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百八十三章:怪病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赵斌看向兰总,他不由的问道“那你感觉身体什么地方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整体都不舒服,整个人仿佛每天醒来都十分的疲惫,而且每况日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?或者是得了抑郁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这些医生能查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点了点头,不管是工作压力大导致的休息不够,还是所谓的抑郁症,都是能很轻易的排查出来。

    但现在查不出来,这就是有点蹊跷,他看向兰总“你介意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吗?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兰总耸了耸肩膀,无所谓的状态,她认为医生帮病人看病很正常,她不明白为何赵斌一副尴尬的表情。

    赵斌确实很尴尬,他看病与别人不同,如果对方说出病症他还好去解决,但现在如兰总这样全身都不舒服的,他根本无法判断出金色印记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么只有一样,那就是跟寻找桃花印记一样,去看对方的全身,去寻找出病根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你脱了衣服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会后,饶是现在赵斌这样的厚脸皮,还是脸红了起来,甚至耳朵都红了。

    赵斌现在真的恨不得找个面具遮住脸,他都不敢盯着兰总,生怕对方会一个巴掌抽过来。

    幸好二人坐在的是面对面,中间隔着一个茶几,距离还是有些远。

    “你在跟我开玩笑嘛?”兰总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内心却带着一丝愤怒,她认为对方是在调侃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熟,别总认为我想跟你开玩笑,你又不是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兰总听到赵斌的话,本来病态惨白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润,这一切都是因为气愤的原因。

    女人最怕提年龄,而赵斌不光是提了年龄,还挖苦了她。

    “冷静一些,对你身体不好,我真的只是帮你检查身体,而不是为了调侃你、嘲讽你、挖苦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然我跟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看病、治病,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听到赵斌的话,兰总反而有些放心,这个时候她冷静下来,想了想赵斌这样的身份,也确实没有必要跟她开玩笑,更没有必要嘲笑她。

    当然她更加不认为赵斌对她有非分之想,毕竟她比赵斌年纪大,而赵斌这样帅气的男人,身边的女人应该很多才对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些,兰总反而放轻松了,已经四十岁的女人,也没有那么多小女生的矜持。

    “去卧室吧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看就在这里吧,反正我就是帮你检查一下,不需要太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赵斌点了点头,内心多少有些尴尬,他不得不说卧室总会给人一种浮想联翩,他怕一会对方把衣服脱了,会让他产生一些冲动。

    兰总走在前边,嘴角微微上扬,她看得出来赵斌有些紧张,这样反而让她多少放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推开卧室的门,兰总直接走向了床的位置,双手解开了宽松的运动装,下一刻运动裤就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丰盈的身躯,白嫩的仿佛羊脂玉,虽然身材不是消瘦,但对方的这种丰盈透着一种成熟的诱惑,反而带着这个年纪女人独有的美。

    赵斌没有想到对方这么干脆利索,反而他这边有点小纠结,尤其是看到那一副丰盈的身躯,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躺下还是坐着?”

    “躺下吧。”

    目视着那黑色的罩罩托着的浑圆,有一半已经呼之欲出,看的赵斌不由的一愣,他没有想到兰总还这么有料。

    正当他欣赏这一对“美景”的时候,他看到了对方小腹的蛇形印记,这印记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淮,这明显就是被人下蛊了,但当赵斌伸出手按在对方小腹的时候,他发现这个印记不会移动也没有改变形状,更没有减退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兰总不由的哆嗦了一下,让赵斌开口询问道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,就是你手有点凉。”

    兰总声音有些低,感受着小腹的凉意,带着酥酥麻麻的感觉,让她有一种别样的刺激。

    这些年离婚以后,她就没有再找男人,不是她没有这方面的需求,而是她一直忙于工作,以至于很多时候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某个方面已经没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但刚才赵斌摸向她小腹的时候,让她有了一些冲动,毕竟久旱的一块地,也需要灌溉一下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她还是克制住了,毕竟对方是给她看病的,而不是帮她排解生理需求的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

    嘀咕了一句,赵斌感觉眼前的这个印记与之前陈淮下蛊的印记不同,这个印记显得比陈淮下蛊的要更高级。

    一开始赵斌还认为兰总的病情很好治疗,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,对方还真的中毒了,但这种毒是不是蛊他不清楚。

    专业的事情找专业的人,他只能打电话给别墅外边守候的文特尔,让对方去把陈淮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先穿上衣服等一等吧,你的情况有些特殊,我找一个人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治不了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确定什么情况,但你放心,我答应帮你治好病,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能治好?”

    “在没发现你病情的时候,我百分百肯定,现在我只有一半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兰总看向赵斌,连医生都查不出的问题,对方只是摸了摸她的小腹,就检查出了病情,这让她有些诧异的同时,再次开始怀疑赵斌话语可信度。

    赵斌自然也感觉出来对方的怀疑,但他没有办法去解释,毕竟这件事十分的蹊跷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人要害兰总,才会下毒给兰总,而且还如此的神秘。

    随着陈淮的事情,赵斌发现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他没有接触,也无法用科学来解释。

    比如陈淮如何制作蛊,如何控制虫子,这些虽然陈淮大概解释过,但他还是感觉很神奇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兰总的中的毒,更是让他感觉华夏的神奇,医院明明查不出来兰总中毒与否,但现在那条蛇形印记,明显就证明兰总确实身体出现了状况。

    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为何兰总为什么说身体衰竭,使不出任何力气,每天醒来都十分的疲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