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七章 尴尬的秦风
    秦风窝在电脑屏幕前,选择不说话。



    现在这种时候,越说越错,那还不如保持沉默是金来得实在。



    过了没一会儿,李管家楼说李陨浩他们来了,秦风心虚地看了林秋一眼,见他面无表情,一点反应也没有,朝李管家点了点头,说:“跟他们说我们在楼,让他们来吧。”



    管家一走,林秋站起身朝外走去,秦风紧随而:“你干嘛去?”



    林秋脚步一顿,转头看着他,视线移到他的身后,沉默不语。



    秦风狐疑的转过头一看,发现根本没人!



    一转回来,林秋果然已经不见了。



    林秋走进之前他睡的那间客房,把门反锁,慵懒的靠在床,继续翻着手的杂志。



    要是秦风家什么好,是这一点最好了!每个房间都有放杂志,简直好五星级酒店啊,服务这么周到。



    这样即使呆在房间里什么也不干,也不会觉得无聊。



    而且这些杂志基本是以时尚杂志为主,看了也不会像看财经一样的难懂。



    讲真,林秋都在怀疑这是谁提出的建议,要说是秦风或者是秦父秦母,他感觉可能性实在是小到爆了!



    那照这样看来,可能是管家安排的会较多了。



    正在林秋百无聊赖翻着杂志时,房内传来敲门声,林秋充耳不闻。



    “大嘴,我们错了,有什么事,你开门我们一起谈谈好不好?”门外传来李可疲惫地声音,林秋眉头一皱,随即舒展。



    她应该是不可能会傻到漫无目的的四处找自己吧,算真这么傻,李陨浩他们应该也是会阻拦的。



    “大嘴,你开门,我们谈谈?”李陨浩用力地敲着门,那个大嗓门换来秦风的呵斥。



    “你给我小声点,我爸妈在忙着呢!”



    李陨浩缩了缩脖子,不敢再大声嚷嚷。

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秦父的声音突然传来,林秋吓得滚下床,飞奔到门边静静地听着。



    “秦叔叔好。”乖宝宝们礼貌的和秦父打了声招呼。



    陈玲玉说:“不好意思,这么弯打扰到叔叔了。呃,是这样的,我们和大嘴闹了点别扭,他现在在和我们生气不理了我们呢,所以我们想着让他出来,我们一起谈谈。”



    秦父了然点头,“既然这样,那你们先和阿风下去吧,今晚你们如果不住这儿早点儿回去,晚了打不到车了。阿秋这里叔叔来解决,他现在想呆在这里,让他呆着吧。”



    陈玲玉等人诧异地瞪大双眼,半天回不过神。



    包括秦风和林秋也被秦父一番话吓得神游太空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父看他们半天没多久,不解的开口问道。



    李陨浩等人,连连摇头摆手:“没什么,那我们先回去了,秦风这个是大嘴的换洗衣服,你拿给他吧,你也不用下来送我们了,我们自己可以出去。”



    李陨浩把手的袋子递给秦风,转身走。



    秦风愣愣地捧着袋子,半天回不了神。



    “你还在站在这里干什么?我让你写的策划写的怎么样了?”秦父见秦风还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动,冷声开口。



    秦风一个激灵,抱着林秋的换洗衣物冲回房间。



    秦父好笑地看着他狂奔地背影,好笑地低喃了句:“傻孩子”,转头敲门:“阿秋,你开个门,叔叔和你谈谈。”



    一听这话,林秋傻愣愣地开了门,半天还回不了神。



    “叔叔带你去天台坐坐?”



    林秋点点头,愣愣地跟秦父身后,和他一起了天台。



    这是林秋第一次到秦风家的天台,说是天台,但是面种满了花花草草,甚至连蔬菜也都有。



    秦父看他惊地等着那些植物,笑道:“你秦阿姨别看她平时一副女强人的样子,做事都雷厉风行的,但其实她最喜欢摆弄这些东西了,当初我刚晓得时你还惊讶呢。”



    林秋好的看着秦父,问:“叔叔,你和阿姨两个是家族联姻吗?”



    话一出口,林秋恨不能抽自己一耳光,特别是在看到秦父嘴角的笑容一顿时,更加恨不能掐死自己得了,他这简直是在作死啊!果然如秦风所说,他是个作死的小能手!



    秦父一愣,随即笑开:“虽然我们这个圈子里很多都是这样的,但其实也没有像电视剧、小说写的那样,只当作商业的交易,毕竟这是要一起活一辈子的人啊,即使是家族联姻,如果我们不喜欢,怎么可能会同意呢?多少都还是有喜欢的成分在里面的,所以才会同意联姻。



    一开始我和你阿姨我们两人可以说是形同陌路人,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也在同一家公司,我们可以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,但我们陌生得路人还可怕。



    当时我们两个约定过,不干涉对方的生活,如果有碰到喜欢的人,那离婚。”



    想起曾经年少的他们,秦父忍不住低低笑着。



    那段时间的他们,真的陌生人还陌生人,可谁又能想到,他们会成了现在这么恩爱的一对夫妻,还育有秦风那么帅气的孩子呢?



    所以说世事无常,秦父经历了这半辈子,终于相信了日久生情并不是个幌子。



    “那你和阿姨,后来是怎么变得这么好的?”



    秦父难得的老脸一红,尴尬地咳了一声,岔开话题:“那些前尘往事不提了,你和陨浩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了?你的性子那么好,应该不会因为小事闹别扭吧?”



    “……额,是小事和他们闹别扭来着,嘿嘿嘿。”林秋干巴巴地笑着,接过秦父递来的茶杯,拇指无意识的摩擦着边缘。



    “嗯?那你和叔叔说说是什么事。”秦父惊讶地看着林秋,无法想像他会因为小事而和他们闹别扭。



    “嗯……是他们今天出门的时候,我在洗澡,但是他们没有和我说一声,也没有留个字条,然后我打电话、发信息他们都不理会,所以我……”林秋抿着嘴,看着冒烟的茶水,愣愣地说。



    本来自  http:///html/book/40/40038/index.html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