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
    说罢,林秋便出门而去,路过大厅时,还是很习惯的同陈玲玉打了招呼才出去。

    和陈玲玉相熟,与在她手底下打工是两回事,同时由于工资的高低的问题,在这里陈玲玉可是并没有全包他们的吃住。

    要知道,林秋和李陨浩也是在当地有住处的,更重要的是,他们彼此都有个自己的家庭,林秋虽说现在已经不算是了,可离婚证还没领取的夫妻,怎么说也都还是夫妻啊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起没必要的言论,不是在必要的情况,陈玲玉一般是不会让他们在工作室过夜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~你吖的小子找……”刚在练级的李陨浩,还没自言自语完,就被随后突如其来的雷电术给秒了。

    〖刚才杀狗的兄弟们,钱已邮寄过去,我们全程都有战地记者跟拍,此次活动全程2小时内都当有效。〗

    再看黄字上的喇叭内容,李陨浩不用对方说的如此详细,他当然是从字面就能了解到对方说要表达的意思,很简单——我就是要杀的你退服。

    “全程记者跟拍是吧,也就是说你喜欢玩直播是吧。”李陨浩索性直接跑向了仓库,将所有的东西都存了起来,脱了个精光,来回在药店与武器店间跑来跑去让人杀,他倒想看看这家伙能有多少钱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咚咚——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,里面没管事的。”李陨浩也不看开门的是谁,就自顾自的玩着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李哥?又被杀啦?”

    一听是熟悉的小姑娘声音,李陨浩色眯眯的回过头:“你又来啦,等会儿小心你们陈姐又说你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笑道:“放心吧,陈姐和林哥一起出去吃饭了,听说……昨天李哥你们又打到东西啦?”

    “可不嘛。”听说陈玲玉和林秋出去了,李陨浩也就索性大胆起来既然投怀送抱这事,是她自己选择的,那来日方长这句话,也就算是句大实话了。

    看出了李陨浩心思的小姑娘,又怎么会不知道眼下的这些男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呢,白芷纤细的小手顺势就往李陨浩大腿一放,来回游荡起任何男人都想要的春季,“李哥哥……人家前两天……小内内不知被谁偷走了,你……可不可以借我点钱,买条可以穿的啊。”

    不见了?买条新的可以穿的?瞬时间,李陨浩脑子里不知在浮想联翩些什么,细看下,这小姑娘确实长的还不如拽妹,可就骨子里透着这么股妖媚,简直是比他自己的老婆要强上百倍,“那么……现在你岂不是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讨厌,李哥真的坏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都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可能呢。”

    “骗你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……不信……不信的话,你可以来摸摸啊。”小姑娘尽管就算是平日里,早已习一如,但在并不相熟的人面前,说出这样的话,还是多少有些难言开口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李陨浩的脑子浮想联翩的出现起各式各样的香艳画面,甚至于他根本不会担心战场会是摆放在这里。

    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冲动,驱使着他不断想伸出去试探的右手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正当李陨浩手伸往小姑娘大腿上时,房间关着的门被一脚踹开了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的一伙人,刚好抓了李陨浩一个现形,“姓李的!我女人你也敢动是吧?”

    带头说话的叫****,是跟着陈玲玉打游戏已经有些年的小队长了,至于他口里的这个女人,也是在工作室里混了有3年样子的了,只不过是只破鞋罢了。

    倒是今天演的这么处,实际上就是****带头想到的,无非就是眼红陈玲玉这些天赚的些钱罢了。

    瞬间就意识到了发生什么的李陨浩,很识趣的缩回了手,站起身来说道:“哥们,你这仙人跳还玩的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要以为你是陈姐认识的人,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,要不是我们这些哥们儿在外累死累活的干着,你们这些后来的算老几啊。”

    一言道出了心中不满的****,也就没打算把今天的事就这么简单过去了,“要是今天你拿不出8万块来,这个门你也就不用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似笑非笑的看着李陨浩道:“是啊,李哥这便宜你都占完了,怎么也得补偿下人家的精神损失费吧。”

    李陨浩瞪了小姑娘一眼,心下想着,林秋啊林秋,你小子说好事就没一次灵验过,现在这坏事一说一个准。

    “想要钱是吧,一分都没有,我倒是要看看今天你能把我怎样?”并不知晓李陨浩以前是干什么的****,压根就没想过李陨浩会不会打架,可若要是他先了解了下二人的背景的,或许会考虑是否不这么做才是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的面子也就要丢的差不多了,要是自己还不做点什么立威的话,那还哪有自己的混的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嘴贱的很啊,大家一起上,好好教教他怎么做人。”****话刚说完,便先冲了上去,紧跟其后的虽说是先有些忧郁,可能也是有想到,事情都做出来了,怎么也不可能有回头的机会了,便也就不再多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是条单个的李陨浩,压根就没想过一下会冲进来这么多人,若是说平日里在外打架,他最起码还能边打边跑,就现在房间里的这个宽度,他往那里跑?

    ****第一个冲上来,大意轻敌的他根本没想到李陨浩曾经也是跑江湖的,没个三两下的自己就倒在了地上,后面冲上来的人,看到这情况,也都不敢怂的往后,几个人正面同李陨浩一照面,再又爬起来的****又一动手,人少方被打便是显然的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打起来了是吧,嗯……我知道了,你和他们不是一路的,自己买票回老家吧,2万块明天我会打在你卡里的。”

    林秋茫然的看着陈玲玉,心想这大姐大不是早已退出江湖了吗?怎么今天又演起来了?

    “怎么?有事想说?”挂了电话的陈玲玉,见林秋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,“是不是想问,到底又出了什么事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