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章 赚钱不仅只是为了生活
    听收废品的阿姨这么一说,李陨浩若有所思的想了下说道:“要不……阿姨你看,过会儿我先给你买个早餐,然后再付你100块钱,就耽误你两小时左右的时间,你帮我们一起做个卫生咋样?之后有些没用的瓶瓶罐罐的,你都拿去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收废品的阿姨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“不过,可不可以买两份早餐?我是农村人吃的比较多,但是做起事来你们小伙子可以放一百个心。”

    李陨浩大笑道:“哈哈,好啊,阿姨你就放心吃吧,东西绝对满足上。”

    在边上看着这一幕的林秋,心里默默的感慨到,平日里做事不咋上心的李二狗,在处理起这些事的时候,还真是没话说,倒是自己与他相比,真是差了好大一截啊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总算是搞定了。”把所有的卫生做好之后,收废品的阿姨便叫了个人,同她一起把东西给背走了,然而刚好得到松了口气的二人,却又撞上了刚好买了一堆显示器回来的陈玲玉。

    “包租婆?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李陨浩看着同陈玲玉一起进门的两个送货员,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:“不是说好了,这些东西让我赔的吗?”

    懒的同他多废话的陈玲玉在把两个送货员送走后,才走到沙发前坐下道:“哟,不错啊,都打扫的这么干净啦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总得表明下我的决心吧,不过……那小子,没找你麻烦吧。”尽管是知道陈玲玉的江湖背景,可出于关心,李陨浩还是小心的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能有啥麻烦,钱能解决的问题,那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林秋笑了笑,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陈玲玉,“看样子,你因该是很早就知道那小子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陈玲玉接过林秋递来的水,拧开了盖子喝了口才说道:“以前做的是国外游戏,中介这一块就是个麻烦事,所以员工都挺老实的,但现在换做国产游戏,自然而然大家懂的也就多了,再说了,眼下你也都看到了,工作室里的全是一群小年轻,正都是心高气傲的时候,又有几个愿意屈服在别人之下呢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噢,就他们这么多人,每人自己出个电脑的,每月赚多少都是自己的,想想看,其实真没必要在你手下做了。”李陨浩倒是能立马反应过来,只不过与他意见有些不同的林秋,却又有了别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这种想法也不是什么好事,看到别人赚钱,就以为是赚钱了的这种人,会吃好大一截的亏的,特别是在这个年龄段的时候,想想看,他们若是单搞的话,你要是每天上个班,对于家人来说,这种还能理解,毕竟玩个游戏纯属娱乐,能赚点小钱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在家单做这东西,不像现在在包租婆这里打工,每月有稳定收入,包吃包住,回去后,你要是每天不打出些值钱的东西,前提必要说的是,你的卡钱是不是钱?电费网费是不钱?在家待久了,老人说的那些话,你听的进去不?”

    可想而知,林秋说的这些东西,也是根据他做生意的现状而来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那听你这么一说,还不如给人打一辈子工呢。”李陨浩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去理解。”陈玲玉打岔道:“林秋想说的意思,无非是说他们现在还没搞清楚个现状,就茫然的去奔前程,很有可能连自己都养不活,就先死在了三岔路口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陨浩很是怀疑的看向林秋,“是这样吗?”似乎有种绝对不可能出自内心。

    林秋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以前在和你们吃饭喝酒的时候,我大多都是装着自己很无忧无虑,事实就像刚才包租婆说的那样,若非没有上次你给我买激活码,我又怎么可能看明白这么多自己的现状呢,呵呵……不说这些了,还是说说正事吧,眼下少了这么多人,这两天李可又一直在加班,我们要怎么来运作包租婆这工作室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打算布置小房间的李陨浩,被包租婆直接安排他,将另一间房间的床铺那些同林秋一起搬过去,说是准备将这间房也搞成卧室,这样好方便以后大家留宿这里。

    “既然住房有3间,这间以后就算是我的好了。”东西刚摆好,林秋就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陈玲玉摇了摇头,“这可不行,万一拽妹要是回来住了,那不就没地方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——我和她该不会同一间房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可能,这个你真的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林秋摸了摸头,也觉得自己有些想多了,“那……还有谁要来住啊?二狗自己有车,来回一趟也就几分钟的事,再说了,他老婆也不一定会让他在这里住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忘记何飞也要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何飞?他不是在外面给人放高利贷嘛。”说起何飞,林秋同李陨浩怎么也不会相信,这么一个吃惯了江湖饭的人,会有想改行的一天,不过这也不能怪林秋他们这么质疑,毕竟年轻的时候,何飞也做过些不太对得起兄弟的事。

    几年前,要说何飞与林秋还有李陨浩的关系,简直就像是穿一条裤子的,只不过何飞那家伙喝了些酒,就很是喜欢表现一些江湖气了,有一次因为喝酒的多少,便把李陨浩的朋友给打了,还有一次因为林秋的朋友有事要先走,他就感觉别人不给面子了,就又将别人给打了。

    那两次事之后,林秋与李陨浩又被何飞搞了几出,渐渐的大家也就开始疏远了……

    “包租婆,你不是在开我们玩笑吧?就他那……不会有问题吧?”同林秋相比,李陨浩倒是说话直接的多,这也可能是因为他们以前认识早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陈玲玉也心知李陨浩他们在担心什么,便解释道:“放心吧,现在的何飞已经该了很多了,而且那晚喝酒的时候,他不也没什么嘛。”

    “咦,好像是噢,难道……这中间有什么原因?”李陨浩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现在的他,可是已为人父了,改行转正自然而然好吧。”

    听包租婆这么说,林秋倒也没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,只是这改行转正,好像在常人眼里,也没觉得有多正常,“这,打游戏也不能算是正儿八经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总比他在外放高利贷好吧,而且,我们现在难道还赚的少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林秋,你小子不会是不想让何飞来入伙吧,是担心分钱的事呢?还是在担心李可啊?”

    “李可?”听李陨浩不怀好意的提到李可,陈玲玉立马来了精神,这明显是她不知道的八卦,“快说说,这三人是不是以前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当初为了抢得去看李可的权利,林秋可没少被何飞揍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,何飞又?”陈玲玉倒是不认为,林秋有打的过何飞的本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