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三章 心动的感觉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居然会跳舞。请大家搜索(%¥¥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走下舞台,李可满面通红,开心的大声说着。



    ?今晚的李可明显比往常的任何一个她更开朗,一晚上笑容都没有停下来过,特别是在跳舞的时候,就如同一个误入凡间的精灵,快乐的舞蹈着。



    “难道我就看着像是什么都不会的人吗?”林秋笑,戏谑的道。



    ?说到交际舞,真要拜李陨浩所赐,曾经有一段时间,李陨浩追的一姑娘是个名媛,只喜欢会交际舞的男生,所以那段时间,林秋经常被他拉着学交际舞,学着学着,倒也是多少会点儿。



    李可抿唇一笑,不言语,但是眼中的赞同却是出卖了她。

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吧,他认输。

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跳舞吗?”本来林秋是想要问她为什么不选择舞蹈专业,后来想了想,觉得这样问太过突兀,还是决定先不问她。



    “嗯呐,我小的时候最喜欢看舞蹈节目了,后来我母亲看我挺喜欢舞蹈的,就替我报了舞蹈班,算起来也学了好几年了呢。”李可开心的说着,说到后面好像想到了什么,眼中划过一抹痛楚。



    林秋看到了,想了想,万分真诚的膜拜着:“你跳舞的样子很美,我简直被你美丽的舞姿迷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!”



    李可听了这话,抛弃那些不开心的事,笑得花枝招展:“你就别逗我了,我自己的实力,我自己清楚!”



    “我是说真的!不信你问问他们啊!”林秋急了,自己难得夸一夸小姑凉,她怎么就这么的不上道呢!

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不问我为什么不上舞蹈专业吗?”踌躇了片刻,李可还是问了出来。毕竟这个问题是很多看过她舞蹈的人,第一个反应。



    虽然她不想提,但若是他问,她想,她是可以说的……应该。



    林秋摇头,摸了摸她的发顶,笑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秘密,说与不说都是你的自由。我不会问你,你也可以不用说,等你真正放下过往的时候,想要找个人倾诉,我愿意当你的倾听者。”



    林秋想,此刻的李可,是他认识她这么久以来,笑得最美的一次,在往后的日子里,只要一想到今晚的她,他就觉得,那应该就是他真正动心的时刻。



    李可在听到这番话时,脸上的笑容比太阳还灿烂,双眼亮得出奇,情不自禁的投入他的怀抱,拥住面前这个此刻属于她的男人。

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,他可以当她的倾听者。



    也是第一个,没有非要她说出那段过往的人。



    往往心动的感觉,就是在那么一瞬间。



    她突然,很想很想,和他一个不小心,就到白头偕老,



    如果,可以的话。她想。



    林秋虽然诧异这突如其来的怀抱,却还是顺势环住他。



    良久,他听到怀中人说:“如果可以,我想同你白头偕老。”



    林秋一直很疑惑,那天的环境明明异常的嘈杂,怀里的人声音也很小声,可他却偏偏听的如此清晰。

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说什么?”迟疑了会儿,林秋还是选择了装作没听到。



    若是往常,林秋自然乐得立刻回应:“我们一定可以白头偕老。”



    可在经历过上一段的伤情,明明触手可得的幸福,他却退却了。



    他自己他很清楚,纯**丝一枚,长得一般,没车没房没经济来源,和外面的高富帅、富二代相比,他实在差的远了。



    而李可,人美声甜性格温柔,脾气也好。



    这么一个各项条件都很好的美女,突然向他这个**丝告白,不亚于天上掉了个馅饼一样雷人。



    更何况,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已经彻底放下对杨晓婷的感情。



    所以,他想,还是给彼此再多一点时间,多一点了解的机会,在他确定他的心已经彻底装满李可的时候,在李可真真正正了解了林秋这个人之后,她若还愿意同他在一起,他林秋定然二话不说,立刻向她求婚,如果可以,分分钟带去民政局也是ok的!



    不过,好像他还没到法定年龄吧……咳。



    李可是个脸皮薄的姑娘,刚刚在情动时,一时激动说出了那句话,对她来说已经耗尽所有的勇气了,现在再让她说一次,是决计没可能的。



    是以,她摇了摇头,说没有。



    心中划过一丝遗憾,缘分缘分,两人之间讲究的就是个缘字,若是最后他俩无缘,却是只能分了。



    “二狗子!你怎么都这么半天了,酒没出来就算了!居然连杯饮料都没有!”林秋拿过桌上的麦克风喊道。



    “林秋你要死啊!”唱得正欢的麦霸同学,李晓雅表示很不爽,灰常不爽!

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啊,我还没活够呢。”林秋嘿嘿笑着,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地痞的气息。



    “你瞎嚷嚷个什么!酒早就调好了放在吧台上呢!你大爷的,居然还要我给你亲自送来?!”李陨浩一手一杯酒拿过来,递到他二人手中,扯着嗓子怒道。



    “得了得了,服务员你继续回去干活吧!”林秋很大爷的挥了挥手,把李陨浩赶走。

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!”李陨浩送了他一脚,转身离去。

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啊,二狗的酒你一定要尝一尝,很好喝的。”对于李陨浩那不痛不痒的一脚,林秋浑然不在意,低头靠在李可耳边道。



    耳边,一股热气喷来,李可羞红了双颊,点点头,喝了一小口酒,眼睛蓦然正大。



    林秋一看,笑了,“怎么样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可大力的点点头,看着李陨浩眼中是藏不住的可惜。



    李陨浩调的酒,才一放到嘴边,幽幽的果香瞬间扑鼻而来,一入口,微微的酸涩,淡淡的果香在唇齿间流淌,余味绵长。



    这厢,两人聊得欢畅,那边李晓雅见他们对李陨浩的酒评价甚高,立马扔了麦克风,直奔吧台而去。



    “李陨浩,我也要偿一杯你调的酒!”没了李晓雅的歌声,整个包间瞬间清净许多,只有歌曲的伴奏在包间流淌,是——时间煮雨。



    本来自 &#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