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2章 蠢
    第812章蠢

    解决了问题,温泉溪丢开电话伸了个懒腰,一不小心就给了单江一拳头,正中他那张妖孽的脸,表情的话,阴沉沉的吧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是不太好的表情,温泉溪眨巴眨巴眼睛,她又是哪儿得罪这尊大佛了?好像没有吧。

    “电话打完了?他心情好了,我心情不好了怎么办?”单江一直在旁边听着她跟傅子彦讲话。

    刚开始还好,然后越听越不对劲,说不出来的,傅子彦太粘着温泉溪了。

    让他跟苏萌萌在一起脾气就那么大,让他不去剧组探班了立马就不乐意,收了脾气道歉,没有阴谋鬼才信。

    说了对苏萌萌没有感觉,那么就只有温泉溪会让他产生那么大的感情变化了,他还是在觊觎自家宝宝。

    “大爷,怎么心情不好了?是小女子没有伺候好你吗?”那双给了他一拳头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,趁机就挑起了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以前都是他这么调戏她,早就不乐意了,这一次要换她占他的便宜了,这厮的皮肤似乎比她还要细腻啊,凭什么?

    “你伺候本大爷的时候还想着别的男人,你说我是不是该给你一点儿惩罚?”单江拉着她的手榄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有事情,有事情……”温泉溪的衣服早就被这个禽兽给脱完了,贴上他火热的胸膛,她就知道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调戏什么调戏?最后都会变成他调戏她,吃亏的总是她,比如说她衣服都脱完了,他还包着浴袍,虽然也散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就这么放心傅子彦接触苏萌萌吗?”今天已经吃饱了,单江现在心情不错想抹烟一下傅子彦,也算是他心里的想法吧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难道他们在一起不好吗?她觉得他们两个人挺配的啊,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“他既然对苏萌萌没有什么感觉,为什么在感情还没有成长的时候给她希望?在离开,对苏萌萌的伤害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在一起了呢?萌萌以后肯定会很幸福的。”苏萌萌一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什么事情都是往好的方面想。

    但是她有这个资格,抛开一切不谈,他们两个人家世悬殊,傅子彦到底也富贵过,过不了穷人的日子,他也在为此努力着。

    她是跟着普通人一起长大不会有这样的想法,傅子彦也可能在国外待过没有不平等的观念,大人们难免会介意。

    抛开一切不谈,单江就是看不惯傅子彦,免得他去祸害其他的女孩子,还好他跟白雅若没有什么发展,以后白雅若不幸福他还有一部分责任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他们没有在一起呢?”单江逼问着温泉溪,逼她往坏的方面想。

    温泉溪恍然大悟,如果他们没有在一起,傅子彦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感觉不会有什么损失,可怜的还是苏萌萌。

    越想越慌,好怕以后苏萌萌觉得自己能跟他在一起了,却被傅子彦一脚推开,那她的爱情梦就彻底破碎了。

    那怎么办?在他们还没有努力过就拆散他们吗?给他们都留下了遗憾,似乎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温泉溪拿头一下一下的撞着单江的胸膛,为什么要给她出这样的难题?虽然他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,温泉溪还是难受想哭。

    “你得给我一个办法,指出毛病是什么英雄好汉?”看着闭着眼睛一脸窃喜的单江,怎么就那么不顺眼呢?

    “我被你同化了,没有脑细胞了。”单江安抚似的抱住温泉溪不安分的小脑袋,她这是在惹火,他是想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说我没什么脑子?”她经常被妈妈哥哥他们说智商不够,已经一贯了,但是单江嫌弃她她就是不开心。

    大写的不开心写在脸上,单江也看不到,温泉溪一口咬上了单江的脖子,没有用多大的力气,也足够让单江痛的无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这是在谋杀亲夫啊。”感觉到单江倒吸了一口凉气,温泉溪就松开了她的狗牙。

    “还敢嫌弃我蠢吗?”温泉溪撅着嘴巴看着单江,她不蠢,只是好多事情都不愿意往深了的地方想,她宁愿相信世间只有美好。

    “嫌弃你我还会每天想着把你娶回家吗?我愿意跟你一起慢慢变得迟钝,一起感受这世间最简单的美好。”

    脑子笨点儿也没有什么关系,太精明的人相处起来有多累?人本来就不能活的太清楚,他就是喜欢下班回家逗逗自家的宝宝。

    “那你给我想个办法嘛。”被说的红了脸,温泉溪扭扭捏捏的十分害羞,哪怕听他说了那么多情话,还是会忍不住心动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我在陪你慢慢变迟钝,我跟你一样蠢。”别人的感情他可管不了,也不想管,只要守好她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“你都是哄我的,骗子,就是用这些好听的话哄我。”温泉溪挣扎着离开单江的怀抱,说来说去还是在说她蠢。

    智商这种东西是天生的,她也很无奈啊,她那么蠢他还是看上她了,智商也不见得多高,为什么要嫌弃她。

    背过身子不去理单江,她真的生气了,她真的不知道要拿他们怎么办了,她做什么都是错的,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骗子,我要用情话骗你一辈子,所以你愿意听吗?”单江深情地说着,温泉溪已经神游天外了,啥都没有听到,也有可能是刻意屏蔽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见温泉溪不理他,完了,真的生气了,单江想起了隐隐作痛的脖子,他还有最后一招,装可怜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脖子好痛,流血了。”单江夸张地说着,在床上扑腾。

    直接把神游的温泉溪吓醒了。还以为他的脖子真的流血了,她下口太重了?“哪儿?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屁,哪儿流血了?”借着灯光,除了深深的咬痕之外啥都没有,哪儿来的血,她又不是吸血鬼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你的口水啊,但是真的很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咬你一口怎么了?你在我身上留的吻痕还少吗?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