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2章 梦碎
    第872章梦碎

    等人都走光了,温泉溪才把头从单江的怀里抬起来,她在剧组里的清纯形象啊,全被眼前这个男人给毁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……”温泉溪一边嚷嚷着,一边对单江拳打脚踢,责怪他刚刚禽兽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嗯,怪我,宝宝,您弄疼我了,到时候我又要补偿的哦。”都没人了,单江就可以更加放肆的调戏自家宝宝了。

    “你变态……”温泉溪气急,本来就害她丢了一次脸,还好他们以后难有机会凑到一起,不然明天她的大名就要在剧组里传遍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只对你变态。”单江一把抱住她,今天要回家了,他们马上就要订婚了,还住在一起就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等这几天以后,他们就可以一起住在自己的新房里了,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大的跨度,就不拘泥于这几天了。

    一直把她抱到车子旁边,把她塞进副驾驶才放手,后来的温泉溪还算是老实,也不挣扎,就任由他这么抱着。

    “宝宝,送你回家,乖。”到了车子里面,温泉溪一直嘟着嘴巴不讲话,自家宝宝的心情不爽了,单江自然要哄着。

    “最好快一点,最好老实一点。”温泉溪心里还是不舒服,忍不住又捶了他一顿泄愤,这才平静了一点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一路上温泉溪没有再理单江,任他怎么哄,现在不给他颜色,以后他就要翻天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沉默持续到送温泉溪回到了回到了避暑山庄,这下她就沉不住气开口了,以为单江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原来不管怎么样,就算她要回家,也要把她骗到酒店里面去,今天突然说送她回家,就送她回到了自己的家,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们,不去……”温泉溪想解开心中的疑问,但是又觉得这个问题问出来有点尴尬,感觉她有多不矜持一样,哪有女生会主动跟男生说要去酒店?

    “宝宝是舍不得我吗?”单江失笑,她肯定是以为他生气了,才会把她送回家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谁舍不得你了,臭不要脸。”就知道这句话不应该问出来,温泉溪在心里唾骂着自己,转身就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“宝宝放心吧,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,老一辈的人说订婚结婚之前,男女双方不要见面比较吉利,虽然我很想,但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,还是忍耐一下比较好哦。”

    单江一个大跨步迈到了温泉溪的旁边,将温热的气息尽数吐在她的耳边,磁性的声音里满是宠溺,说得她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妖孽,是好也好,实话也罢,总能让她说不出话来,而且是甜蜜的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想说点什么,又知道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他的流氓话带过去,她还是一个羞涩的女孩子,还是不要这个样子的好。

    “宝宝,都不跟我说晚安的吗?”温泉溪摆脱了单江往家里面跑过去,听到单江的抱怨,又有一点不忍心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还是跑了回去,在他的脸上印下了一个深深的晚安吻,在单江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福利的时候,她又匆匆忙忙的走了。

    还好她走了,不然单江又想把她骗到酒店里了,真的是欲罢不能,还有一个星期,他们才能真的在一起,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星期,在他的眼里已经是几个世纪了。

    单江站在门口傻笑了一会儿,才坐上车离去,回到床上,闻着温泉溪留下的清香,好歹也能缓解一点他的思念之情。

    以前没有遇见的时候,还没有这么想念,现在也见了,相处了,就恨不得每时每分都黏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,即使没有在一起,也出现在了彼此的同一个梦境当中,一如即往的甜蜜和心安。

    傅子彦和苏萌萌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他们醒来见到彼此的那一刻,就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噩梦。

    傅子彦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,这是昨天那可一定要留下来的后遗症,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看清身边的人,不是温泉溪,而是苏萌萌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到底发生了什么?傅子彦因为药效的原因,只记得一点断断续续的片段。

    他记得喝了那杯水之后好像不太舒服,然后他就被送到了房间,再然后,就只记得,他跟苏萌萌的一些激情片段。

    他中间清醒过一次,好像记得什么,好像又都忘了,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苏萌萌身上各种各样的恩爱之后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很确定,那是他昨天晚上的成果,越想越生气,越想越抓狂,这件事情没有按照他意料的那样发展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跟苏萌萌在一起了的话,那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跟温泉溪有什么结果了,她是一定不会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发泄似的喊着,惊醒了昨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苏萌萌,连抬起眼皮,都难以做到,她真的太累了。

    动了一动身体,全身软麻无力,身上只有无尽的痛楚,这是她的第一次,没有享受,傅子彦迷失在药效当中,当然是算不上温柔。

    傅子彦的悲伤的叫喊声将她吓得坐了起来,背后的冷风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,她并没有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子彦……”苏萌萌小声的喊了一声,她还没有怎么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叫我,你还有什么脸叫我?”傅子彦如一头暴走的狮子,枕头,被子尽数丢到地上,仿佛这样就能发泄他心中的怒火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温泉溪,那么任何女人都是可以的,为什么偏偏是苏萌萌?为什么偏偏是温泉溪的朋友?这样他以后怎么见她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苏萌萌知道傅子彦肯定是因为昨晚的事情,可是她都没有怎么样,明明作为女生是她吃亏比较多一点好吗?

    看他暴怒的样子不敢开口了,不知道如何说,不知道如何解释,说到底,也是她不忍心拒绝他。

    傅子彦砸完了被子枕头,也将桌上的台灯,杯子,电话都扫落在地,找个人已经神志不清了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