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7章 禽兽
    第877章禽兽

    温泉溪在单江的安慰下慢慢平静了自己的情绪,没有嚎啕大哭,只有暴风雨走之后的悲伤和无望。

    这一切感觉都是温泉溪所没有表现出来活的,她的世界太过纯粹,这一些东西对她来说太遥远了。

    单江最不愿意看到温泉溪接触这个世界烟暗一面的样子,好在温泉溪傻傻的,什么都看不懂,只有心怀美好的人才会看什么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们把这件事情告诉爸妈,告诉你哥哥,傅子彦这样的想法对我们不利,我们要采取预防措施。”

    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坐在这里哭一点儿意义都没有,得让温泉溪自己去面对,她接受了这件事情才不会郁结在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温泉溪点了点头,她虽然太傻太天真,但是她心系着自己的家人,帮不了他们什么大忙,她绝不允许有人伤害她的家人。

    得到了温泉溪的允许,单江抱着她走到了楼下,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,一直关注着里面动静的温之岑和林玉芬立马就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口子吵架也不至于这样吧,况且他们好像不是吵架的样子,怎么看起来那么让人心疼?护女心切的林玉芬下意识的以为是单江欺负了她的女儿,刚准备开口询问时,单江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爸,妈,我和小溪有一件事情告诉你们,可能有点儿难以接受。”温家傅家也算是世交,而且他们对傅子彦都是特别关心的,应该跟温泉溪一样一时接受不了吧?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,你是要急死我们吗?大清早的我的高血压都要被你们吓出来了。”温之岑扶着自己的胸口,已经开始心跳加速了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,单江衣衫不整毫无形象地冲进他女儿的房间,他天生乐观的女儿坐在床上哭的泣不成声,现在又站到他们面前这样一副表情,正常人都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“是关于傅子彦,一句两句说不清楚,我们先坐。”深秋的天气已经开始冷了,虽然房间里有暖气,但是温泉溪才从床上起来,单江还是怕她冷。

    径直走到沙发旁边,拿起一个毛毯把温泉溪包住,然后紧紧搂在怀中,温之岑和林玉芬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有关于傅子彦的,夫妇俩松了一口气,还以为他们两个人是因为什么事情不想订婚了呢!

    “傅子彦在昨天宝宝的杀青晚宴上想**宝宝,然后借此机会向爸妈你们提亲,好意说对她负责,但是他不爱宝宝,他只是看上了温家的股权,让他的傅氏集团东山再起。”

    单江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简洁,让他们能听懂,他怕一次性说不完他就想冲到傅子彦的面前给他一顿打了。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温之岑和林玉芬都愣住了,一时间消化不了单江说的话,脑袋直接短路了,他说的是傅子彦,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吗?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,单江说的是真的,是我今天早上亲耳听子彦哥哥说的。”温泉溪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,生怕他们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那宝宝你没有什么事情吧?”林玉芬立马冲过去,这是**啊,她的女儿听都没有听过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从小就把她当成公主一样养着,奈何她偏偏不按照他们给她的生活来,即使过着平凡的生活,他们也是不放心的找了几个保镖保护她,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的女儿,她自己都舍不得打舍不得骂,那个傅子彦竟然想着**她,真的是几年没见胆子肥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但是萌萌出事儿了……”温泉溪再一次止不住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温之岑和林玉芬都认识苏萌萌,那一次她来温家的时候,林玉芬事后还特地跟温泉溪打听了她的事情,听说她们发展得不错。

    庆幸着温泉溪没有受苦的同时,林玉芬也为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感到心痛和悲哀,她只是一个母亲,当然心疼比较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那个孩子回来之后给我的感觉一直都不太好,没想到变成了这个样子,他的父母没有做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温之岑摇着头痛惜着,原来那么好一个孩子,傅家破产之后他们就没有怎么联系了,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不让。

    “现在温家基本是泽宇在管理,给他打电话,虽然没有什么损伤,但是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温之岑指挥着单江去给温泽宇打电话,他现在需要消化一下。

    他早就看出来了傅子彦对温泉溪有意思,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意思,居然是觊觎他们家的财产,这就算了,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。

    正在他们商量的时候,张婶儿带着新鲜的瓜果蔬菜回来,客厅里难得凝重的气氛让她有点儿怀疑是不是走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她进来的时候,单江正在跟温泽宇讲这件事情,单江的话她一字不差的听到了耳朵里,傅子彦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看他们的样子应该都是相信了,他们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人,张婶儿叹息地摇头,小心翼翼的绕过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温泽宇正带着秦芯去爷爷奶奶那里吃饭,吃晚饭让秦芯留在这里陪爷爷奶奶然后他晚上再把她接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是怀疑,但是宝宝今天确定了,她不能接受难受了一个早上。”

    温泽宇确实难以接受,小时候他有时候会嫌弃自己的傻妹妹,傅子彦可是都会说他的啊,更何况他们三个人是一起长大的,他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浓浓的失望涌上心头,简直是禽兽的想法,居然敢这么对自己的妹妹,温泽宇气的发狂,他们跟宝贝一样的宝宝,他居然敢指染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儿?”他一定要揍他一顿,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你先过来吧,我们商量一下。”单江在他们面前不敢妄下结论,这里的每一个人跟傅子彦的关系都深,而且这是温家的事情,他到底是不能自己做决定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