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千零五十二章:解蛊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文特尔等人赶紧捂住口鼻,但已经晚了,下一刻他们眼前的女人就变成了双影,双腿开始发软,一秒钟都不到,文特尔等人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赵斌虽然体力不支倒在了床上,但他没有昏过去,反而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,那白色仿佛药丸的东西在接触到地面就炸开了,然后飘起一层白雾。

    古怪。

    十分的古怪。

    再后边的事儿赵斌就不知道了,因为他发现他的脑袋晕乎乎的,下一刻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等他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,身子还很凉。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赵斌努力去看清周围,却发现依旧一片漆黑,耳边也没有任何的声响,他第一反应不会是在地狱吧?

    虽然赵斌不太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可从拥有异能之后,再遇到陈淮这位蛊师还有几位降头师,他不得不相信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幽幽的声音,没有任何的感情,在一片漆黑中,让赵斌不由的内心有些发慌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赵斌大概适应了周围的漆黑,慢慢的也能看清一些,他看到在他面前坐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,但一个月后就不一定了,你的保镖都在另一个房子关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赵斌终于听清了对方的话,他马上就想到了那位清秀的姑娘,他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那团气体都抵挡不住对方下的蛊,更没有想到一枚药丸大小的东西,竟然把他们全都撂倒了。

    “才认出我?放心,我不会杀了你,你的那群保镖我也没有下蛊,只要你带着你的人离开,我会解开你的蛊。”

    “鬼王宾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个时候你还管他?你也是那个房地产开发商找来的?”

    女子看向床上的赵斌,她感觉赵斌不像是为了钱替人办事,而且对方来的时候也只说找鬼王宾。

    “什么房地产开发商?”

    “之前有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来收地,我把他给赶跑了,这个人怀恨在心,雇佣这个什么鬼王宾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该死的鬼王宾!”

    赵斌现在恨不得把对方抽筋扒皮,他以为鬼王宾真的如其所说来这地方见识一下蛊师的本事,原来是别有目的。

    当初他还认为鬼王宾冲他而来,却没有想到鬼王宾一箭双雕,处理了他的事情之后又来处理这边的事情。

    想到鬼王宾最后的那一条短信,他内心的火气消了几分,至少最后的一刻,鬼王宾没有让他继续过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被他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件事我不管了,你放心我不会为那个什么开发商报仇,这次我也被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说话算话,我没事儿为别人出头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信你,但你必须让你的人马上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但在这个之前,我想见一见鬼王宾,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,我劝他不为那个开发商报仇,到时候我带他一起走,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个人拿我们这个县的人威胁我,他必须要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那好吧,你带我去看看他这总行吧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应该能站起来,跟我走,看清路。”

    赵斌虽然适应了周围的黑暗,但如果像眼前的女人仿佛白天走路一样流畅,那简直就是扯淡。

    他只能摸着黑,一点点往前挪,他现在就感觉跟瞎子差不多,而且今天的月亮还被乌云挡住了。

    从木制小楼出来,赵斌差一点栽一个跟头,这黑灯瞎火的还真看不清道路,但好在比屋内要清晰一些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夜里的空气倒是十分的好,没有大城市里的乌烟瘴气,赵斌也多少明白周围的人为何不想搬走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地窖里,里边有灯。”

    女子停在一个仿佛小土包的地方,指了指门口半个人高的木质门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也没有任何的叮嘱。

    赵斌犹豫了几秒,最终还是推开了木门,他想见一见鬼王宾,也想听听对方的解释,更重要他想知道陈鬼师弟的线索。

    死了一个坤灿,招惹来了陈鬼,陈鬼现在也死了,他怕再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弯着腰走进地窖,赵斌闻到一股发霉的味道,十分的刺鼻,微弱的灯光照亮着地窖。

    地窖不是很大,在角落缩着两个人,当听到脚步声的时候,对方抬起头,那一刻赵斌差一点就吐了。

    整张脸都鲜血淋漓,看上去十分的狰狞,而且很多伤口已经结痂,伴随着周围发霉的气味,赵斌有一种作呕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赵总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鬼王宾这个时候没有了往日的威风,看向赵斌的时候,那张鲜血淋淋的脸充满了哀求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鬼王宾的声音,赵斌还真的无法分辨出来谁是鬼王宾,谁是鬼王宾的徒弟,这两个人现在这样子很惨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替之前来这里的开发商出头?”

    “赵总,我后悔啊,为了十万块我把命都搭进来了,那个女人给我下蛊了,我每天脸上都会出现刀割一样的口子,难受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带你们离开,你们是否会既往不咎,这件事就此结束?”

    “一定的,我马上就回马来,再也不来华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赵斌说完之后,他从地窖走了出来,看向站在外边的女人,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“能不能放过他们两个,他们也只是收钱办事,我保证他们不会来骚扰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他威胁我们,必须得死!”

    女人说话很平静,给人一种仿佛生死就如同喝水吃饭一样平常,能把生死看的这么淡,赵斌认为这个女人一定经历过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他想救出来鬼王宾,可现在的情况眼前的女人根本不同意,他只能改变一下方式。

    “罪魁祸首是那个房地产老总,你现在要报仇也是找他,不应该杀了这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活不过这个月,当初我就没有把蛊解了,只是给他一些缓解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那……我的蛊你能解开吗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解开了,你为何要问我?”

    女人也十分奇怪,在赵斌苏醒的时候,她下在赵斌身上的蛊已经没有了,因为她感应不到赵斌身体里属于她熟悉的蛊。

    :★

    狸力公众微信:easien1或者搜索狸力关注即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