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六章 要笑就笑
    林秋瞥了眼一群憋笑憋得满脸通红的人,委屈的一扁嘴说:“要笑笑吧,这样憋着不好!”



    下一秒,所有人爆笑出声。



    林秋很是嫌弃地看着他们,笑笑笑,知道笑!也不懂安慰安慰他这颗受伤的幼小心灵。



    笑过后,他们终于意识到应该要安慰一下林秋,于是所有人一脸诚恳地看着,问:“大嘴,你还好吗?”



    林秋嘴角一抽,“如果你们能把嘴叫的笑容收起来的话,我想我会更好。”



    李晓雅翻了个白眼,坐回去继续吃自己的东西:“切,还亏得我们要问呢,你自生自灭去吧~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秋无语,一头黑线转身回房。



    等林秋洗好出来时,客厅里、饭厅里空无一人,是连训练室里面也没有?!



    林秋瞬间升腾起一股被抛弃的忧桑感,这群人,出门都不说一声的吗?



    林秋窝到沙发,半躺着给他们一个个打电话、发信息,可是过了很久也都没有回音。



    林秋磨着牙,冷哼一声回房睡觉。



    这一睡,等他再醒来时,已经临近傍晚了,林秋汗颜。



    他怎么睡了这么久?他们也一个都没有来喊他,不会因为昨晚他诓了他们,这小家子气的人故意不喊他起床吃饭的吧?



    林秋打开门走出去,可屋子里空荡荡一片,证明他们还没有回来,“卧槽!他们居然跑出去玩那么久还没回来!”



    这时李陨浩他们回来了,一看到林秋笑得一脸讨好:“大嘴,你午吃了吗?”



    林秋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,一言不发回房拿了钱包走出门。



    李陨浩心虚的挠挠头,弱弱地说:“大嘴好像生气了?”



    陈玲玉冷笑连连:“生气生气,关我们什么事?”随后看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眉开眼笑的招呼大伙儿:“来来来,都过来分享我们的战利!”



    李可抿紧嘴看着紧闭的大门,一股恐慌袭心头,“我去找他。”



    说完飞快地开门跑出去,可路早已经没有了林秋的声音。



    李可拿出电话不断打给林秋,一开还有通,到后面直接提示关机。



    李可急红了双眼,满头大汗在大街四处寻找。



    “可可你这样找也不是办法,我们先回去。”一股大力将她拉到一边,李可双眼发红看着李陨浩:“我们不该听玲姐的,晾了他一天。”



    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我们先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,然后再想想要怎么办再说。”李陨浩也很后悔,刚刚林秋的那一个眼神让他的心瞬间凉了一大半,他知道林秋肯定是生气了,后来他直接出门他也立刻跟,哪想才一眨眼的功夫,已经没有看到林秋他人了。



    他找了很久,林秋没找到,倒是找到了差点被撞的李可。



    “我说大嘴啊,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来我这儿?”秦风看着躺在他床,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翻着杂志的林秋,好的问。



    “哦,被他们赶出来了。等下他们电话如果达到你这儿来,你可别说我在你这儿。”林秋漫不经心的翻着杂志,眼一片冷意。



    秦风挑了挑眉,从林秋的语气听出了不悦,不过他选择了无视:“啊哟,咱作死小能手居然惹众怒了?”



    “那可不是,这几天我要住土豪家,你别赶我!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风无语,他记得,林秋好像是两手空空来的?



    “你换洗衣服带了没有?”



    林秋一哽,放下杂志欲哭无泪:“没有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手机充电器带了没有?”秦风再问。

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那你还住毛线?指望着我的衣服裤子给你穿?这倒是ok,是那贴身的……”秦风揶揄地看着他,呵呵笑着。



    “还有,我家的充电器是挺多的,但是没有你这个类型的充电器。”



    林秋已经被打击得不想再说话了,他奄巴巴地躺在床,再次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。



    早知道他当时不直接冲出门了,他应该很有骨气的哼他们几声,送他们几个白眼,最后再当着他们的面收拾行李走人,任凭他们怎么挽留都坚决的说“不”!



    不过,这也是个想像罢了,说不定他真这么做的时候,他们都还乐呵呵的帮他收拾行李呢。



    唉,交友不慎啊,交友不慎啊!



    “哎,不过说真的,他们是干嘛了,把你气出来了?”秦风看林秋现在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,眼睛不离电脑,嘴巴却是好的问道。



    林秋忍不住吐槽,怎么他周围的人,无论男女都特么的这么八卦啊?



    不是都说只有女的会八卦吗?现在他的思维已经彻底被颠覆了!



    以后谁再和他说男的不八卦,他决定第一个送他一脚,毫不犹豫!



    “他们出去嗨了一天,出门前没有说一声,然后我发信息不回,打电话不回,能不气么?他们这样的做法实在太过了。”林秋凉凉地开口,语气里满是不悦。



    “那如果他们来我这儿找你呢?算我说你不在,他们也是不信的吧?”



    “那来啊,我当作没看到不好了,我不出去不行了?”林秋耸了耸肩,无所谓地开口。



    来了又如何?应对的办法那么多,他还不信没有一个有用的,实在不行他把他们当作空气了不是?



    秦风无奈的耸了耸肩,悄悄挂断电话,但没想到挂音的声音有点大声,秦风尴尬地看着林秋,干笑着:“那个啥,我是打电话给客户,不过他没有接来着。”



    林秋挑眉,一副鄙夷的模样:“你不觉得你这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吗?你打给你的客户打咯,他没接没接啊,你和我解释干嘛?”



    秦风一哽,无语凝咽。



    今天他的智商……好像离家出走了?



    “骚年,我原谅你的低智商,不过你以后在做坏事的时候,记得先想想突发状况要怎么解决,才不会像今天一样尴尬。”林秋一脸怜悯地看着秦风,啧啧啧,这人似乎不适合做坏事呢。



    本来自  http:///html/book/40/40038/index.html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