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章 黑衣王建国
    话音刚落,对方便把电话给挂了,等林秋再拨打回去的时候,电话那头已提示是空号。

    “尼玛……真是大白天里遇上土傻了。”

    就给林秋把电话刚挂了的电话那头,事实上也就是在一个偌大的办公室,不过……若换说它是间书房的话,倒也不是不可以,毕竟里面堆积如山的书本,是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王董……少有见你同人聊天能聊这么久的啊。”一身西装革履的中年人,站在办公桌旁,说很是小心的看着王天阔。

    王天阔,诚信建筑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,才年仅20岁的他,就已经可以算的上是这里一切的老司机了。

    早些年前,王天阔的父亲便是一名小小的建筑工人,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现实生活的冲刷,他也还算运气好的慢慢走上了创业之路,紧接着就是把他那读书不成器的儿子,一步步的带成如今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王天阔笑而不答的反问起中年人,“吴叔,就眼下我们的这个圈子市场,最多还能独占鳌头多少年?”

    吴省(xing)稍稍发愣了小会儿,两眼茫然的看着王天阔,“王董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王天阔站起了身,缓缓走到落地窗前,扬手指向远处的某个会场位子,“几年前,那里还算是个不错的地方,可是并没有持续多久,直到去年那里被日本人给租下了后,你有没有计算过他们每次的获利额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似乎,有着年收入1千万左右的样子。”吴省虽然嘴上是含糊不清的同王天阔说着,可心里没底的他,却怎么也没想明白,为什么自己的老板会很在意那个小数字,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做的任何一个项目,都是那个数字的几十倍,或者几百倍。

    王天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“一千万,这两年他们只是租借会场做了几次cosplay漫展,可线下同他们现在联合推出国漫,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吗?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提醒,吴省像是顿悟了什么,猛然联想到最近王天阔为何平凡的玩起了电脑游戏来,“王董,难道说,你收购了第三方游戏交易平台,并非仅仅是为了那5%的中介费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王天阔好笑的摇了摇头,“以前都说你吴叔办事能力强,思君者所思之事……可,眼下看来,也就是打了个小盹的事情,你就把自己的任务给全身至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我真的是老了,不知王董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国漫的市场,我们是肯定挤不进边了,可网游的线下交易这一项目,简直就可以说是一个bug。”

    “bug?”说来说去,好像还是又说到了中介费那里去了,只是吴省能理解到的,好像并非是王天阔所想要表达的,他可能更甚至想是达到独占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可否考虑过订单的产出量?可否考虑过专业人士的囤积?以公司的形式,实行各种人才的培养和推广,同时在眼下的网络服务中,提供便利与快捷的游戏途径,达到可以同每个大型游戏公司,成为很是友好的商业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商业威胁?”吴省更是听的一脸懵逼,这完全就像是在说天方夜谭一般,用威胁的手段,通过正常的渠道,去同游戏公司形成商业手段,这简直是在国内根本就没人敢想的,或者说没有人可以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一切。

    看出了吴省心思的王天阔,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现在心里在衡量什么呢,“可能在国内的法律上,还不允许有这样的公司出现,但是……我们若以俱乐部的形式出现,那别人又会怎样呢?每一个游戏的最终被攻破之后,面对他们而言的就必须是更新,所以我们培养出的人才,一定要学会如何利用己身的优点,来带动游戏的冲击性。”

    知道吴省并不熟悉这一块,王天阔也是特别耐心的又继续说道:“游戏方为什么要打击工作室,却为什么又不赶尽杀绝?为什么商人的控制手腕,会给每个游戏的经济带来各种各样的威胁?这也就要再次说到游戏方自己加入的在线员工了。”

    若想第一时间了解到游戏里存在的问题,24小时在线人员是必须的,很多时候,就算是你误以为是老板的人,很有天大可能,他仅仅只是游戏方安排的一个托。

    再加上如今各大论坛,常爆料的蝗虫会长,不也是游戏方做的一次次大死,只不过别人确实赚钱了,就算你用文字的武器,来回攻击他个全家上下一千次,那又能怎样呢?

    “王董,是否有必要对这两人做出深入的了解?”如果说王天阔向他说的这么多东西,是希望他能够明白自己近期的用意,那么紧接着作为能替他分忧的自己,就必须得主动的去作出回应了。

    “就用最简单的方式看着,你因该懂的,就现在我们身边这位……已经很让我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于此同时,就在林秋刚把先前的事,都说给了李陨浩听后,同他一样起初懵逼的李陨浩,随后显然是意识到了一种所谓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既然对方能够听过交易的平台得知我们的消息,显然是注意我们很久了,说不定……要是我们存在任何的欺骗,很有可能最终结果……”就对于那些不可衡量的后果而言,林秋确实不敢想象这些东西在那之后,会引发怎样的蝴蝶效应。

    “最终结果?难道找人痛揍你一顿?”同林秋的过多考虑,李陨浩倒是觉得人生并非像他想象的如此悲观,“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?小心的过着一辈子?即使眼前抛出个大肉包给你,哪怕是就快要饿死了,你都还要考虑考虑面子问题?或者是否有人下毒?”

    “自然,拿游戏来当职业确实在以前,有些天方夜谭了,可就眼下这几天,你和我起码赚的数额,相当于你半年多的收入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是担心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