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章 约见
    吕晨风愣了,陌生号?

    伸手接过手机,吕晨风看着手机,的确是陌生号码,难道是客户?

    这边,林秋很想摔手机了。

    半天不接电话是闹哪样?!

    恨恨摁下免提,让正在接听的嘟嘟声响彻王天阔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秘书早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天阔和吴省紧紧盯着手机,犹如在看一枚炸弹。

    虽然它没有一点威胁。

    经理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吕晨风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

    他在纠结到底接不接这个电话,万一是客户,那就是耽误了工作,但若是其他人……

    比如说王天阔。

    时间没有允许吕晨风继续思考,吕晨风手机移到接听键,轻轻触碰。

    “喂?”吕晨风冷静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是吕晨风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秋的大脑快速运转,能想的话都蹦出来了,最后都被他一一否定。

    王天阔,我只能尽力,至于到底能不能把吕晨风叫来,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    “是,您……是谁?”电话那头传来吕晨风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秋一怔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自己在餐厅打工的时候,最初的三号桌看他的眼神,以及,那一桌奇怪的客人问他的话。

    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

    原!来!是!他!

    吕!晨!风!

    伤已好了个七七八八,但伤人之仇,林秋永远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,林秋心平气和的对着电话说:“我是林秋,也是江流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不屑的嗤笑声。

    林秋才不管他在笑什么,他的任务只是把吕晨风约出来,就是说不要让这个什么经理挂断电话就好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那个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。”林秋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吕晨风千思万料也没想到林秋会给他打电话,听到这么一句明人不说暗话,倒是提起了对这通电话的兴趣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这个林秋,那个在贴吧上被夸为传说的江流集,到底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直说,没事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,等等!”一听吕晨风要挂电话,林秋在王天阔和吴省按捺不住前抢先挽留。

    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吕晨风有些没了耐心。

    “你要听我说完,我只说一遍,”林秋硬着头皮警告,“冤家易解不宜结,过去的事,不如做个了断?”

    一旁的王天阔和吴省狂擦汗,这话怎么听都像挑战书啊。

    这么说话,真能把吕晨风引出来吗?

    两人心里对林秋的能力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“有趣,你想怎么了结?”吕晨风眯了眯双目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要不找个地方,我们谈谈吧,时间地点你定。”林秋扭头,看了一眼王天阔。

    吕晨风一愣,这句话的后半句,好像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想了想近几天的事,吕晨风轻易地找到了这句话的第一次出处。

    电话这头,诺大的办公室里,手机上的免提让三个人都听到了吕晨风慢悠悠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会是王天阔找来的托儿吧?”

    我的天!

    三个人差点出了声,这……一句话,杀伤力太大了,三人集体石化。

    还好林秋率先反应过来,对着电话那头,用极度冷静的声音说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王天阔可是你的金主。”

    林秋又看了一眼王天阔,这家伙在摆弄手机,林秋对着电话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,就见王天阔把手机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短信编辑的页面上,有刚编辑好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林秋只看了一眼,便从心里发出由衷的感叹。

    姜还是老的辣。

    定了定心神,林秋再度开口。

    “王天阔?那是什么人?有钱人!他就是我金主又能咋,会看得起我这个穷人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吕晨风皱眉。

    这小子说话滴水不漏,找不到丝毫错处。

    “那好,”吕晨风道,“稍等,我把地点和时间给你。”

    王天阔朝林秋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吕晨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林秋一愣,反应回来,兴许吕晨风会用发短信的方式给他时间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间陷入了沉闷。

    过了约有半个小时,提示音的声音把神游的三个人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林秋翻动页面,调出了新短信。

    “明天下午6:00,成渝路的风味餐厅,失期不候。”

    像极了吕晨风嚣张的作风。

    林秋默默记下地点,把手机还给了吴省,后者看了眼手机,递给了王天阔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王天阔就有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姓吕的,约定的地点居然是饭馆?”

    “管他是啥地方。”吴省停顿了下,“现在我们不是把吕晨风成功地叫出来了么?剩下的,走一步算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,林秋,麻烦你了,赴约前我们还会给你打一笔,赴约之后我们会把剩下的一并结了。”

    王天阔说着,拍了拍林秋的肩膀:“小子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林秋赶忙回道,最基本的客套话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“吴省,送林秋回去吧,林秋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见。”林秋淡淡回应。

    吴省带林秋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确定了他们已经离开,王天阔翻了翻手机,拨出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王天阔的声音冷冷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老朋友,好久不见……”

    汽车飞驰在马路上,王天阔的公司位置偏僻,所以来往车辆是极少的。

    “明天……我真的要去赴约?”林秋看着吴省问。

    他忘不了初见吕晨风时,吕晨风的眼神,他实在是不想和那个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林秋甚至想弃号了,当然,只是想一想而已。

    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吕晨风能把他怎么样了!

    “是的,不过你只要拖住他五分钟就好,五分钟后,董事长会出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在这五分钟里他怒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听着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”吴省坐在前排,转头,对林秋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不入虎穴……焉得虎子……

    林秋似乎明白了什么,用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若说今天他得到了什么,便是这一句格言,影响了他的一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