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6章 求婚成功
    今天主要是求婚仪式,求婚成功了,生下来的细节问题就是要回家讨论了,没有人愿意听你在这里废话。

    单江请了那么多的亲朋好友前来助阵,所有人都在等他们两个人,事情已经处理完了,让他们干等着也不好。

    “为了表达我对大家的谢意,旁边的酒店,我请大家吃饭。”单江朝着到来的朋友微微俯首以表达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,我们今天不醉不归呀。”宋威廉笑着,这种喜庆的日子怎么能少了酒呢?

    大家一拍即合,都嚷嚷着要不醉不归,这让温泉溪开始捉急了。

    她到底要不要喝酒呢?昨天喝了酒,今天到现在头都晕晕的,当然有可能是今天的惊喜太大了,幸福的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今天不能喝酒,喝果汁代替。”一想到要喝酒,单江就忍不住提醒自家宝宝。

    就她一杯倒的能力,到时候唱歌跳舞这么多人看着呢,剧组里的人没太多人敢找她,但是这帮损友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秦准还会把温泉溪搞笑的视频录下来,然后看一次笑一次,嘲笑一次,这个坚决不能有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那么觉得的,我到现在都头疼呢。”温泉溪钻到单江的怀里委屈的说着,她没有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黏单江了。

    单江发现了,自家宝宝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就一直没有放开他的手,对他的依赖越来越重了,这是他乐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多多少少说要意思一下吧?”秦准又凑了过来,只要有热闹的地方就一定有他。

    其他的事情单江不知道,但是只要是跟温泉溪的事情他跑得倒是挺快的,虽然让他长记性,但是不知道他脑子好使不好使。

    如果再敢对自己的宝宝有一点非分之想,兄弟情什么的,就直接可以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    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,更何况不是亲兄弟,那就更要明算账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哪儿都有你啊。”温泉溪直接给了秦准一拳头,她怎么就看他那么不爽呢?不管什么都要凑一下热闹的。

    “刚刚带头起哄的是不是你?是不是你?你皮痒了是不是?”一直跟秦准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,她也不是什么淑女,而且她和秦准也认识很久了,就跟哥们儿似的。

    “她是你老婆,你什么都不管一下?”秦准躲闪着,他又不能还手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也确实欠打的,如果我要管一下,你恐怕十天半个月就不能出去泡妞了。”单江越来越像自己的拳头,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单江真要打起架来,在场所有的人他都是可以直接单挑的,秦准从小就不是他的对手,不能惹啊不能惹。

    “没爱了。”看来在这里他是讨不到一点儿好处的,秦准垂头丧气的走了,他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这么凶呢?

    看着秦准远去的背影,温泉溪高兴不起来,这么多人,如果大家都喝酒的话,她应该也是不能推脱的,这是礼貌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要喝酒了吗?”今天这件事情值得开心,大醉一场没什么,但是她才刚刚经历过宿醉的头痛,生不如死的感觉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有我在,我替你喝就可以了。”家长是不会为难他们的,苏萌萌谭琳琳他们也不会为难,只是这一群从国外回来的小伙伴们可能会有点儿多嘴多舌。

    不过单江有的是办法治他们,该喝酒喝,不该喝,他会让他们喝,一个商人,保护自己的利益是职责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头疼怎么办?胃痛怎么办?”温泉溪自己不想,也不想让单江这样,到底是什么人发现了酒这种神奇的东西?

    也没有觉得可以一醉解千愁,也没有觉得可以助长自己的兴奋,为什么无论什么场合都少不了酒。

    “你心疼我一下,帮我亲亲就好了。”单江控制不住自己的咸猪手,本来好好搂着她肩膀的手滑到了腰间,还不忘挑逗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看着,你就不能注意点儿吗?”温泉溪把他的手抓在自己手心里,却发现自己的手包不住他的拳头。

    不死心的试了两次,好像真的不可以,然后让单江捏住她的拳头,刚刚好包住,这就是传说当中的合适吧?

    “你是我老婆,我这样做又不犯法。”单江的脸皮可谓时候到了一种境界,丝毫不觉得有什么,温泉溪没有办法,只能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酒店吃饭的时候,秦准可能是真的被打击到了,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对他特别凶残,包括他的女朋友,唉,这个世界是怎么了?

    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,既然说不了多少话,那就是先付诸行动吧?秦准告诉自己,实际也做了。

    抱着酒瓶子去找单江和温泉溪,发誓要喝倒他们中间的一个,本来想骗一下温泉溪,结果没想到她的态度异常坚决。

    美酒搭配美食是每一个吃货的追求,这不像温泉溪的作风啊,就短短的半年时间,温泉溪单江就好像变成了连体婴儿。

    温泉溪虽然是一个非常容易接近的人,但是非常难以接近她的内心,以前他没有做到,单江轻易就做到了,说明还是能力问题。

    “喝,我就不信你喝的赢我。”秦准已经开始视线模糊,单江一个人喝两个人的酒也跟没事儿人一样,也不改色。

    这深深地打击了秦准的自信心,非要把单江打败,一杯接着一杯下肚,还是自己先倒到了单江的身上,然后被单江无情的丢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在自家宝宝面前,秦准什么都不是,自家宝宝回家还能暖床呢,怎么会在她面前跟别人亲亲我我呢?男人也不行,秦准似乎是男女通吃啊,单江身上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的时候,秦准一觉醒来,就能看到自己的眼角肿了起来,脸毁了让他可怎么去泡妞啊?不过现在的他只能躺在床上哀嚎,这晚上天为什么这么不知道同情人,应该要学会差别对待才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