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5章 要见他
    第885章要见他

    服务员慌张地给他们开了门,打开了就退了出去,他可能已经被里面那个女人记住了,还是不要刺激她比较好。

    打开门,满目的狼藉,吓得温泉溪捂着嘴巴,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?才会有这么可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终于,在窗边的角落里,看到了瑟瑟发抖的苏萌萌,身上随便搭了一件浴巾,最让人的悲伤的是她的眼光,空洞而绝望。

    单江看到了苏萌萌现在的样子,知道自己进去不太合适,就是止步在房间外面,随时等候,苏萌萌不冷静的时候他照应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萌萌,萌萌……”温泉溪一进门就开始叫苏萌萌,有点儿不敢靠近,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她的好朋友苏萌萌。

    苏萌萌是一个特别喜欢害羞脸红的人,你温柔地对待她她一定会加倍温柔地对待你,爱笑的眼睛会发光。

    而现在,温泉溪不敢确定……

    喊了苏萌萌半天,她都没有回答,一点儿动静都没有,走进一看,温泉溪看到了苏萌萌的手掌心,一片鲜红。

    割腕自杀是她第一反应想到了,冲上去的时候不知道踩了什么东西差点摔了一跤,还好扶了床,没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门外的单江也是看的心惊肉跳,傅子彦真的是一个神经病,这个房间招他惹他了,强奸了别人还这么大火气撒到别人身上,简直是禽兽不如。

    “萌萌,你看看我,有没有事情?肯定很痛吧?我们去医院,我们带你去医院。”苏萌萌还有呼吸,温泉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抓着她受伤的手,不是割腕,是被什么碎片划伤了,没有脑子地帮她吹了吹,以为这样可以缓解疼痛。

    看着苏萌萌跟魔怔了一样不理人,温泉溪着急地不得了,有的人是这样的,在受到重大刺激的时候会把自己封闭起来进入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当时,温泉溪看到的时候觉得肯定是别人胡吹乱造的,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?又不是电视剧,就是偏偏一些傻子。

    “单江,120,快叫120。”温泉溪顾不了那么多了,只想叫120,早点儿送到医院接受治疗比较好,送到最好的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,多少钱她都愿意承担。

    想把苏萌萌扶起来,在手还没有碰到她的时候,就被她抓住了,终于有反应了,温泉溪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萌萌,你跟我说句话,你不要不理我。”温泉溪快要急哭了,她告诉自己不可以,不能再苏萌萌面前哭,负面情绪很能影响人。

    “傅子彦呢?”尝试了一下动口,昨天到现在滴水未进而且还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她的喉咙就如同被刀割了一样,张口都会让她疼的皱眉。

    不过身体上的痛怎么比得上心里受的伤?温泉溪来了,单江来了,他们都知道了这件事情,那么傅子彦呢?他们把他怎么样了?

    自嘲地笑了一下,苏萌萌啊苏萌萌,都什么时候了,你居然还在担心傅子彦现在怎么样了,吃亏还没有吃够?还没有贱够?

    可能是喉咙太过干涩的原因,苏萌萌的语气绝对算不上友善,温泉溪以为苏萌萌恨傅子彦,惭愧地告诉了她事实。

    在决定之前,没有经过受害人的允许,如果苏萌萌要告他,那她们也是没有办法直接把傅子彦送到美国的。

    “他被送到了美国,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,有我们在,绝对会保证你的安全,放心,以后我们温家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对苏萌萌来说是一次巨大的打击,但是这一切是因为她而起,她愿意对苏萌萌负责,无论她提出什么要求,只要她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都怪我,如果没有我你不会遇到傅子彦,不会经历这样的事情,如果我昨天能来看看你,或许事情会不一样,对不起,对不起,萌萌,真的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谁的事情,这件事情她真的做错了,她会悔恨一辈子的,苏萌萌走不出来,她就绝对走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他还跟以前一样,可是他变了,我不知道,是我害了你,打我吧骂我吧,萌萌,你不要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逼急了,温泉溪晃动着苏萌萌的肩膀,她宁愿苏萌萌有什么过激的反应,也不要像现在这样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是她多事非要给傅子彦找个女朋友,才会让苏萌萌**,看这个房子,看苏萌萌身上的伤口和淤青,指不定受到了什么无情的对待。

    “你说傅子彦以后永远不会回来了?”苏萌萌没有听温泉溪说了什么,而是花了这么久消化她回答她傅子彦去哪儿了的问题。

    去美国了,一辈子都不回来了,苏萌萌竟然不是松了一口气,不是窃喜,而是被更大的悲伤盖过,她一辈子见不到她爱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嗯,他已经在机场了,他绝对不会跑的,如果你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这么对你的过错,我尊重你的决定,你可以告他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温家人已经商量好了,但是他们并不是直接受害人,她尊重苏萌萌的想法,如果她不想放过,那就告他,她会支持。

    不是她无情,而是傅子彦无情在先,她知道一个女孩子的清白有多重要,虽然有很多人不看重,但是她知道苏萌萌很在意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傅子彦,我要去见他。”苏萌萌挣扎着起身,傅子彦还没有给她一个交代就这么走了,她就这么丢了自己的清白,怎么可以这样?

    “我的衣服呢?我的衣服……”刚站起来就倒了下去,她的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麻木地就像被针扎一样,疼的飙泪。

    她不管,在地上爬着,地上全是碎片,被子,台灯之类的杂物,一不小心就会划伤她的腿,她也丝毫不在意,只管往前爬着,去捡自己的包包。

    温泉溪一上前就推开她,没有人能阻止她去见傅子彦,他已经在机场了,他要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,以后见不到了怎么办?美国那么大,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缘分。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