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言不发
    秦风紧抿双唇,垂着头一言不发。



    李陨浩和李晓雅停下手的事,傻傻的看着他们,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。



    林秋冷笑:“算劳资多管闲事了,过了明天,你丫的爱怎样怎样!”



    秦风欲言又止,最后闷闷出声:“不是,我是……槽,我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说!”



    秦风烦躁地挠了挠后脑勺,起身双手叉腰,来回踱步。



    林秋三人对视一眼,很是不理解秦风究竟在烦什么。



    最后索性不再理他,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去。



    秦风郁闷的趴在林秋旁边的石桌,试图表达自己的意思:“是,我和我父母已经陌生了很多年了啊!”



    “嗯,然后呢?”林秋嘴回答,手麻溜的翻转着食物。



    “然后,这两天看他们动不动红眼眶的样子,我觉得自己以前好像很混!”秦风把脑袋埋入臂弯里,闷闷地声音从里面传来。



    “你以前本来很混啊。”李陨浩借口,理所当然的语气气得秦风恨不能掐死他。



    不过还是弱弱的问了句:“我以前,真的有那么混?”



    李晓雅很肯定的点点头:“如果你以前不混,我们和你的关系,怎么可能会差得简直和杀父仇人一样恶劣?除了林秋,我们和你可是没有半点关系的。”



    秦风转念一想,也是啊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他们和他无冤无仇的,何必回回见他都和他过不去呢?



    “现在你要做的,不是烦这些有的没的,而是想想要怎么和你的父母冰释前嫌。”林秋拍了拍他的肩膀,悠悠说着。



    秦风闷闷的‘嗯’了一声,一转头看到肩膀的一片污渍,瞬间暴走:“林秋!你特么别拿你的脏手碰我衣服啊!”



    林秋白了他一眼,默不吭声,将烤好的一串鱿鱼放入他手里:“吃你的去吧,别瞎吵吵了,烦不啊你?简直女的还聒噪。”



    秦风拿眼瞪他:“林秋,有没有人说过,你很泼妇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咬牙,忍住。他的爸妈还在这儿,不能冲动,不能冲动!林秋在心里做了好几遍的心理建设,才忍下需要揍秦风的心,微笑:“泼妇在说谁。”



    “谁应了说谁啊。”秦风哼着小曲,心情愉悦的反击,哼,这套老掉牙的套路,小爷早玩得不想再玩了!



    林秋看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,简直恨不能冲去狠狠地送他几拳,踹他几脚,不过……眼风一扫坐在不远处的秦父秦母,还是硬生生忍心了。



    哼,劳资斗不过你,不理你总行吧?看你一个人能自嗨到什么地步!



    林秋一消停,秦风浑身不舒服了,这没人可抬杠了,他很无聊的好不啊!



    “你是怂了吗?别怂啊,咱solo去啊?”



    林秋看都不看他一眼,把烤好的食物装好递给他,连之前老大妈似得叮嘱都不说了,任由秦风自生自灭去。



    “我接下来应该要做什么?”秦风厚着脸皮,凑到林秋身边,讪讪笑着。

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



    林秋睨了他一眼,掏出手机打开录音,沉声问:“谁是泼妇?”



    秦风咬牙,“我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……林秋,你别太过了啊!”



    林秋淡笑,又问了一次:“你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秦风同他僵持了片刻,泄气般豁出去:“我是泼妇!”



    林秋满意的保存录音,勾唇阴恻恻的笑着:“然后啊,没有什么该做的了!照样是端茶倒酒给吃的!”



    秦风在原地愣了片刻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坑了!”



    “林秋,你给我等着,最好祈祷你别有落在我手里的一天!”



    林秋挥着纸巾,目送秦风离去的背影,很是嘚瑟:“我可等着呢~别让我等太久啊~”



    秦风转头,狠狠瞪他一眼,不在理会。



    林秋将烤架其他的食物递给李陨浩和李晓雅。



    吃过午饭,在小道散步的陈玲玉表示不满:“既然来了农家乐应该要我们自己动手才对啊,刚刚你们四个人全包了,让我们几个坐吃山空,这样真的好么?”



    林秋等人点点头,表示非常的好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要放松放松,好好地享受一下让人伺候的感觉。”



    “玲玉说得对,既然我们都来了这里,应该要自己动手,这样才能达到来这里的目的。”秦母微微一笑,柔声说。



    秦风在林秋和李陨浩各种明示暗示下,傻呆呆开口:“啊,那个什么,你们经常忙到那么晚,都没有好好休息过,现在该趁着这个时候多休息休息,这样才不会累坏了你们的身体。”



    这一番话听得林秋在他的背后不断的竖起大拇指,这话说的,简直很暖心啊有没有!



    秦母愣愣地看着秦风,这一回真真切切体会到,他们的儿子,真的长大了。



    秦风被秦母盯得感觉浑身都不对劲了,轻咳一声,不自在开口: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只是妈妈……很感动。”



    秦风尴尬了,他好像也没说什么吧?怎么感动他妈妈了?



    “我们下午去钓鱼啊?秦风说叔叔阿姨挺喜欢吃鱼的,刚好它这里面有个鱼塘,里面的鱼是可以钓的,是不知道要不要收费。”眼见气氛即将沉默,林秋赶忙扯出话题,提议道。



    其他人对于这个意见没有异议,看秦父秦母了。



    秦母好笑的看着面前几双期盼的眼神,点点头,表示同意了。



    李晓雅欢呼一声,催促着林秋赶紧带路:“我都没有钓过鱼呢!今天我要好好的过一把瘾!”



    林秋看着和吃了兴奋剂一个样的李晓雅,很无语,转头跟着记忆朝左边岔路口走去。



    那个鱼塘是早他和李可两人在找食材时无意间发现的,而且那里面还有人将钓到的鱼提出来,想来里面的鱼应该是可以带走的,收费也是必然的,是不知道是怎么个收费法了。



    到了鱼塘,看过条约,林秋交了钱,带着一群人去鱼具房领了工具,直接杀向鱼塘边而去。



    本来自  http:///html/book/40/40038/index.html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