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百八十五章:降头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东南亚?

    赵斌不明白兰总怎么跟东南亚扯上关系了,就在他准备提问的时候,兰总已经开始给出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半年前去东南亚,遇到一个商人,对方想跟我一起投资一块地皮,准备开发成旅游度假村,但最终我选择了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证明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他后来威胁过我,我才知道他已经把全部钱都压在这个项目上了,必须有新的资金注入才能继续进行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认为你的身体日渐衰弱是这个人搞的鬼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兰总看向赵斌,她虽然仇人不多,但也有一些竞争对手,可直觉告诉她,就是这个东南亚人!

    对于赵斌来说,不清楚这里的来龙去脉,但兰总这么肯定,那显然**不离十。

    有了嫌疑人也没用,毕竟对方在东南亚,就现在兰总的状况,不知道能坚持多久,没准对方还没找到,兰总就先一步西去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文特尔打过来了电话,说陈淮苏醒了,并且有话要跟赵斌说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被反噬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噬?”

    “虫子是用我的血培育长大的,虫子死了,我也会有一定损伤,这种事情看似很玄妙,但内行人都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赵斌也懒得去问这些事情,他已经看出来这个世界有太多他不了解的,既然陈淮没有任何事情,他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离开,不要在牵扯到这件事情中,那个女人的病你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被人下了降头!”

    “降头?”

    “对!而且是一种很阴损的降头,随着时间越拖越久,最后器官会衰竭。”

    “你逗我呢?”

    别说赵斌不相信,他估计就算告诉兰总,兰总也不会相信,毕竟这不是拍恐怖片,更不是写,怎么会有降头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手机另一端的陈淮没有说话,显然知道现在赵斌的想法,可又无法去解释出来,毕竟这种事情比蛊术还扯淡。

    蛊术,赵斌认为还有一些根据,蛊术更多的是制毒与训练虫子,这种不是不可能做到的,毕竟陈淮就是活生生例子。

    但降头这种东西,他没有见过也没有看别人施展过,自然不会相信这些东西,更何况如果相信了降头,自然就相信了这世界上牛鬼神蛇各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荣华当年跳楼事件吧?他那么大一个明星,怎么会入戏出不来,关键他一直恐高,有一些人就传言他中了降头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邓小姐,也是被下了降头才会死的十分蹊跷,更有一些商人、政客的离奇死亡,不是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就不存在,就比如ufo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淮的话,赵斌沉默了,他虽然还是持着怀疑的态度,但正如陈淮所说,不代表他不了解的东西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连异能、蛊术都可以存在,降头还有什么不可能存在的,而且严格说起来降头也属于一种巫术,这种东西还真不敢说有没有。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一种办法,但很冒险,也很危险,下降头的这个人明显不一般,如果你非要破解,可能招来他的记恨。”

    “就如同上次我破了你的蛊术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虫子死了我有心灵感应,更会受到反噬,降头也是一样,虽然他们没有用虫子,但他们用的是一种古老的巫术,如果你破解了降头,下降头的这个人也会受到反噬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你说说用什么办法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她的降头源头,每一个下降头的人就如同下蛊的人一样,都会有一个点,又或者是降头所在的位置,找到之后用血去破解。”

    “源头?”

    “就跟你头疼病因肯定在头部,心脏疼病因肯定在心脏,降头在人的身体中某个位置,一般很难找到,所以我劝你还是别管这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淮的话,赵斌反而明悟了,或许那条蛇形的印记就是降头的源头,他倒是想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会引来给兰总下降头的人,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现在只想搞清楚是不是陈淮的方法管用,还有就是对方手中的地皮!

    赵斌挂了电话之后,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兰总,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被人下降头,但他打算按照陈淮给出的方法试一试。

    对于别人来说找降头的源点很难,但对于他来说寻找出来降头的源点很容易,如果他猜得没错,那个蛇形印记就是源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了帮你治疗的方法,不过我不保证能不能成,毕竟你这个病有点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兰总也现在多少明白了她身体的怪病,这也就能解释清楚为何连中西医都给不出一个答案,她现在反而不充满期待了,一切顺其自然,死马当活马医,或许能出线奇迹。

    依旧是之前的卧室,依旧是兰总躺在床上,那一副丰满的身躯暴露在赵斌面前,但这一次不同的是对方衣服还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赵斌找到了印记的位置,让保姆拿过来一把小刀,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卧室内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,这个时候赵斌洗了洗手,又拿打火机烧了烧刀尖,这才在食指上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用力一挤,血珠出现在赵斌的食指上,下一刻他就把食指的鲜血涂抹在了对方的蛇形印记上。

    本来纹丝不动的蛇形印记挣扎了一下,仿佛正在被火烧一样,慢慢的蛇形印记开始变的很淡。

    但赵斌也没有好到那里去,他这一刻感觉这个印记在吸血,吸他的血!

    就在赵斌感觉越来越虚弱的时候,蛇形印记在兰总光滑的小腹上消失不见了,剩下的只有赵斌的血迹。

    兰总一直闭着眼,她不知道赵斌用什么办法帮她治疗,她以为赵斌又会拿出什么虫子,所以干脆双眼一闭不去看,任凭赵斌给他治疗。

    当她听到没有动静的时候,睁开眼看向小腹,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,赵斌脸色惨白,手指上是鲜血,她的小腹上也是鲜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