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章 又是好几万
    真像林秋说的那样,就李可和陈玲玉这些年赚钱的经历,就像今天这样爆出如此昂贵的天价物品,还真就是破天荒的第一次,以往一年差不多才能赚到的数字,今晚就那么一会儿就赚到了,而且还是好几样。

    “书……因该怎么卖才好?”陈玲玉回城后,将东西存在了仓库里,便有些不知所措起来。

    “前两天狗书的平均价位是在5万,烈火是在6万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岂不是要分1.1万给别人?”

    林秋很清楚现在陈玲玉在想什么,起初会答应对方,那完全只以为是1-2千块的事,也根本没想过怪物会爆出这样价格的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爆出了如此天价的物品,是人当然会有所顾虑,甚至也有想过不分的念头,“包租婆,你们认识因该很多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只不过都是生意上的往来吧。”如果要这样说,其实他们间的关系也就只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假如说,今晚你什么也不告诉他,书放在以后卖,也不是不可以,但就目前玩的起这些东西的,也就那些个老板和主播,若是之后又让别人发现了这些事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被林秋这么一说,陈玲玉猛然间才发现,自己刚才的想法是有多蠢,就单算这些年对方同自己的合作的小生意,没有个10左右了,也有个8万9万的,现在猛然间只是拉近了下数字的距离,自己就差点丢失了诚信,好歹有句话曾经这么说过,生意不在仁义在。

    “懂了,这样吧,明天你们先联系联系王建国,看他那边能出多少,战神盔甲的话,我就直接挂898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明天我得睡到下午。”

    忙碌的下午,就如往常那样并没有任何可以停下来的理由,王天阔依然还是埋头在办公桌前,堆积如山的文件夹,就像是有意特意给他找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是不是该休息了?”吴省温馨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王天阔将手里的文件往桌上一丢,站起身顺势小幅度的活动了下四肢,“医生说我缺少锻炼,还真是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这些公司里的小事情,董事长大可不必过多操劳的……”见王天阔脸色有些不太好看,吴省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吴叔,就眼下你能感觉到的,公司到底有多少是铁了心想跟着我们的?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这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也就仅仅只是眼下吧。”王天阔这样的回答方式,吴省还是第一次看到,更多没有想说出来的可能只是掩饰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,代练在练级的时候,说是有个id叫全职叶神的私聊过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抛开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东西,吴省的这个话题倒是又将他拉入了当下,“怎么?那小子又搞到什么宝贝了?”

    “召唤神兽和烈火剑法,不但只是这两样,好像平台上出至另一个id挂的战神盔甲,也是昨夜id名为王者归来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~”一听是王者归来爆了装备,王天阔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,“吴省啊吴省啊,平时让你做点什么杀人放火的事,你可是办的相当麻溜,这轮到网络里的事了,还是得我自己出马买凶啊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当初,若非自己意外的买了那本书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机会,又那会轮到有他们的机会呢。

    练了小会儿级,见王建国那边id还没有回复,李陨浩这边也不敢多问,就像林秋说的那样,老板来找着你了,自然是给你送钱来了,你主动去找了老板了,那就不一定别人会想要买你的账了,更多的时候,可能别人根本不想你去烦他。

    “林大嘴,你说这两本书老板会买吗?要不……咱们还是挂平台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秋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显示器说道:“都才进蜈蚣洞没多久时间,你就安奈不住寂寞啦?”

    “这不练级无聊嘛。”同林秋召唤五只宝宝打怪的效率相比,自己的练级效率简直就是弱爆了。

    “练级无聊?打宝杀人的时候,怎么没听到你说无聊啊。”林秋说。

    “打宝杀人爆装的好吧,练级打怪你觉得这玩意能有多少赚的?能给你爆个攻3的金手镯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万一爆了呢?”

    “万一爆了也轮不到你这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——”同李陨浩扯上这些歪理,林秋就不认为自己会能说的过他。

    〖铁甲依然在公会收人,每日下午16:00整开始组织杀狗活动,凡是参与在yy报出坐标就有20万游戏币,18:10分开始组织下海队伍,拍卖模式分配绝对公正公平,yy公会号:89xxx〗

    瞅了一眼黄字喇叭飘的世界喊话,李陨浩隐约感觉有些不大对劲,“林秋,这杀狗活动……不会只是为了去蹲跃马热沙的狼王吧?”

    林秋很无所谓的喔了声,便点开了回城卷,跑到了中州比奇的摆摊区去挂东西卖去了,“我去吃饭了,你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见林秋都31一半多经验了,自己还才30%点的经验,“算了,还是你去吧,我在练会儿,等下你回来的时候,给我带盒全家桶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全家桶?100多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嘛,万一外面的小姑娘又进来问要吃的,你说像哥这样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林秋见不得李陨浩那做作的模样,便很友善的提醒道:“当你是兄弟才劝你一句,外面大厅的小姑娘你还是少惹,就我有事没事的看到两眼的,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他们和拽妹不是一类型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……就你和包租婆每天最啰嗦,都一个屋檐下上班的,咋就把人想的这么复杂呢?她不现在也天天在大厅和他们玩嘛。”李陨浩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林秋自知李陨浩是这德行,也不想同他过多争执什么,反正用朋友间的一句话来说,就是我们彼此已经习惯了对方,“她是老板好吧,算了算了……懒的同你说这些了,全家桶就全家桶,免的别人以为我舍不得钱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