能不能换一个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不能,这里是最安全的,至少不会有人知道你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自己找地方,我这几天绝对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每天跟一堆虫子在一起啊!”

    天魁的脸色很难堪,虽然他不怕这些昆虫,但多少有些膈应得慌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陈淮手中的虫子爬啊爬,他连饭都不想吃了,这他娘的简直太变态了。

    陈淮抬起头,用那双凹陷的眼神看向天魁,嘴角微微的动了动“你歧视我的虫子?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不管你们怎么解决,反正你们两个都不能离开别墅,当然陈淮如果想出去可以,但需要跟文特尔这边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。”

    陈淮看向赵斌,眼神中带着坚定,他根本就没有打算逃跑或者怎样,他就想知道赵斌如何破解了他的蛊术。

    赵斌听到苦笑了一下,他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,但他也不想身边带着一个玩蛊的人,总会感觉很别扭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身边突然冒出一个你,鬼火一定会察觉的,我还指望你后续帮我做上次的事情呢!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什么时候打算告诉我你如何破解我蛊术的?”

    “等你帮我完成了我的事情,我就亲身给你示范一下,如何破解了你的蛊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陈淮双眼一亮,看向赵斌有些激动,对方竟然要亲身示范,这让他多少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“蛊术?呵呵,不会是骗子吧?”

    天魁听到赵斌口中的蛊术,再看向一旁骨瘦如柴的陈淮,脸上充满了不屑,当然他更多的是对于对方的不满。

    陈淮看了一眼天魁,嘴角微微的上扬,然后手指一动,一枚银色的针直接扎在了天魁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,天魁反应过来的时候,胳膊上已经插了了一枚银针。

    鲜血慢慢的留下来,这个时候赵斌看向陈淮,眼神中带着一抹愤怒。

    不等赵斌说话,陈淮就开口说道“只是让他多去几次厕所,帮他排排火气,没有任何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想死吗?”天魁站起来,看向眼前的陈淮,用愤怒的眼神盯着对方,拳头已经握紧举了起来,准备朝着对方打过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滑稽的一幕出现了,本来准备挥拳打在陈淮脸上的拳头突然捂住了肚子。

    天魁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扭曲起来,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,连一句解释也没有直奔卫生间跑去。

    赵斌再一次看到了陈淮的神奇,不由的有些好奇“刚才也是蛊术?”

    “对,我说了蛊术没有电影、中那么玄乎,蛊术最早就是为了治病,以毒攻毒而已,后来慢慢演变成了一种用毒杀人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蛊术也不单单只是凭借虫子下蛊,还有就是用药下蛊,刚才那根针上有我配制出来的泻药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淮的话,赵斌只能说这个人很危险,不光是一个下蛊高手还是一个下毒高手,不过这样也侧面让他对委托陈淮的事情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他想通过陈淮杀掉序列1,这个目标虽然目前是无法完成,可只要他拥有了一定实力,去与鬼火能抗衡的时候,他就会让陈淮下毒杀死对方。

    文特尔皱了皱眉,他总认为陈淮是一个危险人物,就仿佛是一颗定时炸弹,这样放在身边多少有些危险。

    但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劝赵斌,毕竟赵斌是他的老板,而且根据以往的经验,赵斌决定的事情,往往都是有目的并且万无一失的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对我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天魁从卫生间出来,虽然脸上依旧愤怒,但声音却变的有气无力,眼神也有些放空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说了,让你多去几次卫生间,帮你排排火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想说几句狠话,但刚张嘴的那一刻,肚子又是一阵剧痛,天魁再一次冲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赵斌叮嘱文特尔让人多看着二人,他怕二人闹出什么幺蛾子,然后他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正当他上车的时候,他接到了一个电话,尤其是对方说完之后,让他十分的惊讶,甚至内心还有些震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