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一章 李叔的另一面
    林秋无语的看着李管家,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接话,他现在想问问,究竟是谁带坏了李管家?出来,他绝对不会打死他的!



    不过想归想,林秋还是含泪,违背良心说:“很好啊,不过我们更喜欢之前的李叔!”



    “之前的李叔是怎么样的?”李管家看来是有意要折腾林秋,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。



    看得林秋欲哭无泪:“之前的李叔,非常的和蔼可亲,而且还会逗我们笑!现在的李叔也是很和蔼可亲是,但是确实我们都你笑,而不是你逗我们笑了!”



    李管家慢慢地点了两下头,悠悠地说:“原来现在的我在你眼是这样的啊,那如你所说,我更喜欢别人逗我笑,而不是我逗别人笑,既然这样,你多说点笑话来逗我笑吧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秋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,一般人不应该是谦虚的回一句‘哦,这样啊,其实我更喜欢逗人笑的,当然如果人家愿意逗我笑更好了’吗?为什么一到李管家这里画风图片,成了不一样的模式了?



    可即使林秋再心疼再蓝瘦,还是要打起精神,扯出笑容说:“那啥,李叔啊。其实呢,我们应该要做一个逗别人开心的人,老师不是经常教导我们要学习雷锋,做好榜样吗?您是我们的长辈,您应该先逗我们笑,教会我们后,再由我们逗您笑的。”



    林秋也是汗颜,他完全不懂他和李管家纠结这个谁逗谁笑的意义在哪里,可他是莫名其妙的在较真这个问题,好像不把李管家那个思想给掰正他心理不舒服一个样。



    ……不对,他这个想法,好像有点问题?



    “李叔老了,不学习雷锋了,你们还年前,多学学雷锋做好事,给自己多积点德,这样后半生才会好过。”



    林秋沉默不语,这是要他们去修仙的节奏吗?



    抬眸,一本正经:“不好意思,李叔。我只修神,不修仙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?”李管家一脸疑惑看着林秋,完全不理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已经和面前的小伙子产生了极大的代沟了?不可能吧,这么几秒钟的时间,居然产生了巨大的代沟,这好像不太对劲啊!



    李陨浩吃完饭过来,恰巧听到了这么一句话,坏笑着朝李管家说:“李叔,大嘴他的意思呢,是他要去西方极乐世界了。”



    李管家了然点头,语重心长地看着林秋说:“阿秋,你还年轻,为什么要这么的想不开?人啊,活在这世也短短的几十年,你何必在这么年轻的时候结束了生命?要按佛教来说,你这么年纪轻轻地死了,那是要十八层地狱的,怎么可能还能让你去成神呢?”



    林秋抬手捂着胸口,一副想要吐血的模样,李陨浩夸张地大叫一声,说:“二狗,你别吐血啊,到时候失血过多了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林秋一个眼刀刮过去,这丫的是个欠收拾的,一天没修理他浑身不对劲了是吧?



    “好了,叔叔也不逗你们了,我要先回去了,家里头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安排呢,下次有空我再来你们这儿坐坐,你们不会不欢迎吧?”



    是的,林秋在心里狂点头,嘴却是笑着说:“哪里会,我们巴不得你天天来呢!”



    那可别!天天来可不是要了我的老命了?为了我自己着想,叔您还是一个月来一次好了,最好是一年来一次啊!



    “得了,你们也不用送我了,下次有空多来家里坐坐,老爷夫人和少爷可是很喜欢你们来呢。”临走了,李管家又变回了那个和蔼可亲,人人喜欢的叔叔了。



    “晓得了,李叔您开车小心些,下次有空再来啊。”林秋把李管家送下楼,趴在车窗笑道。

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啊,回去后和他们好好聊聊,没有什么问题是会一直存在的,把误会说开了好,知道吗?”

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李叔拜拜!”



    “拜拜。”



    目送着李管家的车子离去,林秋一转身看到了站在身后,小心翼翼看着他的李可。



    林秋微微一笑,笑容带了抹他不自知的疏离:“走吧,楼了。”



    李可抿着嘴,落寞地低下头,搅着手指,无措地跟在林秋身后,了楼。



    刚刚她敏感地捕捉到林秋对她的疏离,她现在也很后悔之前所做的一切,可是李可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,又能怎么办?



    进了屋子,林秋留下一句‘我累了,有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后再说’径直的进了房间。



    林秋趴在床,烦躁得捶着脑袋,他明明不是打算这样的,他是打算回来和他们重归于好的,为什么当真正要这么做的时候,他却发现好难呢?面对他们,他会不自觉的想起昨天被抛弃的自己,这让他一瞬间本来已经平复下来的心,又再次燃烧起熊熊烈火。



    林秋想,他是不是应该再去秦风家,多给自己做几天的思想工作再说?



    “啊!”林秋烦躁地吼出声,把自己闷在枕头里,静静地思考着。



    或许,他应该要多给自己洗洗脑才是。



    林秋在房内纠结着,李陨浩等人站在房外神色黯淡,他们昨晚在客厅坐了一晚,以为可以等来林秋,没想到他到了大早的才回来。



    之后他们以为可以和他谈谈,解开彼此间的误会,他却是连这个机会都不给,直接躲回房间里面,一声不吭。



    李陨浩沉默着,现在事情闹成这样,他们也不能怪罪谁开的头,这事如果他们自己没有同意,能和林秋闹成这样吗?



    现在唯一要做的,是和林秋道歉,和他解开这个误会,这才是正事。



    可林秋这浑蛋,竟然连让他们道歉的机会都不给,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直接回!房!了!



    这简直是要造反的节奏啊,这死傲娇!



    李陨浩瞪着林秋的房门,恨不能给他瞪出个洞来。



    本来自  http:///html/book/40/40038/index.html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