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章 住院
    鲜血从林秋的嘴角一直滑落下来,小混混们有些愣怔,这件事情下手重了点,都快把林秋搞死了,像老板说得,只需要教训一下林秋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见林秋被打出血了,小混混们也停下了殴打林秋的动作,现在林秋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反抗那些人了,冷眼看着小混混们的举动。

    一阵警笛声从远至近响起,警察来了!吕晨风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完全顾不上小混混们的死活,连忙带着龙华溜了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,吕晨风知道要是自己被传出负面新闻,那些老顽固绝对会借题发挥,阻止他登上总经理的位置。

    总经理这个位置是他志在必得的东西,怎么能够为一个小小的林秋而把总经理这个位子让出去呢。

    小混混们也听到了那阵警笛声,也不知道是谁报了警,看见了吕晨风也溜了,那些混混们也反应过来,虽说他们不怕被抓住,毕竟吕晨风还没有那么傻,一定会将他们给从监狱里面捞出来的,只是监狱那个地方还是得走一遭,那个地方也真算是生不如死的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小混混们也溜走了,见那些人都走光了,主管才慢慢地走出来,左右看了看周围,跑到林秋身边扶起林秋,“林秋快醒醒,警察马上来了,你就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主管没有走,而是偷偷跑到一边打了这个电话,只是现在林秋已经失去了意识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警察很快地赶了过来,看着桌椅都已经不成样子了,还有一个倒在地上的男人和一个女人,穿着这家餐厅的员工服。

    警察左右查看附近有没有余党,小混混跑的很快,警察来到了之后,小混混们早就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林秋已经失去了意识,他没有流血,身上青一块的紫一块的,还有点擦伤,被碰一下都觉得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护士们抬着一副担架把林秋给抬走了,警察对着主管说道:“还烦请这位小姐陪我们去做个笔录。”

    主管点了点头,回头看了一下深受重伤的林秋,便随着警察走了,这附近的商户在听见欧打人的声音,就知道了发生一些什么事情,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些事情闹得这么大,连警察都给惊动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好奇的人还伸着脑袋往里头看,看见了那么昂贵的桌椅被砸了个七七八八,不由地觉得肉痛,当年这家店就是因为装潢华丽环境优美才很多人选择去这里吃,就算附近的商户很妒忌,但是也没有办法,谁叫人家愿意砸钱呢。

    看见往日的竞争对手店里竟然被人砸成了这个样子,而且他们的员工已经生死不明,商户们还是庆幸好在他们没有那么强大,要是强大的可以让别人注意的,那么下一个被砸店的就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林秋被送进了医院,警察拨打了他手机联系人里面的李陨浩,叫他赶紧过来医院,林秋现在就在医院里面抢救。

    “什么!林秋有干什么坏事儿了?怎么会在医院里面?”李陨浩颇为惊讶,“他现在在哪个医院?”

    警察告诉了李陨浩详细的地址之后便把电话给挂断了,陈玲玉在旁边听了一会李陨浩的电话,说道:“我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陨浩和陈玲玉快马加鞭地赶到警察所说的那个医院,走到前台问了一下接待护士,“最近有什么人被别人打了进医院的?”

    小护士疑惑地看着李陨浩和陈玲玉,看着脸上只有着急的神色才说道:“是有一个人被人打得进了医院,那打得一块一块紫黑的,那些人怎么下得了手啊!”

    李陨浩和陈玲玉对视一眼,看来就是林秋这个倒霉鬼了。

    “护士,请问那个人现在在几号病房。”

    护士向左指了一个方向,“那边直走拐一个弯的尽头就是那个人的病房。”

    李陨浩和陈玲玉向护士道了一声谢之后,就向着护士所指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一打开房门,一阵消毒水的味道就扑鼻而来,林秋就躺着那张白色的病床上一动不动,鼻子上面还插着两根管子,手指头还连接着机器,俨然没有了人气。

    李陨浩突然觉得一阵心酸,前几天还陪着自己的兄弟转眼间就躺在了病床上,世道艰难,外面的人都只是为了自己,全然不顾他人的性命,现在警方正在调查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突生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,李陨浩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听从医生的安排,陈玲玉从来没有看见过李陨浩这么悲伤过,她自己也很难过,说到底也算相处了这么久,只是她还清醒着,慢慢退出去交了林秋的医药费。

    看着李陨浩盯着林秋好久了,还没有吃过早餐,陈玲玉就出去外面的店里面给李陨浩买点去早餐吃,林秋现在还没有醒过来,但是最起码有营养液吊着,李陨浩昨天晚上就去了医院,晚餐没吃早餐再不吃的话就要饿死了。

    陈玲玉打了两个粥回去,却惊喜地发现林秋醒了,虽然很虚弱,那些人把林秋打得不能动,李可这个时候也听见林秋出了事,跟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林秋浑身上下都是伤痛,能动的地方就只有嘴巴了,由于身体虚弱,林秋说话别人要很仔细的听才听得见,肿着一张猪头脸,那些人打人不分轻重,脸上也肿了好几块,尤其是眼眶,都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话也不清楚,林秋现在这个样子很滑稽,李可凑到他的面前听,才听清林秋说的是:“他要喝粥。”

    李可将陈玲玉带来的粥放凉了,见李陨浩和陈玲玉不动,说道:“你们该不会是让我喂林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喂另一个男人呢,想想画面都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。”李陨浩说道,还很做作的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林秋的嘴巴微抽,没有说出话,突然发现这样也不错,就坏心思地随着李陨浩和陈玲玉的想法来了。

    李可发现她这是掉进陷阱里了,郁卒的拿起那碗粥,一口一口的喂起了林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