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3章 纠结
    短信提示:三万块已到账。

    林秋皱了皱眉,三万虽然很多……但是……你确定这能用好几年?!

    吴省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,笑了笑道:“这只是定金,事成之后我们会把剩下的钱都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定金!

    这才是土豪!

    林秋已无力吐槽,土豪的世界他不懂,也不想懂,他可不想遇到那个挥金如土的吕晨风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想告诉吕晨风,多学学王天阔,看人家那土豪是有多豪。

    吴省看他久久没有动作,只当他是被自己比出的数字吓到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见林秋还是没有动静,吴省忍住想踹这个不知道浪费时间可耻的愣头小子的冲动,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定金已经到账了,剩下的钱也跑不了,林秋你看,也不能辜负了董事长……”吴省的下半句话并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林秋也知道,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……今天这个电话他是迟早要打给吕晨风。

    只是林秋在发愁,愁怎么把吕晨风约出来。

    总不能一个电话打过去,说hello,我是你的仇家江流集,现在闲来无事我们约个地方聊聊人生如何……

    这么说的话,估计不出三天,?吕晨风便会叫人把他弄死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话,风险都是百分之六十,剩下的百分之四十,其中百分之十得看林秋运气,百分之三十看的是吕晨风的心情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管他呢,车到山前必有路,现在可是法治社会,他不信吕晨风真敢叫人把他打死。

    深深吸了一口气,林秋冲吴省略微点一点头:“这电话,我打给他就是了,那个……你们公司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吴省长舒一口气,王天阔这次交给他的任务算是完成了,接下来的事情……就不该是他所操心的了。

    吴省一边默默地想着,一边将林秋带到马路边一辆停着的轿车前,如同林秋的管家一般,为林秋拉开后车门,自己到前头去坐了。

    汽车引擎启动,一路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路程之远让林秋有些惊讶,在司机驱车三十分钟之后,林秋一行人才到了王天阔所在的公司门口。

    林秋抬眼,看了看公司名称。

    诚信建筑开发有限公司?

    建筑?诚信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林秋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被涮了。

    一个搞建筑的,居然在游戏获取利益?不惜花钱买技能?每次出价都能高的令人咋舌……

    王土豪刷新了林秋的游戏观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林秋那么一瞬间想开公司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一晃而过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“诚信”二字……

    林秋向身边的吴省再三确认自己没走错后,便对王天阔的好感瞬间又降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回想当初那个包租婆的工作室与王天阔签定合同时,那王天阔为谋取利益,对合同做的手脚。

    也幸亏包租婆做事细心谨慎,及时发现了合同里的漏洞,才没让工作室吃大亏。

    当然,提防王天阔,也成了整个工作室心照不宣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,也配给公司起名为诚信?

    虽然人家公司起名不关林秋的事,但经过那次合同被王天阔做手脚的事后,林秋对王天阔已有几分厌恶了。

    仔细想来,现如今,双方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各取所需,其实也并不冲突。

    吴省引林秋入了客坐:“先在这休息下吧,董事长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林秋点一点头,待吴省离开,便打量起这家公司来。

    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,林秋喝了口前台小姐递的水,手机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二狗来电。

    林秋想了想,挂掉了。

    点开短信编辑一页,给李陨浩编辑一条信息,定时发送,然后关机。

    屏幕黑下去的一刹那,前台电话响起,前台小姐接后,走到林秋身旁道:“林先生,董事长在三楼等你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哦。”

    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王天阔点上一支烟,深深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吴省垂首:“林秋来了,可吕晨风?……他真的会赴约么?”

    “仇人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一切皆有可能,董事长,做好万全准备。”吴省小心抬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……”

    叩门声响起,打断了王天阔的话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林先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林秋打开门,第一次见到王天阔,有点好奇,这个所谓金主,到底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只一眼,林秋就满满的嫌弃。

    不过人家好歹是金主,包租婆工作室的摇钱树之一,不能执太多偏见。

    “林秋,”王天阔把座机往前一推,“废话就不多说了,相信吴省在路上已经给你说清楚了,打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等等。”林秋心里一动,之前吴省给他说过,王天阔之前约吕晨风时,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王天阔皱眉,他又想干什么?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董事长之前被吕晨风拒绝过,他知道你们的?电话,那万一我再打过去他不同意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意思是说,不能用我们的电话打,对吗?”王天阔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,只能用个人的,但不能用我的,”林秋顿了顿,又说,“万一他知道了我的电话,我肯定不能安生了,我要为我的安全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“所以既要我安全又不能让他拒绝,只能用你们两人中里一人的手机。”林秋一语点题。

    “用我的吧,董事长的电话吕晨风知道。?”吴省拿出手机,翻了翻,递给了林秋。

    林秋接过,屏幕上吕晨风的名字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他摁下了拨号键。?

    “经理,您的电话。”秘书递给?吕晨风电话。

    吕晨风不爽地皱了皱眉,他的心情很糟糕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里,先是叫人花钱平息了打伤林秋的事,又差点被那些守旧的老顽固挤兑。

    前天王天阔一个电话让他郁闷了好几天,现在又是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里发生这么多事,怎能叫他不烦?

    “经理,您的电话。”秘书见吕晨风没有说话,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谁的?”?吕晨风揉了揉眉心,强打起精神问。

    “经理,是陌生号码。”秘书看了眼手机回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