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一章总裁
    唐晴想到夏黛雅那张脸,就彻夜难眠,她心里非常难受,感觉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谴责,几年的闺蜜感情,胜似亲姐妹一般,却硬生生地让她自己毁掉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很卑鄙,她把那封情书拿出,那封情书的信封是樱粉色,带有暗纹的信封,很漂亮,这个信封,还是唐晴在高一的时候送给夏黛雅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夏黛雅那年收到那几张信封时,那欢呼雀跃夸张的样子,这信封是她爸爸在法国的时候买的。

    唐晴想着想着,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眶滴落下来,她感觉愧对于夏黛雅,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,可她不这么做,父亲那些债务,就会没救。

    她吸吸鼻子,抬手把眼泪擦干,然后把那封情书放进了自己的床头柜里。

    夏黛雅坐在桌前,痴痴地看着书,其实她的心思根本不在书里面,而是在尼克斯那里,她的手胡乱地翻着书。

    她手机铃声响起,那悦耳的铃声把她的思绪拽回了现实中,夏黛雅看向手机,然后伸手把手机拿过,看是什么信息。

    她点开信息栏,发现原来是自己妈妈给她发来的信息:桃桃,你什么时候回家?在外面工作了半年多,离家那么近也不过来看看,是不是忘了爸妈?

    看到这段话,夏黛雅心里直叫不好,自己“重色轻亲”了,一直想着配尼克斯的她,心都挂在他身上,哪还记得回家了?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有些过了,脸不禁一红,忙打字编辑信息,准备解释一下,这时她妈妈给她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…妈…”夏黛雅有些心虚,毕竟那么长时间不回家,哪个女孩子会这样?

    “桃桃,你怎么回事?”手机里传来夏妈妈的声音,温柔而恬静,一听就知道一定是一个温柔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妈…抱歉抱歉,最近公司太忙了。”夏黛雅的那疲惫的语气像是真的一样,她吐吐舌头,直接把责任推到了公司上。

    “哎,这周双休日记得回来啊,真是的,回来都不回来。”夏妈妈皱皱眉,语气中有些抱怨,她心疼夏黛雅,可是,社会就是如此,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嗯嗯,知道了。”夏黛雅连忙答应下来,心里有些愧疚,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夏妈妈听到夏黛雅这话就安心了,忙在周末的购物清单上添上夏黛雅爱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…妈,我还要做文案,先挂了啊。”夏黛雅看看桌边那几本文案,有些后悔,如果她把文案早写完,估计能和妈妈聊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吧,周末记得回来啊。”夏妈妈有些紧张,她很久没见到夏黛雅了,怪想念她的,不由得再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妈,我这周肯定回去。”夏黛雅信誓旦旦,语气里满是认真,这句话着实让夏妈妈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先忙,妈妈挂了。”可以从夏妈妈的语气中听出她很高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黛雅微微勾起嘴角,等着自己妈妈把电话挂掉。

    夏妈妈满是满意的挂掉电话,感觉自满自足。

    “啊…真是,回家发呆那么长时间啊。”夏黛雅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,发现已经快是网上了,不禁自责一句。

    她忙打开文件夹,认真地在那写文案,有些地方有点难,她会停笔反复斟酌。

    一转眼间,到了9点多,夏黛雅坐那么久,感觉腰酸背痛,她伸了一个懒腰,然后把桌面上的东西整理好。

    洗漱好后,她也不知道她应该做些什么,夏黛雅觉得自己失眠了。

    她皱皱眉,心里有些烦躁,觉得感情还真是害人,不过…想到尼克斯如果答应…

    夏黛雅双颊一红,她抬手摸摸脸,不去再想这些。

    尼克斯看到那三人被裁掉,感觉心里舒坦不少,他起身准备躺到床上休息,手去无意带掉一个文件。

    文件夹上的金属夹落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,尼克斯弯下身,把文件夹拾起。

    他翻开看,发现是公司的财务报表,尼克斯重新坐回到靠椅上,一笔一笔地对财务,怕有什么遗漏。

    财务报告里有很多合作往来,各种项目的资金明细,一份很详细的报告,尼克斯一边看着,一边心算资金。

    突然,尼克斯觉得从5月份的开始就已经有些不对了,资金细水长流向外流失的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项目资金明细略看应该都对,可是细想,材料行内的都知道,不可能那么多。

    “呵…雕虫技…”尼克斯嗤笑一声,那双汪蓝的眼睛满是不屑,仿佛他的眼睛里有海啸在发生。

    尼克斯捏紧了那份报告,好像要把报告团成纸球,他想了想,还是把报告整理好,把它抚平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打电话给约翰,尼克斯怕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他想想,然后拿起手机,打好短信发给约翰。

    约翰刚把三个人辞退的事情办好,都已经洗漱更衣完悠闲地躺在床上了,听到手机有信息响起,还以为是原部长又发信息求情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约翰顿时觉得脑袋疼,有些气愤,拿过手机,刚想屏蔽,一看是自家总裁的信息,气立马消了。

    约翰越看越觉得财务总管真的是胆大包天,竟然这样做,她竟然想串通别的家公司,掏空总裁的公司,还做了很多铺垫掩盖。

    他边看边摇头,感觉财务总管都可以去编了,套路真深,约翰想了一下,也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约翰办好事情,开始回忆起前面和总裁一起创业的日子,总裁明明可以靠着自家公司,可他非要白手起家。

    总裁总是伪装,别人都不知道万斯特集团的总裁到底是谁,为什么这家公司这么强大。

    原来白手起家的时候,总裁伪装的和现在一样,想尽办法去知道行业里发展好的公司,然后看他们的优点和缺点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总裁有个商业界大亨的父亲,所以很多人去为难他,当时的约翰也曾经劝过,可是总裁总会很分明地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他父亲的公司是父亲一手撑起的成就,而他,要有自己的,不可能会比父亲做得差。

    现在的约翰想想觉得很对,总裁的很有道理,他现在很庆幸当初总裁没听自己的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,继续处理财务的事情,搜集一些证据,准备起诉到法院,2000万,虽然对总裁是个数目。

    可是约翰却觉得,很有必要这么做,他心里不由得嘲笑财务总管,那总管肯定以为总裁是个老男人吧。

    可是,不仅不是,还是特别精明的人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婚宠万千追冷妻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 或者 rd4”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